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九百六十九章 内幕
    放纸鸢,钓鱼,黄鹞吃鸡,烧烤,大富翁跳棋,地铺故事会......
  
      湖心岛上一片欢声笑语。
  
      欢乐的时光总是太匆匆,不知不觉间,夕阳就已经染红了西边的云霞。
  
      熊孩子和小萝莉妞妞依依不舍的被朱平安和李姝领上画舫,一行人作别湖心岛。
  
      虽然有熊孩子和妞妞这两个电灯泡,但电灯泡永远都不是爱路上的拦路石。
  
      “朱哥哥。”
  
      “李妹妹。”
  
      从朱平安和李姝两人旁若无人、自然亲密的称呼就可以看得出来。
  
      傍晚回到家后,熊孩子和小萝莉妞妞两个小的还没玩够,又想赖在敬享园,结果被朱平安再次以晚上有人命关天的大事为由,将两个小的给哄走了。
  
      这一次包子小丫鬟画儿懂的人命关天的大事指的是什么了,听到朱平安哄两个小短腿的时候,画儿略带婴儿肥的小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
  
      当然,当事人李姝的俏脸蛋比她还要红。
  
      夜晚快要就寝的时候,外面下了一场小雨,淅淅沥沥的小雨滴滴答答很有节奏。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帐内鸳鸯翻被浪......
  
      第二日清晨,外面淅淅沥沥的小雨依旧没停,朱平安早早的起床用了早膳。
  
      裕王特批的两天休沐假都已经休完了,今天该去裕王府上班去了。
  
      “姑爷,小姐让我给你送油衣。”包子小丫鬟画儿小脸红扑扑的从卧室走了出来,双手捧着一件青色“油衣”,来到朱平安跟前,踮起小脚服侍着朱平安穿上。
  
      油衣是古代的雨衣,有钱人的专利。这个时代的油衣,都是用高级的绢丝制作的,外涂特制的油脂,用来防雨,故而被称为“油衣”。大明朝的有钱人都爱穿油衣,戴苏幕遮,穿油靴,以与普通百姓的蓑衣斗笠相区别。
  
      “谢谢。”
  
      朱平安在画儿的协助下穿好油衣油靴后,出门时随口向画儿说了一声谢谢。
  
      这一声谢谢,让画儿脸红的好久。
  
      看着朱平安背影渐渐消失在敬享园门口,画儿小鹿乱撞的心才稍稍平复些许。可是一想到刚刚小姐在卧室说的话,画儿小鹿乱撞的心又开始乱撞起来了,姑爷上次都没有动画儿呢,小姐怎么还要人家服侍姑爷呀......
  
      “画儿,你怎么还站在那儿啊?小姐让你取的回春堂的天山雪莲闺玉膏呢?”
  
      琴儿端着一盆水从卧室出来,看到站在门口发呆的画儿,不由挑眉问道。
  
      “啊,差点忘了......”画儿闻言不由的张开小嘴啊了一声,撒开腿就要往外跑。
  
      “等等,带上伞。”琴儿从后面喊道。
  
      “不用了,两步路就到了。”画儿张开小手搭在头上,撒开脚丫向敬享园的珍藏室跑去。
  
      珍藏室里放置的都是李姝的珍贵体己,除金银珠宝外,还包括珍贵的药材,比如百年人参、鹿茸、虫草、灵芝等,也包括天山雪莲闺玉膏。敬享园珍藏室共有两把钥匙,李姝自己留了一把,交给了画儿一把。
  
      天山雪莲闺玉膏,是回春堂用天山雪莲加上其他数位珍贵药材精制而成的玉膏,专门针对于女性用户推出的一款成品药,对于消肿止痛最有奇效。
  
      画儿打开房门,找到天山雪莲闺玉膏,把东西再度归置好,锁上房门后,一路小跑着来到了主卧。
  
      主卧内弥漫着一股特殊的栗子花气味。
  
      李姝此时尚未起床,慵懒的斜靠在床上,肌肤白嫩如羊脂玉一样,俏脸蛋红润有光泽,如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样,似乎不用掐就能滴出水来。
  
      “小姐,天山雪莲闺玉膏取来了。”画儿献宝一样把玉膏交给李姝。
  
      “你们先下去吧,待会叫你们了,再来服侍。”李姝接过天山雪莲闺玉膏后,俏脸蛋布上一层红晕,一双水汪汪的眸子瞥了卧室里的画儿和琴儿一眼,柔声说道。
  
      “是,小姐。”
  
      画儿和琴儿应声退下,并关上了房门。
  
      “这个坏人,一点也不会怜惜人。画儿的事,得抓紧了......”待画儿和琴儿退出房间后,李姝鼓着香腮嗔了一句,手里拿着玉膏,缩回到了被子里......
  
      “好了,你们打水进来吧。”
  
      好一会儿后,李姝才从被子里钻出来,整理好了衣服,冲着门外柔声唤了一声。
  
      画儿和琴儿端着温水等洗漱用品应声走了进来,开始服侍李姝起床。
  
      和往常一样,朱平安出了敬享园,在刘大刀的陪同下,去了裕王府。
  
      “朱大人来了。”
  
      裕王府外值守的禁军首领武万夫远远的看见了朱平安,便上前打了一个招呼。
  
      “武大人。”
  
      朱平安翻身下马,与武万夫拱手还了一礼。
  
      “朱大人,还请这边借一步说话。”武万夫靠近朱平安身边轻声说道,将朱平安领到了墙根僻静处。
  
      “不知武大人有何见教。”朱平安随武万夫来到僻静处,微笑着拱手道。
  
      “朱大人说笑了,末将那里有资格见教朱大人呢。其实也没什么事,末将不是有个好友在锦衣卫任百户嘛,昨晚来找末将喝酒时告诉了末将一个消息,因为是事关朱大人,末将觉的理应告诉朱大人一声。末将好友说朱大人弹劾的高博泰侵占屯田一事,锦衣卫那边已经查证属实了。末将的好友恰好随陆指挥使北上核查,昨晚连夜赶回来的。不查不知道,一查还真吓了一跳,宣府、大同两镇侵占屯田的可不止高博泰一人,光是已经查出来的,宣府那边额外侵没了四千零五十余余顷屯田,大同那边少一些,也将近一千余公顷屯田。光是高博泰一人就侵占了一百八十余顷的屯田,在侵占屯田的将官中,侵占屯田数量位于前五之列......因为涉及的将官职级高、数量多,若是系数拘捕,则宣府、大同两镇的边军指挥都会塌方,危及边防,陆指挥使不敢做主,便连夜赶回京城向圣上禀告,请圣上定夺。”
  
      武万夫靠近朱平安耳边,小声的给朱平安透露了这个内幕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