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零二章 赵文华的惊慌
一大罪
  
  二大罪
  
  越往下看,赵文华的脸色越凝重,等看到三大罪的时候,赵文华的脸上就有惊慌之色了。
  
  “嵩于皇上行政之善,每事必令子世蕃传于人曰,皇上初无此意,此事是我议而成之。盖惟恐天下之人不知事权之出于己也。及今则将圣谕及嵩所进揭帖刻板刊行为书十册,名曰嘉靖疏议,使天下后世皆谓皇上以前所行之善尽出彼之拨置主张,皇上若一无所能者。人臣善则称君之忠果若此乎?此掩皇上之治功,三大罪也。”
  
  前面两大罪还好,捕风捉影,并无实际证据,可是这第三大罪却是有真实证据的。
  
  《嘉靖疏议》!
  
  杨继盛在第三大罪中提到的这本书,确确实实存在的,而且没有谁比赵文华再清楚这本书的真实情况了。这本书的内容也确实如杨继盛奏疏中所说,主要包括圣谕及嵩所进揭帖两部分。这本书是去年开始发行的,到目前一共发行了十期了,截止到目前总共刊印了五百余套了。
  
  《嘉靖疏议》刊发的数目是很大的,杨继盛手里肯定收集到了一套,甚至更多。
  
  另外,赵文华之所以惊慌,不仅是因为《嘉靖疏议》这本作为证据的书确实存在,而且还因为这本书与赵文华羁绊颇深,可以说是赵文华一手推动的。
  
  事情发生在去年。
  
  那一年发生了庚戌之变,俺答逆贼兵犯大同,一路杀至北京城外。兵部尚书丁汝夔请问义父严嵩如何战守。义父严嵩说在边塞打仗,败了可以掩饰,在京城外面打仗,败了掩饰不了,俺答逆贼不过是掠食贼,饱了自然便去。兵部尚书丁汝夔心领神会,严令诸将不得轻举妄动,不得出城交战,坐视俺答兵在城外烧杀抢掠,一直祸害了八天,在得到圣上允诺通贡后,从古北口退去。事后,民间、朝堂的不满沸反盈天,然后……丁汝夔被义父严嵩推出去当了替罪羊。
  
  不过,尽管有丁汝夔背锅当替罪羊,但是朝堂上还是有很多人大骂义父严嵩无能,骂义父严嵩只会谄媚圣上,背地里对严嵩说三道四,很是不恭敬,另外还有很多人接连上疏弹劾义父严嵩。义父严嵩被迫无奈,都上疏请辞归家了一段时间。
  
  赵文华和严嵩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严嵩日子不好过,受严嵩庇护的赵文华他们的日子更不好过。
  
  在这个时候,赵文华为了帮助义父严嵩重新赢回声誉和信任,更为了他自己,想到了一个办法。
  
  在赵文华“看来”,朝堂上的那些官员以及无知仕子们之所以谩骂义父严嵩无能,对义父严嵩说三道四,那是因为他们不了解义父,全都是道听途说,以讹传讹,他们根本不知道义父为圣上、为国家做了多少贡献。义父严嵩辅佐当今圣上,可谓殚精竭虑、鞠躬尽瘁、智计百出、硕果累累。
  
  所以,赵文华就向严嵩建言,建议严嵩将主持朝政以来的,向圣上进献的揭帖密札中,选取可以公诸于世的、成绩显著的、善政善举的,刊发刻印出来,公诸于世,让列位臣工和仕子学生,知道事情的真相,明白义父严嵩作为内阁首辅的成绩和伟大,了解义父严嵩在他们不知道的背后做了很多不为人知的好事。这样以来,他们就不会再说义父严嵩无能,不会再骂义父只会谄媚圣上,不会再对义父严嵩说三道四了。
  
  所谓揭帖密札,是阁臣所特有的一种文函。这是除了奏疏之外的,一种非正式的公文,阁臣们常常通过揭帖密札向圣上,就军国大事,提出自己的个人建言,供圣上参考。
  
  当时严嵩听了赵文华的建议后,对赵文华很是赞许,着实夸奖了一番,当场同意了赵文华的建议,亲自将刊物赐名为《嘉靖疏议》,将《嘉靖疏议》的筛选、刊印示意交给了赵文华。
  
  赵文华很快就将《嘉靖疏议》刊印了出来,京城郎官以上的官员都收到了一套,太学里也发了数十套传阅。一时间,《嘉靖疏议》成了京城炙手可热的书籍,成了京城的一件盛事,没有收到书的官员纷纷强烈要求,科道官员、地方官员也都登门求书,盛情难却,严嵩就让赵文华又加刻了百余套赠送群僚。
  
  这本书作用很大,一时间,严嵩的声誉好了很多,朝堂也都稳定了。
  
  严嵩为此,盛赞赵文华多次,赵文华为此得意不已,视为平生得意之作。
  
  可是,万万没想到,这本《嘉靖疏议》竟然被杨继盛列入到了第三大罪中,还成了关键证据。
  
  现在,赵文华冷静下来仔细一想,额头后背霎时间浮现密密麻麻一层冷汗,他不得不承认,这一套《嘉靖疏议》确实有冒天之功、与圣上争名之嫌。
  
  现在,赵文华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再往下看。
  
  四大罪。
  
  赵文华额头上和后背的冷汗更多了,在这第四大罪中,杨继盛直接点他赵文华的名了——“皇上令嵩票本,盖君逸臣劳之意。嵩乃令子世蕃代票,恣父逸子劳之为。世蕃却又约诸干儿子赵文华等群会票,拟结成奸党,乱政滋弊。一票屡更数手,机密岂不漏泄?所以旨意未下,满朝纷然已先知之......”
  
  在这第四大罪中,杨继盛举了御史蔡朴参守备许实等失事一事,以及沈炼弹劾义父严嵩一事,说这两件事都是东楼票拟的处理方式,内阁大臣李本等人都是一字不改,证明义父严嵩纵子僭越,朝堂被义父把持专权。
  
  这两件事也是事实。
  
  再往下看第五大罪,“严嵩令长孙严效忠冒两广奏捷功升所镇抚,又冒琼州一人自斩七首级功造册缴部效忠告病,乃令次孙严鹄袭替。鹄又告并前效忠七首级功加升锦衣卫千户,今任职管事。有武选司昃字十九号堂稿可查。夫效忠与鹄皆世蕃子也,随任豢养,未闻一日离家至军门,乳臭孩童亦岂能一人自斩七首级而假报军功、冒滥锦衣卫官爵?”
  
  卧槽!
  
  杨继盛怎么把这给翻出来了!而且还了解的这么详细,细节都说的这么清楚,并且还有“武选司昃字十九号堂稿”作为证据。
  
  啊!!!是了!!!!
  
  杨继盛这厮现在就是兵部武选司员外郎,他查阅、复印武选司的资料再轻而易举不过了!
  
  坏了,这冒用军功一事,之前兵部武选司署郎中周冕弹劾过一次,不过当时用恩荫搪塞过去了,可是现在杨继盛把“武选司昃字十九号堂稿”证据都举出来了,这还怎么搪塞!!!
  
  再往下
  
  又看到了杨继盛举出了庚戌之变,将丁汝夔不出战的真相说了出来,揭露是义父严嵩的主张,并举了丁汝夔临刑,发现被为义父所误,大呼“严嵩误我矣”的例子。
  
  看到这,赵文华拿着奏疏抄本的手都颤抖了,咽了一口唾沫,扭头看向严嵩,慌慌张张的喊道,“坏......坏了......义父,出......出事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