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九百二十二章 辩服
    其实到现在,众人心里面已经认同朱平安建议的可行性了,那么剩下的问题就是……
  
      众人将视线转向裕王。
  
      裕王此时很挣扎,面色由红转白再由白转红,心里面天人交战,一个声音说:我堂堂天子之子,怎么能给严世蕃这小贼行贿送礼呢,若是这样做了,岂不是让天下人耻笑我朱载;另一个声音说:嗯,你说得对……
  
      好吧,虽然心里知道朱平安建议的可行性,但裕王实在是拉不下颜面去给严世蕃行贿送礼。
  
      孤,堂堂天子之子,怎么能低头向臣子送礼行贿呢?!
  
      孤不要尊严吗?!
  
      即便孤不要尊严,孤体内流淌的高贵的血液也不允许孤去向一个臣子低头送礼行贿!
  
      若是这么做了,孤岂不是成了全天下的笑柄,被天下人所耻笑!孤本就不如圳弟,这样就更不如圳弟了!若是被父皇知道了,父皇会如何看我?!
  
      不行!绝对不行!!!
  
      裕王打心底排斥朱平安所提的这个建议。
  
      不过虽然裕王打心底里排斥朱平安所提的建议,但是并不是将门完全关死了的的,还是留了那么一丢丢缝隙的。
  
      这可事关三年的岁赐啊!前两年的岁赐每年足足够五万两银子,去年因为正值多事之秋,国库财政紧张,降低到了三万两,但是三年的岁赐加在一起也足足有十三万两银子呢。
  
      如今日子着实难以为继,有了这十三万两银子银子,孤就可大展拳脚了……
  
      其实跟裕王心态差不多的,还有陈以勤。
  
      一方面,陈以勤心里不大同意朱平安所提的这个建议,陈以勤自从入职裕王府以来,一直焦心瘁志、竭尽全力的护佑裕王。如果让裕王下去向严世蕃送礼行贿,这对贵不可言的裕王殿下来说,岂非是一种伤害和羞辱!所谓:主忧臣辱,主辱臣死!裕王殿裕王殿下的羞辱,更是我等的羞辱!身为臣子,如何能让殿下去做有损颜面的事呢。
  
      可另一方面,朱平安所提的建议又确实可以助裕王讨回三年的岁赐,有了这三年的岁赐,裕王就完全不用被金钱所掣肘了,这让陈以勤很是左右为难。
  
      高拱倒是觉得朱平安的建议不错,高拱讲究务实,颜面什么的值什么,能解决岁赐问题才是关键。再说了,古往今来能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的例子数不胜数,韩信胯下之辱,勾践尝粪复国,刘邦分我杯羹,就是太祖洪武大帝都曾乞讨为生……更何况,现在只是区区送个礼了……
  
      殷士儋心里的天平大幅度的倾向于朱平安的建议,觉得利大于弊,完全可以尝试的。
  
      朱平安在说完后,就一直在默默注视着房内众人的反应了,自然也看到了裕王抗拒排斥的表情。
  
      不过,朱平安一点也不担心。
  
      史书上有记载,裕王最终就是通过贿赂严世蕃来取回岁赐的。自己只是在尊重历史轨迹的基础上,推了一把力,使得这一进程加快提前而已。
  
      而且,历史上裕王向严世蕃行贿,也并没有为裕王落下什么污点,反而成立裕王人生中难得的一笔“忍辱负重、成大事不拘小节”的亮点……另外,严世蕃倒是因此多了污点,并成了严党倒台、严世蕃身亡的强有力因素。
  
      一个建议可以为裕王取回岁赐,又不会留下污点,那自己没理由放过这一功劳。
  
      这一个功劳会让自己在裕王府站的更稳,在裕王心中的地位也会更进一步。
  
      当然,这个时候需要自己为裕王再加一把火。
  
      “请问殿下,韩信若何?”朱平安抬头看向裕王,轻声问道。
  
      “汉初三杰,功高无二,略不世出,堪称无双国士。”裕王微微一怔,继而毫不犹豫的回道。
  
      裕王对韩信很是欣赏,作为一个有志于天下的人,对于韩信这样的无双国士都会求贤若渴。裕王还记得朱平安在初入裕王府的那场诗会上自比留侯,暗示自己为刘邦,自己大快数日。
  
      “那胯下之辱呢?”朱平安又问道。
  
      “小不忍则乱大谋,淮阴侯忍辱负重,终成大事。”
  
      裕王说着说着,心中不由的为之一动,心中的天平开始慢慢倾斜了。
  
      “殿下英明。臣以为没了‘胯下之辱’,淮阴侯的丰功伟绩也就少了三分色彩,正是因为‘胯下之辱’,淮阴侯的形象才会如此高大。淮阴侯者,豪杰也。古之所谓豪杰之士者,必有过人之节。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故,忍小忿而就大谋,养其全锋而待其敝,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朱平安向裕王拱手,很是认真的侃侃而谈。
  
      “忍小忿而就大谋,养其全锋而待其敝,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裕王轻声重复了一遍,脸上的神色缓缓凝重了起来。
  
      “另有越王勾践,兵败于吴王夫差,被迫称臣求和,质于吴廷。勾践忍辱负重,当牛做马,尝粪得赦,后卧薪尝胆,吞灭吴国,雄霸于天下……”朱平安见裕王有所意动,接着便又提出了最具励志的勾践卧薪尝胆的例子,来进一步坚定裕王的信念。
  
      果然,裕王闻言情绪更激动了,体内流淌的血液似乎要燃烧了一样。
  
      “殿下,欲戴其冠,必承其重。”朱平安最后躬身,长揖,说了一句西方的有名谚语。
  
      这一句谚语在西方估计是人尽皆知了,可是在大明却是破天荒头一遭面世!
  
      “欲戴其冠,必承其重!”
  
      裕王闻言,浑身不由的一震,继而双手用力的一按椅子,坚定的起身。
  
      “欲戴其冠,必承其重……”
  
      陈以勤闻言也不由的愣住了,连捋着胡须的手拔下了一撮胡须都没有感觉到。
  
      是啊,欲戴其冠,必承其重!想要加冕为皇,就必须能承受皇冠的重量。天下可没有免费的午餐,哪里有不付出代价就能收获的道理呢。
  
      朱平安小小年纪,就能看到这一步,老夫真是白长了如此年纪。
  
      呵呵
  
      目光要放长远,老夫差点鼠目寸光了。
  
      陈以勤不由的摇头笑了笑,捋了捋胡须,这才发现手中一撮被拽掉了的胡须……
  
      高拱、殷士儋也为朱平安的这一句“欲戴其冠,必承其重”所震动。
  
      “殿下,欲让其灭亡,必先让其疯狂……我们何不助他严世蕃一臂之力?”朱平安最后又补充了一句。
  
      朱平安还真是字字珠玑,句句佳句啊!
  
      众人闻言又是一怔,咀嚼之下,越发觉得朱平安说的这两句意味深远。
  
      “孤意已决,此次就以子厚之策而行。”裕王环视了众人一眼,坚定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