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九百三十九章 你震我也震
    严府在京城的私宅中属于首屈一指的存在,漫步其中,每走一步都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奢华,而且还是那种有恃无恐的奢华。
  
      因为严嵩在十年前接任首辅时,嘉靖帝念在严嵩年事已高,下特旨恩准其营造府邸。故而,严府可以不用避讳外人的眼光,尽情的奢华。
  
      朱平安随着严世蕃走了大约十多分钟,穿过了一个花园,绕过一个莲池,通过竹林,又走了一个通幽小径,这才到了聚会所在地——寄适园。
  
      在寄适园门口,立了一块白玉影壁,上面刻了一篇名为《寄适园记》的文章。
  
      严世蕃见朱平安注意到了这篇文章,故意放慢脚步,让朱平安观看。
  
      朱平安见状,心中有所明了,估计这篇文章是名家之作,亦或者是严世蕃或是严嵩的得意之作。
  
      于是,朱平安便停下脚步欣赏了起来:
  
      《寄适园记》
  
      获地为圃,中树一亭,以资燕息。种竹数挺,杂莳蕿卉,以供怡玩。命之曰:“寄适“。夫结林木以延清,避喧嚣而豁此,恒情之所欲也。然而委质王室,夙夜在公,万务婴其虑,百责萃其躬。闻君命则行不俟驾,草奏记则笔不停挥。虽欲寓情衎衎,栖志恬旷,岂可得哉?园名寄适,予未尝得一日之适。聊志斯语,以代解嘲云。
  
      ——嘉靖乙巳仲夏记。
  
      整篇《寄适园记》也就不到两百字,朱平安很快就看完了。这篇园记虽然没有署名作者,但是看完之后,朱平安基本上就看出这篇文章的作者是谁了。
  
      严嵩!!!
  
      委质王室,夙夜在公……闻君命则行不俟驾,草奏记则笔不停挥……
  
      文章的落款时间为嘉靖乙巳仲夏,在当时能有资格如此感慨,并且被刻在寄适园影壁的,也就只有严嵩了。
  
      这样也就能理解,为什么严世蕃特意放慢脚步,留给自己足够时间来欣赏这一篇《寄适园记》了。
  
      只是,大奸臣严嵩做出一副如此忧国忧民、欲求归隐的感慨,为免有些太滑稽了。
  
      况且,严嵩上任以来,心思都用在讨好嘉靖帝上了,政绩没有多少,青词倒是写了一箩筐,所谓“夙夜在公,万务婴其虑”、“百责萃其躬”、“闻君命则行不俟驾”、“笔不停挥”或许不假,但是“责”和“务”指的都是青词吧。
  
      “子厚,此文何如?”
  
      严世蕃见朱平安看完了,微微眯了眯独眼,笑看朱平安,饶有兴趣的问道。
  
      如何?
  
      这篇文章的作者是你老子严嵩,你问我如何,在你面前,当然只剩下赞美一途了。
  
      听了严世蕃询问后,朱平安心里面腹诽不已,面上却是一副赞赏不已的表情:“这篇园记,文字简洁,可是意境却极其高远。读完这篇园记,我仿佛看到了一位身在殿堂、勤于公务、忧国忧民,但是却又向往诗和远方的长者,仿佛看到他在郁郁葱葱的竹林、绿肥红瘦的花间徘徊,听到他欲归隐而不得的叹息。”
  
      “诗和远方,呵呵,妙极,妙极,子厚这评论若是让老头子听了,一准能破例多喝几杯……”
  
      严世蕃对朱平安的评论满意至极,不由的拍了拍肚皮,呵呵笑了起来。
  
      “啊?难道说这篇大作是严阁老所作?”朱平安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一副后悔的说道,“早知道,平安就不敢妄加评论阁老大作了。家雀评论雄鹰,徒添笑柄尔”
  
      “切,孔圣人的文章都能评的,老头子的文章有何评论不得。”严世蕃不在意的笑了笑,然后拍了拍朱平安的肩膀,“子厚,走,咱们入园,莫让他们久等了。”
  
      一进寄适园,恍若别了人间,进了仙境。
  
      亭台楼阁,翠竹落英山石;池馆水榭,鱼戏绿波花浓;碧波荡漾,水天一色……
  
      朱平安不由扯了扯嘴角,刚刚园门影壁,严嵩言“获地为圃,中树一亭,以资燕息”,说园子来之不易,特别小,就一个小亭子,仅够燕息而已。
  
      呵呵,这园子还真小……
  
      小的,让我一眼都看不到边际了……
  
      朱平安一边腹诽着,一边随着严世蕃前行,到了宴席所在地——知鱼阁。
  
      知鱼阁位于碧波荡漾的莲池中心,突入池内,前、左、右三面环水,是一个阁楼式建筑。
  
      听严世蕃介绍,知鱼阁是严嵩亲自命名的,取自《庄子.秋水》一文中“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之辩。
  
      临近知鱼阁,朱平安就嗅到了一股子勾魂摄魄的酒肉香味,耳边听到了一阵悠扬的丝竹声、空灵的歌姬吟唱声和宾客的谈笑声.....很是热闹的样子。
  
      “呵呵,到了。”
  
      严世蕃笑了笑,率先走了进去,朱平安紧随严世蕃后,缓步步入其中。
  
      “呵呵,东楼兄终于回来了。”
  
      “严大人回来了。”
  
      “呦,还领回来一位贵客啊。”
  
      一进知鱼阁,阁内众人就纷纷向严世蕃打招呼问好,严世蕃笑着回应。
  
      朱平安眯着眼睛,一方面适应室内光线,一方面不着痕迹的观察阁内情况。
  
      阁内面积宽敞,装饰精美奢华,阁内两侧各跪坐着一排姿色娇美的女子在抚琴吹箫,中间有两排衣着暴露却蒙着面纱的舞姬在翩然起舞,身材曼妙,尽显窈窕,舞姿极尽挑逗之能事。
  
      舞姬前面,也就是阁庭正中摆着一张硕大的圆桌,桌上摆着琳琅满目的山珍海味,有十余位官员围着圆桌而坐,每人手边有一袖珍玲珑的白玉酒壶。
  
      此刻,见到严世藩进来,围桌而坐的官员俱都是站了起来,向严世蕃问好。
  
      在这十余位围桌而坐的官员中,朱平安还发现了几位熟人,赵文华、欧阳子士、罗文龙......咦,张居正竟然也在,朱平安即将收回目光时,在人群中发现了张居正,而且看样子张居正跟欧阳子士等人还挺熟。
  
      厉害!
  
      朱平安在心里面对张居正伸了一个大拇指,不愧是张居正!这政治天赋满级了吧。
  
      真是令人不得不服啊。
  
      张居正是老师徐阶的学生,出入徐府如入自家,在严党中又吃得这么开,而且在裕王府也混得如鱼得水......
  
      现在势力顶峰(严嵩),将来势力顶峰(徐阶),以及未来势力顶峰(裕王),张居正都布局落棋了啊,这份政治嗅觉和天赋,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话说,张居正在看到朱平安的时候,他的震惊比朱平安的少不了多少。
  
      在他看来,朱平安同样也是老师徐阶的学生,又是帮老师修改青词,又是逢年过节送礼(李姝着人送的),拜访的还挺勤快......放着夺嫡占优的景王府侍讲学士不做,却去做裕王府侍讲学士......现在又被严世蕃亲自领着来参加宴席,一副谈笑欢畅的样子......
  
      自己潜心布局的地方,朱平安同样落棋了......
  
      张居正心湖中掀起了风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