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零一章 凝重
    这杨继盛完全不足为虑嘛。
  
      经过严世蕃对杨继盛的一番分析之后,书房内压抑的气氛一下子消散了大半。
  
      赵文华还跟着调侃了几句。
  
      “小周是吧,你说仲芳昨晚邀请你研究弹劾老夫的奏折,从昨晚一直研读到今早,那关于他拟写的弹劾老夫的奏折,你还记得多少内容?”
  
      严嵩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后,将目光转向角落中的周方正,缓缓问道。
  
      严嵩问完后,严世蕃、赵文华也都将目光转向周方正。
  
      “回禀阁老,下官......”周方正一边回话,一边伸手开始解腰带。
  
      哎呦。
  
      卧槽!
  
      你这是要干啥?!问你奏折内容呢,有话好好说,你解腰带干什么?!你大爷的,你又不是女的!搞毛呢!赵文华见状一脸懵逼,继而一声大喝:“周方正,放肆!”
  
      周方正初次直面大佬,又是做贼来偷风报信,本来就很紧张,现在被赵文华这一声大喝,吓得魂都飞了,大脑一片空白,嘴里组织的语言都被赵文华这一声大喝吓的咽回去了,手也一个哆嗦,一下子将腰带全都扯出来了,就这么凌空举着。
  
      书房关着门,三个男人高坐,正中一个男人扯出了腰带,在半空这甩着……
  
      一下子,书房气氛尴尬的都凝固了。
  
      啪嗒
  
      一卷书纸从赵文华怀里掉了出来,落到了地上发出啪嗒一声,打破了书房凝固的气愤。
  
      “汗,原来你是掏东西啊,怎么不早说啊。”
  
      赵文华见状,这才明白,原来赵文华解腰带是为了从怀里掏这卷书纸。
  
      “梅村你这孩子,就是喜欢大惊小怪。”严嵩瞥了一眼赵文华,言语中并无责怪之意。
  
      “义父教训的是。”
  
      赵文华一脸笑着领训,虽然被说教了一顿,但是心里面却是美滋滋的,以他对严嵩的了解,严嵩这样语气的说教,等同于表扬。经过了百花酒风波后,赵文华对严嵩的喜怒哀乐异常敏感。百花酒风波后,赵文华就在不断地修补与义父严嵩的关系,现在看来,成绩斐然啊,关系基本已经恢复如旧了。
  
      这个时候,周方正才从赵文华的大声呵斥中回过神来,弯腰下将地上的书纸捡了起来,语言能力也重新找了回来,终于可以将他被吓回去的话说出来了,“回禀阁老,下官昨晚与逆贼杨继盛虚与委蛇、百般应付,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将他污蔑阁老的奏疏一字不落的抄写了一份,藏在了身上,就为了此刻,能向阁老揭穿逆贼杨继盛的丑陋嘴脸。”
  
      一口一个逆贼,一口一个虚与委蛇,周方正这忠心表的淋漓尽致、掷地有声。
  
      这一席话把他描述成了一位以身饲虎的卧底,冒着生命危险,与逆贼斗智斗勇、智计百出,忍辱负重,费了千辛万苦、千难万难,终于截获了敌人谋害老领导的罪恶计划,抄写了一份贴身藏在了身上,回来向老领导揭发逆贼的丑陋面目。
  
      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老领导啊。
  
      这一刻,周方正形象无比的光辉灿烂......当然,如果他把腰带系好再说,那效果就更好了。
  
      “周大人,快把抄写本给我看看,我要看看杨逆他是如何污蔑义父的……”赵文华走到周方正身边,一脸的义愤填膺,为严嵩打抱不平。
  
      赵文华也是刚才听了严世蕃一番分析后,对杨继盛有了几分轻视之心,杨继盛就是一个喜欢自己作死的傻吊,赵文华觉的他应该很轻松的就可以从奏本里找到杨继盛的数条漏洞,然后趁机在严嵩面前表现一番,再修补修补、巩固巩固两人之间的关系。
  
      所以,本着表现一把的想法,赵文华才迫不及待的找周方正要抄本看看。
  
      赵文华开口,周方正哪里敢拒绝,躬着腰双手将杨继盛《请诛贼臣疏》的抄本交到了赵文华手里。
  
      呵呵
  
      你表现了一把,也该我表现了。
  
      赵文华一脸和熙的笑着拍了拍周方正的肩膀,称赞了一句,“呵呵,不错,不错,周大人有心了,好好干,义父最喜欢提携像周大人这样忠诚有心、分得清是非的年轻人了。”
  
      “多谢赵大人美言,以后还要赵大人多多关照。”周方正闻言喜不自胜。
  
      “呵呵,好说,好说。”赵文华小着点了点头,然后将目光转移到了抄本上。
  
      周方正识趣的站在一边,不影响赵文华看抄本。
  
      赵文华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打开了抄本,将视线沉入其中。
  
      呵呵
  
      以我的眼力,从中找几处漏洞出来,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呵呵,到时候在义父面前这么一举,一准又得加分。
  
      赵文华一边看,一边自信的想着。
  
      不过
  
      赵文华才看了一个开头,脸上的笑意就不由的消失了,不由的凝重了起来。
  
      杨继盛奏疏的开篇正文第一段,就如独狼义无反顾的向着猛虎张开了狰狞的血口一样,给了赵文华重重一击。
  
      “为感激天恩、舍身图报,乞赐圣断早诛奸险巧佞、专权贼臣以清朝政,以绝边患事。夫以孤直罪臣,不死逆鸾之手,已为万幸,而又迁转如此之速,则自今已往之年,皆皇上再生之身;自今已往之官,皆皇上钦赐之职也。臣蒙此莫大之恩,则凡事有益于国家,可以仰报万一者,虽死有所不顾,而日夜祇惧思所以舍身图报之道,又未有急于请诛贼臣者也。”
  
      舍身图报,孤直罪臣,虽死有所不顾......
  
      这些个词汇组合在一起,满满的都是义正言辞和大无畏的舍生取义之感。
  
      这让赵文华不得不凝重了起来,他从字里行间就看的出来,杨继盛这家伙不是说说,他真的是来玩命的。
  
      再往下看。
  
      赵文华脸色不由崭露笑意,可是下一秒便又凝重了起来,比刚刚还要凝重。
  
      “去年春雷久不声,占云,大臣专政。然臣莫大于嵩而专政亦未有过于嵩者。去年冬日下有赤色,占云,下有叛臣。夫曰叛者,非谋反之谓也?凡心不在君而背之者皆谓之叛,然则背君之臣又孰有过于嵩乎?”
  
      这一段乍一看到时,赵文华还露出了笑意,这不是东楼兄刚刚提到的杨继盛乱用天人感应嘛,杨继盛这傻吊真是不长记性,不过下一秒再看赵文华就凝重起来了,不对,这并不是乱用天人感应。
  
      因为赵文华注意到,这一段前面,杨继盛还加了一句起承转折的话,“幸赖皇上敬天之诚,格于皇天,上天恐奸臣害皇上之治,而屡示灾变以警告。”
  
      这还是天人感应,天降灾变是上天在警示皇上,可恶,这个逆贼竟然长记性了!
  
      赵文华脸色凝重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