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九百九十九章 笑杨
    得知杨继盛不留余地、以命死劾的消息,赵文华、严嵩都大为失色,整个书房的氛围都压抑了起来。
  
      “哈哈哈……”
  
      就在气氛越来越压抑的时候,书房内忽然传来一阵情难自抑的大笑声。
  
      在书房压抑的氛围中,这笑声宛若鹤立鸡群一样,一下子就将众人的视线吸引了过去。
  
      然后,众人视线中出现了一个咧着嘴巴哈哈大笑的独眼大胖子——严世蕃。
  
      “东楼?”严嵩扭头看向严世蕃,眉头微皱。
  
      “呵呵,爹,我是在笑那杨继盛……”严世蕃毫不在乎的咧着嘴回道。
  
      “嗯?”严嵩不解。
  
      “爹,若是其他人死劾您老人家,我都会跟着紧张,但是这杨继盛嘛,我只有觉得好笑。”严世蕃一脸笑着说道,谈到杨继盛的时候很是不屑。
  
      “杨继盛怎么了?”严嵩眉头又皱起来了。
  
      赵文华、周方正也都看向严世蕃,不明白为什么杨继盛死劾就好笑了。
  
      “爹,别人死劾至少能溅您老一身血,这杨继盛死劾,他就是一个笑话,我估计您老连他面都见不着,他就已经在岔路口的南墙撞的稀巴烂,抠都抠不下来了了。”严世蕃笑着回道。
  
      “何以言此?”严嵩不解。
  
      “就是啊,东楼兄,你这说的我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赵文华也忍不住问道。
  
      “呵呵,杨继盛这个傻吊,他是我见过的,听过的,有史以来的,最自以为是的傻逼!杨继盛自诩为忠直之臣,在我看来,他实则为爱国之贼!”严世蕃咧着嘴摇头嗤笑着点评杨继盛,对杨继盛不屑至极、轻蔑至极。
  
      “啊?爱国之贼?”赵文华闻言怔住了。
  
      便是一旁出卖杨继盛的周方正都怔住了,严世蕃说杨继盛傻吊什么的,周方正都能理解,他也是这么认为的,杨继盛放着严嵩主动伸过来的大腿不抱,反而想不开的自毁前程,弹劾严嵩,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不是傻吊是什么?!可是要说杨继盛为爱国贼的话,周方正就不能理解了,实事求是的说,杨继盛弹劾严嵩,正是出自爱国爱民之心,这正是他爱国的表现,怎么在严世蕃口中反倒成了爱国贼了呢?
  
      “这杨继盛啊,我关注了他一段时间,呵呵,才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严世蕃一脸的嘲笑,“其实史上不乏此类爱国之贼,我总结了一条爱国之贼的标准,简单说就是‘幼时品学兼优,少时勤学苦练,生性正气刚直,言行俱称爱国,实则祸国殃民,死状凄凄惨惨’。”
  
      “战国时的赵括算一个,你说赵括他爱国吗,他爱,爱到骨子里去了,被秦军重重围困,身陷绝境,犹心怀赵国,宁死不降,最后更是为赵国战死沙场、马革裹尸,但是结果呢,他的爱国带给赵国的四十余万赵军全军覆没,被白起尽数坑杀,国都邯郸被秦军围困一年之久,几近亡国!如此赵括,几万万国贼也做不到,不是爱国贼是什么?!”
  
      严世蕃弹了一根手指,侃侃说道,提完赵括的例子后,严世蕃又弹起了一根手指,继续说道,“往近了说,北宋的马植,也就是所谓的赵良嗣算一个。呵呵,这货也是一个典型的爱国贼。马植者,北宋末燕人也,其世为辽大族,乃我大汉燕云十六州之居民。时年,燕云十六州为辽所占,马植身在敌国心在宋,日夜心怀故国北宋。政和元年,马植趁着宋朝使节童贯访问辽国的机会,秘密晋见童贯,提出了收复燕云十六州的计划,也就是培植饱受契丹贵族欺压的女真部落,开启了联金灭辽的荒唐大政方针。呵呵,不正视自身实力,远交近攻也需要有强大的实力为后盾,不然就是与虎谋皮,唇亡齿亦寒。可是,如此荒唐的一个计划却被北宋政局视为当代天下三分的隆中对,对马植加官进爵。宣和年间,马植七次赴金与阿骨打约定攻辽,促成了联金灭辽的荒唐国策。呵呵,他爱国的结果呢。辽国一灭,金国就开始打北宋的主意,辽国灭亡后仅仅几个月,金国便撕毁盟约,南下侵宋,两年后就灭亡了北宋。马植这个傻缺,联金灭辽的始作俑者,在金国侵宋后,自然便被北宋处死了。”
  
      严世蕃举了这两个例子后,赵文华微微点了点头,不过又疑惑的问道,“东楼兄,你说的这两个爱国贼,吾等皆知,可是杨继盛他......”
  
      “呵呵,但若论起爱国贼来,咱们这杨继盛也丝毫不逞多让。举两个例子,第一个便是杨继盛成名之作,弹劾仇鸾的《十不可、五谬》之奏疏。呵呵,杨继盛的这一个奏疏,父亲您老还有梅村都还深有印象吧。”
  
      严世蕃笑着说道。
  
      严嵩、赵文华微微点了点头,这个奏疏当然有印象了,这才过了几个春秋啊。
  
      这是前年的事了。
  
      谈到这个奏疏,就离不开庚戌之变。
  
      嘉靖二十九年六月,俺答逆贼率领数万蛮骑进犯大明边境,由大同起犯,八月大破古北口明军入塞,当天蛮骑就杀到北京近郊的密云了,第二天便杀到通州了,分兵劫掠昌平,蛮骑兵锋直抵京城,纵兵围城。大明立国历来,这是京城第二次被围。
  
      为了解围,圣上采纳了徐阶建言,同意俺答通贡的要求,允诺俺答退出塞外后进行通贡谈判。其实,对于这一点,严嵩他自己当时也是支持的。严嵩他看出来了,俺答逆贼并无攻破京城的意思,他的目的就是通贡。败于边可隐,败于郊不可隐,虏饱将自去,惟坚壁为上策。徐阶的建言,正合严嵩的意思,所以严嵩是支持的。
  
      俺答逆贼得到朝廷的答复后,很快便退兵回塞外,于十二月遣使要求通贡。圣上在仇鸾的建言下,决定开放边塞马市,与俺答逆贼通贡。
  
      这个时候,任兵部员外郎的杨继盛上疏反对,他上的奏疏就是提到的这篇《十不可,五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