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九百三十八章 裕王的委托
    到了通政司,登记存档,顺利投递了奏折。从通政司出来后,朱平安准备去朱记看看。自从朱记开业后,自己还没去过几趟呢,这老板当的也太不称职了。
  
      于是,朱平安翻身上马,往朱记的方向而去。
  
      不过,最终朱平安还是没能去成朱记,走到半道的时候就被裕王府的刘管事拦下了。
  
      “朱大人,小朱大人……”
  
      刘管事看到朱平安后,不由的一脸欣喜,连连高声叫住了朱平安,上前与朱平安见礼。
  
      “哦,原来是刘管事,不知刘管事有何指教。”
  
      一开始朱平安还没有看到刘管事,是刘管事再三喊了几声之后,朱平安才注意到刘管事,见刘管事拦住自己,便翻身下马,微笑着与刘管事打了一个招呼。
  
      “呵呵,小朱大人说笑了,小的哪敢指教大人。小的,是奉裕王殿下之命,专门去贵府求见大人的,没想到在这碰到了大人。”刘管事笑着摇了摇头,轻声解释道。
  
      “哦,不知殿下有何吩咐?”朱平安拱手问道。
  
      “小朱大人,这边请。”
  
      刘管事比较谨慎,没有在人来人往的大道上说,而是将朱平安引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左右观察了一番,确认无人后,这才靠近朱平安耳边小声讲述了起来。
  
      数分钟后,朱平安便从刘管事口中,得知了裕王遣他来找自己的原因。
  
      其实,事情还是要从昨天说起。
  
      昨天自己和陈以勤陈大人去给严世蕃送礼时,中间发生了一个插曲。
  
      中间,严世蕃问过自己和陈以勤一个问题,严世蕃说他听说裕王殿下好像对他和严嵩多有怨言,请自己和陈以勤告诉他他们父子做错了什么,以便他们父子改正错误。
  
      虽然,当时被自己和陈以勤机智的化解过去了,也顺利完成了送礼。
  
      不过,事后,高拱觉得严世蕃当时那么问,绝不是只为了过过嘴瘾,分析了严世蕃的性格和为人后,高拱建议裕王再给严世蕃送一份厚礼,消除隐患。
  
      听了高拱分析后,裕王深以为然,他好不容易才过上手头宽裕的好日子,可不想再过回岁赐被卡的穷日子了。反正都已经给严世蕃送过一次礼了,面子什么的该掉的早就都掉了,左右也不差这一次了。于是,裕王也就同意了高拱的提议。
  
      送礼的话,朱平安和陈以勤自然是最佳人选,因为朱平安和陈以勤已经去送过一次了,轻车熟路,肯定事半功倍。
  
      不过,由于今日是陈以勤老父亲七十岁大寿的日子,封建社会又特别讲究以孝治天下,在人家父亲过寿的日子,裕王自然不能让陈以勤去给严世蕃送礼去了。
  
      那么,送礼的最佳人选就只有朱平安了。
  
      所以,裕王就遣刘管事来了,嗯,把送礼的礼金(一千两银子)都一块带来了。
  
      朱平安听了刘管事的叙述后,不由的对高拱的判断佩服不已。朱平安在心里琢磨了一下,以严世蕃的为人来看,高拱的担心是很有道理的,高拱的建议是非常可行的,能够杜绝后患。
  
      呵呵,自己亲历了严世蕃质问那一幕,都没能意识到这一隐患,高拱只是听了自己和陈以勤的叙述,却能从中敏锐的注意到这一隐患!
  
      见微知著,高瞻远瞩,高拱果然够厉害。看来自己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呢!
  
      朱平安在心中自嘲的笑了笑,心中感慨不已。
  
      刘管事将一千两银子的礼金交给朱平安,朱平安签收后,刘管事郑重抱拳道:“那么,此事就拜托小朱大人了。”
  
      “刘管事客气了,为殿下分忧,本是平安分内之事。还请刘管事回去回禀殿下,就说平安一定不负殿下所托。”朱平安向刘管事拱手回道。
  
      “小朱大人放心,小的一定把话带到。”刘管事用力的点了点头
  
      “那就有劳刘管事了,时间也不早了,平安这就去严府拜会严世蕃了。”
  
      朱平安微笑着拱手与刘管事告辞,然后翻身上马,一路向严府的方向而去。
  
      跟上次一样,朱平安去鹤年书斋买了一把扇子,鹤年书斋的伙计认出了朱平安这个昨日的大主顾,与昨天的态度相比,今天不知道热情了多少倍。
  
      买了扇子后,朱平安很顺利的进了严府。
  
      领朱平安进府的还是昨天的门房,等候召见的客房也还是昨天那一间,不一样的是,这一次朱平安落座后,一杯茶还没喝完呢,严世蕃就已经笑着进来了。
  
      “哈哈哈......子厚你还真是有福之人,我这宴席才开,菜还没上完,子厚你就来了。”
  
      进来后,严世蕃笑着打趣起了朱平安。
  
      看得出严世蕃心情很好。
  
      这是当然了。
  
      今天又收到了裕王送来的厚礼,严世蕃心情当然是好了,征服皇权的愉悦再一次油然而生,心中无比舒爽和满足。
  
      两日之内,天子儿连续给自己送重礼两次,历史上有谁能出严某之右?!
  
      “呵呵呵,平安见过严大人。昨天没能在大人府上用膳,平安回去后肠子都悔青了,食不下咽,寝不安席,这不,今日就专门掐着时间,专等大人府上饭点了才来拜见,呵呵,大人素有当时孟尝之名,想必不会将平安拒之门外吧。”
  
      朱平安见严世蕃进门,便上前两步,拱手向严世蕃行了一礼,呵呵笑着回道。
  
      “呵呵,子厚你呀,对我脾气。”严世蕃开怀大笑,上前拍了拍朱平安的肩膀,赞许道。
  
      “呵呵,大人这么说,岂不是平安今日的午膳有着落了,那平安真是有口福了,多谢大人......”朱平安眯着眼睛笑出声来,再以次拱手向严世蕃道谢。
  
      “哈哈,子厚都说严某是当时孟尝了,严某哪里还能将你拒之门外。”严世蕃大笑不已,拍了拍朱平安的肩膀,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走,子厚与我一同赴宴。也不是什么正式宴席,只是休沐小聚而已。”
  
      “多谢大人,大人请。”
  
      朱平安道谢,后撤了半步,伸手请严世蕃先行,以示尊重。大明官场上的礼节、规矩和讲究,朱平安已经很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