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九百七十四章 姜还是老的辣
    朱平安收笔的一瞬间,整个房间仿佛被大魔导师施放了静默法术,四周一片寂静,唯余粗重的呼吸声。
  
      众人都是识货的人。
  
      朱平安一挥而就的这首青词,洋洋洒洒两百余字,字字珠玑,聚在一起更是璀璨如银河。
  
      皇图四万里,自古伊来,从无一朝一统四万里,道合天尊无量;
  
      帝寿四十五,自今而后,尚余九千九百五十五,天生万寿无疆。
  
      单是开头的这两句骈文,就已经让这首青词立于不败之地了。第一句盛赞嘉靖帝的文治武功,说嘉靖帝统治的疆域之辽阔,自古以来未曾有过,不愧是无量天尊。第二句更是恰到好处的搔到嘉靖帝的痒处,嘉靖帝修仙炼丹、开斋醮为的什么,还不是长生不老嘛,朱平安说嘉靖帝今年四十五了,往后还有九千九百五十五年的阳寿呢,正合万寿。
  
      天尊无量和万寿无疆,这不正是嘉靖帝所追求的吗?!
  
      另外,青词后面“伏以圣真丕冒,厘事有经......”这一百多字,也没有一个字是废话,都在盛赞嘉靖帝爱民如子、日理万机,将嘉靖帝描述成一个统治四万里皇图,但雨露均沾,对每一寸土地的百姓都爱的深沉;一个寿命有万年,但日理万机,每一秒都在为这个帝国为这个帝国的百姓服务。
  
      当然,朱平安这是拍马屁,但众人并没有因此轻视朱平安,毕竟给嘉靖帝写青词,又有谁没在拍马屁呢,相比之下,朱平安的这首算是含蓄高雅的了。
  
      写青词,就是在拍马屁,就看你拍的水平如何,这早是大家心照不宣的共识了。
  
      不得不说,朱平安这马屁拍的,真是绝了!
  
      这马屁拍不到嘉靖帝心坎里才怪!!!众人看完青词后,心里面都生出了这么一个念头。这首青词一出,嘉靖帝最喜欢的青词,估计要变成两首了。
  
      “子厚,不愧是状元之才。”
  
      李春芳的一句称赞,打破了一室的寂静,随后众人便跟着的点评了起来。
  
      一旁的袁炜脸都绿了。
  
      自己明明很是厌恶这个小贼,可是为什么此刻竟然觉得这小贼写的青词如此之妙!
  
      可恶!
  
      这个可恶的小贼写的青词,竟然引起了自己心中的共鸣......发现这个问题后,袁炜的脸更臭、更绿了。
  
      盏茶时间过后,室内再次归于安静,众人再次沉浸在青词创作的海洋中。
  
      袁炜更是发愤图强,心中下狠誓,一定要创作出一篇超越朱平安的青词来。
  
      只是
  
      一直到月上柳梢头,袁炜也没能再构思出一篇让他觉的满意的青词来,进献的青词数量也就定格在了两篇青词上。
  
      朱平安写完那首青词后,就没有再写了,面上一副用心构思的样子,大脑实则已经在忙其他事情了。
  
      子时的时候,大家进献的青词终于满足了斋醮要求。由于时间太晚,众人便歇在了无逸殿。
  
      朱平安又睡了一宿无逸殿的小房舍。
  
      漆黑的小间,窄小的床,翻个身都嘎吱响,蚊子勤劳的在耳边嗡个不停......
  
      朱平安躺在硬邦邦的小床上,看着漆黑的房顶,抱着毫无温度和手感甚至还略有霉味的被子,不由的想念敬享园的大床,想念香喷喷的李姝了。
  
      辗转反侧,无法入眠,许久才昏昏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朱平安早早的醒来,穿好衣服,出门洗漱。这一排低矮的值庐不仅睡的不舒服,就连洗漱都很不方便,要去公厕公浴,起的晚了,半天都排不上号。
  
      洗漱回来,才用过早膳,几个小公公就带来了嘉靖帝的旨意,赏赐了朱平安一顶香叶冠,一套绣着八卦的杏黄色道袍,一双十方青丝履。
  
      香叶冠都是嘉靖帝亲手所制,而且一般不轻易赏赐给臣子,每年赏赐的香叶冠不超过五个。唯有所献青词令嘉靖帝非常非常非常满意,才能获赐香叶冠。
  
      获得香叶冠,这是少有的殊荣。
  
      屋里的其他臣子虽然也都获得了赏赐,比如袁炜就获赐了一套绣着八卦的杏黄道袍,但是这些赏赐都是制式的,其意义与价值远远比不上嘉靖帝亲手所制的香叶冠。
  
      一同候旨的袁炜,看着朱平安获赐香叶冠,眼睛都红了,像是一只得了红眼病的兔子似的。
  
      不过,今日朱平安并不是唯一获得香叶冠的臣子。
  
      朱平安的座师徐阶也获赐了一顶香叶冠,一套绣着八卦的杏黄色道袍,一双十方青丝履。除此外,徐阶还获嘉靖帝特别赏赐,被赐予了一颗仙丹。
  
      听到徐阶不仅获得了香叶冠,还额外获得了嘉靖帝亲手炼制的仙丹后,袁炜的心情稍稍好了那么一点点,原因很简单,朱平安的风头被压了一头。但是见朱平安丝毫不受影响后,袁炜的心情又糟糕了起来。
  
      只要不涉及皇家隐私,宫里的消息都很灵通,徐阶所作的青词很快就传到了众人案上:
  
      士本原来大丈夫,口称万岁与山呼。
  
      一横直过乾坤大,两竖斜飞社稷扶。
  
      加官加禄加爵位,立纲立纪立皇图。
  
      主人自有千秋福,月正当天照五湖。
  
      一开始众人对徐阶的这首青词并不觉得如何,这就是一首再普通不过的青词了,甚至还有一点打油诗的赶脚,众人不明白徐阁老怎么创作出这么一副普通的青词呢,而圣上怎么会对这种普通掉渣的青词青睐有加呢?
  
      随着众人研读,其中玄机逐渐被发现。
  
      “这是一首拆字青词。”
  
      众人不由惊呼。
  
      当今圣上年号为“嘉靖”,而徐阶的这一首青词正是将“嘉靖”二字,按照笔画顺序,一个笔画一个笔画的拆解开来,并一一加以赞颂,而且赞颂的丝丝入里、浑然天成,真可谓是天衣无缝。
  
      发现了这个玄机,众人回首再看徐阶的这首青词,顿觉徐阶之作的高明,实在是将马屁拍到家了,真是让人望尘莫及啊,难怪圣上又是赏赐香叶冠又是赏赐仙丹的。
  
      姜还是老的辣啊。
  
      看到座师徐阶的这首把马屁拍到巅峰的青词,朱平安不由的勾起了唇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