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九百四十三章 对比鲜明
薄纱真空侍女乳燕飞旋,下腰反身摆膳,凌空一字马开弓,这些动作一气呵成。
  
  弓弦直面朱平安,
  
  随着侍女开弓的动作,她身上轻薄的纱裙,倏忽滑落,一片纯白,中军大帐不设防……
  
  在她纱裙滑落的一瞬间,仿佛有一首BGM响起:
  
  爱就像蓝天白云
  
  晴空万里突然暴风雨
  
  无处躲避总是让人始料不及
  
  ……
  
  确实如此,侍女凌空一字马开弓,开的太突然了,让人始料不及,猝不及防!
  
  比如说我们的欧阳子士同学。
  
  欧阳子士就坐在朱平安左手边了,挨的很紧,侍女一字马张弓,弓弦方向正对着朱平安,也百分之九十的对着欧阳子士,弓弦前空无一物,中军大帐一览无遗,除了正当其冲的朱平安,他是看的最清楚的人。
  
  毫无防备,也猝不及防,欧阳子士眼中就出现了一道如此清晰的动人风景,欧阳子士那叫一个激动刺激,血压一下子就冲上了头顶,胸口也是扑通扑通剧烈起伏,脸色一下子涨的通红,眼珠子瞪的又大又圆,嘴巴张的老大,呼吸又粗又急,还不由自主的吞了两口口水,接着便有两股殷红的鼻血从鼻孔中汩汩的流了下来……
  
  即便是鼻血都流到了嘴里,欧阳子士犹不自知,依然看的一脸痴迷,只当是普通的汗水流到了嘴中,下意识的抬起胳膊,用袖子一擦了事,结果弄得脸上血糊糊的,袖子上也是斑斑血迹,整的跟凶案现场似的。
  
  欧阳子士犹如此,那首当弓冲,处在最佳视觉、最佳距离、最佳位置的朱平安呢?!
  
  呃
  
  朱平安的反应跟欧阳子士完全不同。
  
  朱平安也是没有防备、猝不及防的直面弓弦了,甚至比欧阳子士还要猝不及防。
  
  “差评......”
  
  但经过了猝不及防的那一瞬间后,朱平安便第一时间淡定的别过了头,无声的吐了两个字。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个道理都不懂,当然要给个差评了。
  
  话说!
  
  严世蕃的荒淫无度,还真是名不虚传啊!
  
  一个上菜都能弄的如此香艳缭乱,看来,那温柔椅还有玉屏风、白玉杯等等都非杜撰了。
  
  在朱平安淡定扭过头,腹诽严世蕃的时候,一旁一字马开弓上菜的侍女可不淡定了。
  
  如果不是刚刚严大人暗示,自己可是不会用这招上菜的。这一招上菜方式可是自己的杀手锏,从不轻易使出的,但一旦使出,都是无往不利。上一次,有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儒生被大人邀请来吃酒,在酒桌上张嘴都是之乎者也,闭口都是子曰子曰,看上去那叫一个高风亮节、坐怀不乱,可是当自己用出这招上菜后,那老爷子当场就原形毕露,把自己抱到怀里上下其手了。
  
  可是,今天怎么失手了,这个血气方刚的小官人,怎么可以如此淡定?!
  
  不过,当看到朱平安身旁的欧阳子士鼻血长流后,侍女心里才稍稍平衡了些。
  
  “大人请慢用。”
  
  侍女见朱平安淡定的扭过去头,知道自己诱惑失败了,将腿放了下来,娇声说道。
  
  侍女放下腿后,风景不存,欧阳子士这才意犹未尽的收回目光,然后注意到了朱平安的目光。这时,欧阳子士想起来了,刚刚那侍女开弓的时候,自己看的入迷,但朱平安好像第一时间就转过头了。
  
  用这种眼神看我?!
  
  嗯?
  
  嘴巴有张开的迹象!
  
  想嘲笑我?!
  
  哼!
  
  那我就先下手为强。
  
  “呵呵,状元郎定力还真是不行啊,刚刚又第一时间扭过头不敢看了......”
  
  欧阳子士抢在朱平安开口前,呵呵笑了一声,借用刚刚罗梓瑜嘲讽朱平安的话,再一次的开口嘲讽朱平安。
  
  “你还是先擦擦再说吧。”
  
  朱平安淡定的看着欧阳子士,从餐盘下取出一条铺设的方巾,随手丢给了欧阳子士。
  
  自己袖子里的肥鸭子戏水的手帕可是李姝亲手缝制的,自己可不舍得给他用。
  
  “擦什么?”
  
  欧阳子士一脸无语的看向朱平安,觉得这一刻朱平安很是莫名其妙。
  
  给自己递毛巾擦汗?!
  
  是想自己示好吗?!
  
  对不起,你我之仇不共戴天,我不接受!欧阳子士想起了朱平安抢他状元功名,又跟严二小姐私会的事情,不由的怒火中烧,一仰头将下巴仰起,不屑的对朱平安翻了一个白眼,像一只骄傲的大公鸡似的。
  
  “咳咳,欧阳,你鼻血流出来了。”
  
  在欧阳子士骄傲的抬起头的时候,他身旁的一位官员,咳嗽了一声,推了推他的胳膊,提醒道。
  
  鼻血?!
  
  欧阳子士闻言,像是被雷劈了一样,缓缓的低下头,往外嘟了嘟嘴,果不其然,看到了一片血迹斑斑。
  
  自己竟然流鼻血了?!
  
  “咳咳......”
  
  欧阳子士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脸红的像是要燃烧了一样,慌乱之时,下意识的抬起胳膊想要袖子擦一擦血迹,可是抬起胳膊就看到了袖子上的血迹。
  
  于是脸更红了。
  
  尴尬之下,手更忙脚更乱,怎么也没找到其他毛巾,只好灰溜溜的捡起朱平安刚刚丢过来的毛巾,擦起了脸上的血。想起刚刚鄙视朱平安的样子,欧阳子士都恨不得找个耗子洞钻进去,真是太特么丢人了。
  
  周围坐着的人都注意到了这一幕,不过众人都忍住没笑,因为他们都知道欧阳子士跟严世蕃的关系,欧阳子士是严嵩的侄子,跟严世蕃是表兄弟,而且很多人都知道严阁老有意将二小姐许配给欧阳子士,欧阳子士很有可能会成为严世蕃的妹婿,来一个亲上加亲,所以众人考虑到严世蕃的颜面,都忍住了笑容。
  
  只是众人心里面对欧阳子士是无语的。
  
  这就是差距啊,面对侍女的开弓诱惑,人家正主朱平安没事人一样,第一时间就扭头摆脱了诱惑;你这个被顺带的,都不是直面诱惑,却看得入了迷,又是大喘气,又是面红耳赤,又是流鼻血的,表现的如此不堪......
  
  只是不知道,严阁老听说了这一幕后,会是怎样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