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九百四十章 心里没点逼数嘛
    “这位是今年的状元郎——朱平安,想必诸位也都有所耳闻,在座的也有不少认识子厚的,我也就不过多介绍了。”
  
      严世蕃应付了众人的打招呼后,转身将身后的朱平安介绍给了众人。
  
      “平安见过诸位大人。”
  
      朱平安微微笑着上前一步,向着众人深深的拱了一手,与众人见礼。
  
      “客气客气。”
  
      “幸会幸会......”
  
      众人只是稀稀疏疏的回应了几句,态度比较冷淡,尤其是罗文龙和欧阳子士两人,不仅没有回应朱平安,反而轻哼了一声,对朱平安嗤之以鼻。
  
      说来也有意思。
  
      等到众人落座的时候,朱平安正好坐在了罗文龙和欧阳子士两人中间。其实,朱平安也不想的,朱平安个人比较想跟张居正坐在一起,不过没办法,刚刚严世蕃就让人把椅子加在这里了,朱平安也就只好坐在这了。
  
      “诸位请满饮此杯,今日我等难得休沐小聚,无须客气,我等今日在此,不分官职大小,也不分年龄长幼,平辈平等论交,但求一醉方休。”
  
      众人落座之后,严世蕃起身提了第一杯酒,笑着敬向了在座的众人。
  
      “严大人所言甚是,但求一醉方休,严大人请。”众人纷纷起身,共同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接着,严世蕃又笑呵呵的提了两杯酒,说了一些欢迎之类祝酒词,宴席便开始了。
  
      侍女开始给众人斟酒,热菜也开始逐渐上了。
  
      众人谈笑风生,自由发挥。
  
      欧阳子士与罗文龙,故意隔着朱平安high聊,间或互相敬酒一杯,刻意冷落朱平安。
  
      不过,两人的如此一番良苦用心,显然对埋头大快朵颐、吃嘛嘛香的朱平安没有造成任何的影响。这感觉就像两人用尽全力的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别提有多难受了。
  
      越看大快朵颐的朱平安,罗文龙心里越不爽。
  
      忽地,罗文龙哈哈一声笑了,起身提起一杯酒,对众人说道,“刚刚我忽然想起了以前小时候的一件趣事,忍不住想要给诸位分享一下。”
  
      “哦,有何趣事?”
  
      “文龙兄,说来听听。”
  
      众人看向罗文龙,颇感兴趣的问道。
  
      严世蕃也饶有兴致的转过头来。
  
      看到众人的视线都集中了过来,罗文龙笑的越发的灿烂的,神情也越发的得意,“呵呵,既然大家想听,那我就简单说说。我小时候,我们家有户邻居姓朱,哦,巧了,跟我们状元郎朱大人是本家,呵呵……”
  
      说到这,罗文龙还特意笑眯眯的看了朱平安一眼。
  
      巧你妹,这家伙肯定没憋着好屁,朱平安听着这,不由的翻了一个白眼,罗文龙这家伙属疯狗的吧,见着自己一次,就咬自己一次,执着的过分了吧。
  
      呵呵,有意思。
  
      在座的众人都是人精,见罗文龙此举,心中自然有所了然,于是兴趣更浓了。
  
      “哦,这么巧。”严世蕃笑了。
  
      “可不这么巧,我那邻居姓朱,他家有个小孩年龄与我相仿,我们小时候经常一起打闹。我家邻居小孩是属马的,他爹娘希望他能像骏马一样驰骋万里,于是给他起名为朱驰。”罗文龙禁不住笑着给众人讲道。
  
      “朱驰,驰骋万里,这名字还不错。”
  
      众人闻言,微微点了点头。
  
      “呵呵,朱驰他年龄与我相仿,不过小时候,人长的可比我壮实多了,最是爱吃。”罗文龙一脸笑意的接着说道,说着又故意瞥了朱平安一眼。
  
      哦,喜欢吃啊…….
  
      吃瓜群众扫了一眼朱平安,兴趣更浓了。整个宴席,就属朱平安最能吃了,从一坐下来开始,嘴就没停下来过,跟逃荒的难民似的。呵呵,罗文龙这完全就是在影射朱平安嘛。
  
      “我家邻居很宠他家的朱驰,有求必应,常常去集市上给他家朱驰买各种好吃的,经常是一提提很多吃的回来,路上人们见他买了这么多吃的,常常有人好奇的问他怎么买了这么多吃的,每当这个时候我家邻居就会说,这是给我家猪吃(朱驰)的,噗……这是给我家猪吃(朱驰)的……哈哈哈……”
  
      罗文龙说到最后,将朱驰特意读成了猪吃,为了让众人听清楚,在“猪”音上,语气还特意加重了几分。
  
      说完之后,罗文龙自己笑的都快喘不过气时,又特意瞥了一眼朱平安,不由的为自己的机智感到自豪和骄傲,然后笑声更盛。
  
      言外之意,不言而表。
  
      “哈哈哈……给我家猪吃的!”
  
      “给猪吃的!”
  
      “罗大人所言,果然是有趣非常。”
  
      众人听了后,轻声重复了一遍,再看一眼朱平安,笑的一个赛一个的灿烂,尤其是欧阳子士,更是笑的前俯后仰,还拍了两下桌子,激动的不要不要的
  
      听了罗文龙编排的笑话,严世蕃也是禁不住笑了,扭头将目光看向了朱平安。
  
      张居正并没有笑,而是端起茶杯,以茶遮面,静静的观察着朱平安,想要看看朱平安如何应对。
  
      处于众人笑声和视线中心的朱平安,波澜不惊,面不改色,颇有一种“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的感觉,在众人射光灯一般的视线中,朱平安不急不慢的夹起一筷蟹粉鱼翅,放入口中咀嚼了一口,眼睛一亮,再三咀嚼之后,心满意足的吞了下去。
  
      吃完蟹粉鱼翅之后,朱平安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绣着肥鸭子戏水的手帕,擦了擦嘴角的油渍,然后再叠好放心袖子里。
  
      一系列动作之后,朱平安才缓缓的抬头,扫了罗文龙及笑着的众人一眼,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灿烂无比的笑脸,殷勤劝道:“呵呵,诸位大人别光顾着笑,如此一桌美味佳肴,大家都不吃吗?哦,对了,罗大人刚刚吃的这道蟹粉鱼翅,我尝了下,味道果然美味,实力推荐。”
  
      给猪吃的?!
  
      呵呵
  
      你罗文龙,还有你,你,你,在座的诸位,你们自己吃没吃,心里没点逼数吗?!!!
  
      你在讽刺我的时候,何尝不是把自己和大家全都给讽刺了啊。
  
      猪?!
  
      又如何。
  
      我小名小彘,被人喊了都多少年了,你这太小儿科了。
  
      朱平安对罗文龙和哈哈大笑的众人嗤之以鼻,不屑的向下扯了扯嘴角。
  
      呃
  
      卧槽,对啊!
  
      给猪吃的?!我们刚刚也吃了啊,那我们岂不是也成了罗文龙口中的猪了吗?!
  
      众人脸上的笑容逐渐枯萎,将目光转向罗文龙……
  
      咳咳
  
      罗文龙脸色涨红,连着咳嗽了数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