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九百二十八章 如此,甚好
    下午时间刚过了申时,太阳缓缓西斜,阳光从炽热渐渐变的温柔了些许,微风乍起,吹拂起树叶,撩动了屋脊檐角悬挂的风铃,拨响了一个黄昏。
  
      “哦,夕阳西下,快放衙了。”
  
      办公室内,朱平安放下毛笔,舒展双臂,伸了一个懒腰,懒洋洋的将目光望向窗外,看到窗外缓缓西斜的太阳,朱平安不由的勾起了唇角。
  
      高兴?
  
      没错,朱平安此时确实很高兴。
  
      夕阳西斜,就要放衙下班了。今日是六月二十九,按照大明历,六月是小月,小月一共有二十九天,大月一共有三十天。今天是六月二十九,也就是说今天是是六月的最后一天,明天就是七月初一了。
  
      七月初一这意味着什么?!
  
      七月初一意味着休沐的日子终于到了!!!
  
      终于放假了!
  
      苦逼的上了这么久的班,终于迎来一天假了。
  
      话说,跟明朝相比,现代人真是幸福极了,现代社会对劳动者休息的权力保护的很到位,国家法律都有明确规定,用人单位应当保证劳动者每周至少休息一日,一般都是一周双休制。但是,大明可不是这样!洪武大帝恨不得官员天天都上班!将官员的休沐制度,由两汉魏晋南北朝五天一休沐、隋唐的旬日一休沐,改为了初一、十五休沐,一月仅放两天假。
  
      苦逼的上了半个月班,终于要放假了,朱平安能不高兴吗?!
  
      我怀念双休!
  
      假如古人穿越时空回到现代的话,一定会被现代宽松的休假制度所吸引,休假多了,古人游山玩水,走亲访友的机会也多了,那他们的诗作产量一定会增产数倍不止。
  
      朱平安在心里腹诽了一阵,然后便开始收拾笔墨纸砚,准备下班.......
  
      就在朱平安归置笔墨纸砚的时候,忽地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声响。
  
      接着,看到窗外人头攒动,奔走相告,围成一团,一副欢呼雀跃的样子。
  
      怎么了?
  
      发生什么大好事了吗?
  
      朱平安好奇的看向窗外,一阵心猿意马。
  
      “子厚,走,一起出去看看,好像是正甫(殷士儋,字正甫)把殿下的岁赐领回来了。”
  
      陈以勤一脸激动的出现在了朱平安办公房间门口,对朱平安招手道。
  
      “啊?这么快?!”朱平安闻言欣喜的同时也吃了一惊,殷士儋什么时候去户部领取岁赐了,中午的时候不是说明天再去户部领取岁赐吗。
  
      还有,今天上午才给严世蕃送了礼,这下午临下班前就把岁赐给领回来了?!
  
      根据历史记载,裕王送礼后,好像是第二天还是第三天啊才领会了岁赐。
  
      没想到现在,当天就领回来了。
  
      不知不觉,自己的这个小蝴蝶煽动翅膀,又加快某一历史事件的速度了。
  
      大明!
  
      我朱平安不会白来一趟的!
  
      朱平安展颜一笑,灿若窗外阳光,内心对未来的信心,又增强了几分。
  
      朱平安和陈以勤结伴去往殿外,中途又碰到了高拱,于是三人结伴同行。
  
      三人来到殿外,外面的众人三人到来,纷纷拱手向三人行礼,并闪开了一条道路,让三人直通中心。最中心,殷士儋一脸笑意的站在那看向三人,脚边是三个木箱子,箱子都打开着,里面金灿灿的一片......
  
      “哈哈,整整十八万两银子。”殷士儋用脚踢了踢箱子,一脸高兴的说道。
  
      “十八万两?”朱平安闻言怔了一下,岁赐不是十三万两吗,前两年各五万两,去年是三万两,加起来一共十三万两,这怎么领回来了十八万两啊。
  
      听殷士儋说领回来了十八万两银子,高拱和陈以勤也是吃惊不已。
  
      “哈哈哈......刚刚我去户部公干,顺便问了下岁赐,只是试试而已,没想到户部竟然直接让我领了。户部难得开口,我唯恐户部再变卦,就索性办了手续,直接领了。一领才发现,意外之喜。没想到除了十三万两银子的岁赐外,还有端午、七夕、中秋、元旦、元宵、中元、冬至等节赐,三年算下来竟然有五万两之多,岁赐加上节赐加一共是十八万两银子,户部一并爽快的补发了。整整装了三箱子,领完之后,户部见我只身一人,还专门差人帮我送来了。呵呵,要说啊,这礼送的真值,你们是没见户部的态度,跟之前相比,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殷士儋哈哈笑着说道,说到兴起的时候,还伸手不比划了起来。
  
      值!
  
      确实送的值!
  
      原以为十三万两银子,没想到竟然领会了十八万两银子,整整多了五万两银子呢,真是天大的意外之喜。
  
      用一千五百两银子换回了十八万两银子,还能有什么比这更值的吗?!
  
      就在众人激动不已的时候,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朱平安转头看去,就看到裕王一脸激动的,甩着袖子,大步如飞的从殿内飞奔而来。
  
      不知道的还以为裕王火烧屁股了呢。
  
      “见过裕王殿下。”
  
      “拜见殿下。”
  
      众人纷纷向裕王行礼。
  
      “免礼,免礼,快快免礼,殷师,岁......岁赐,领......回来了?!”裕王着急于知道结果,使劲的摆了摆手,让众人免礼,接着一脸激动的,殷切的看着殷士儋,喘息着问道。
  
      “回殿下,领回来了。”殷士儋用力的点了点头。
  
      “好!”裕王大喜。
  
      “殿下,臣此次领回来了整整十八万两银子!”殷士儋又补充道。
  
      “什么?十八万两?!”裕王大喜过望。
  
      于是,殷士儋将刚才对朱平安他们说的话,又向裕王解释了一遍,裕王听后大喜。
  
      “好!好!好!这下孤终于不用再给这些铜臭之物掣肘了!”裕王激动的连说了三个好字,接着又咬着牙,恨恨的说道,手中有钱,心里不慌啊。
  
      黄昏时分,夕阳西下,朱平安一脸灿然的返回临淮侯府,怀里揣着两张五十两面额的银票和五两的碎银子。一张五十两的银票是朱平安上午借给裕王的钱,另一张五十两的银票是裕王论功行赏(高拱、陈以勤、殷士儋等人也都有数额不等的赏赐),剩下的五两碎银子是裕王统一给王府众人补发的福利。
  
      当然,赏赐不重要,重要的是经此一事,朱平安确信并清楚的感知到,自己在裕王心中的地位又上了一个新高度。
  
      如此,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