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零四章 吓尿了
    “刚刚我说的只是第一点:杨继盛弹劾父亲您老的同时,也‘弹劾’了圣上。这一点其实还不致命。除这一点外,杨继盛奏疏中还存在一个致命的疏漏。”
  
      严世蕃嘴角扯出一抹阴森笑容,宛如眼镜蛇吐出蛇信一样,伸出了一根手指头,接着又伸出了一根手指头,在空中晃了晃,自信的说道。
  
      “啊?还有一个致命的疏漏,哈哈哈,这杨继盛还真是不让人失望啊。”
  
      赵文华听严世蕃说还有一个致命的疏漏,不由扯着嘴角哈哈大笑了起来。
  
      “义父,说句您老不爱听的话,幸亏这杨继盛没有被拉拢过来,就冲他写奏疏这两下子,典型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他要是来了,我这觉都睡不踏实,总担心哪天他弹劾政敌,我这盟友都被他给连累了。”
  
      大笑过后,赵文华又很有分寸的跟严嵩开了一个玩笑,进一步活跃了一下书房的气氛。
  
      “你呀......”严嵩笑着摇了摇头。
  
      “呵呵,东楼兄,还请东楼兄解惑,这杨逆奏疏里的致命疏漏在何处?”赵文华拱手向严世蕃请教道。
  
      “就是此处。”
  
      严世蕃微微笑了笑,伸出手在奏疏抄本上点了点,将内容指给赵文华看。
  
      赵文华顺着严世蕃的手看去,只见这一处内容为:“臣如不言,又再有谁人敢言乎?伏望皇上听臣之言,察嵩之奸,群臣于嵩畏威怀恩,固不必问也。皇上或问二王,令其面陈嵩恶;或询诸阁臣,谕以勿畏嵩威。”
  
      “皇上或问二王,令其面陈......”
  
      赵文华在官场浸染这么多年,也不是易于之辈,严世蕃一提醒,赵文华就发现致命疏漏所在了,不由的轻声读了出来,差点顺嘴就将后面的“嵩恶”都给读了出来,即将脱口而出的时候意识到不对,及时闭嘴咽了回去。
  
      “嗯,不错,正是此处。”
  
      严世蕃笑着点了点头,在奏疏抄本上将四个字一一点了一下,“‘或问二王’,呵呵,别小看这四个字,足以让杨继盛死无葬身之地了。”
  
      严嵩给自己斟了一杯热茶,一边刮着盏盖,一边微笑着听严世蕃和赵文华两人对话。
  
      “愿闻东楼兄其详。”
  
      赵文华拱手请严世蕃接着往下讲,虽然此时,赵文华他已经明了了。
  
      “我相信圣上看到‘或问二王’这四个字,一定会怒发冲冠,呵呵,天子一怒,他杨继盛就是长了九颗脑袋也不够砍的。一来,咱圣上可是一向信奉“二龙不相见”这条诅咒的,圣上乃真龙,二王乃潜龙,两条龙不可以碰面,否则会有不吉利的事情发生。因为信奉“二龙不相见”的诅咒,圣上非常忌讳同二王见面,现在杨继盛叫圣上直接去问二王,这不是完全冒犯了圣上的忌讳嘛,这已经触怒了圣上的底线了!”
  
      严世蕃腆着肚子,露出了一脸蜜汁自信微笑,伸出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个砍头的手势。
  
      “二来嘛,咱大明王朝,祖宗制法可是明确规定藩王不经皇帝特许是不得干政的。咱大明立国后,太祖皇帝在宫里头立了一块“后宫与宦官不得干政”的铁碑,在法制上立了一条“藩王不经皇帝特许,不得干政”的成文律令。当今圣上对权力的敏感和重视更是超越历任先皇,对这一条祖宗法制更是重视,平素严禁各大臣同藩王私下接触。现在杨继盛直接说让二王为他作证,呵呵,这不是明摆着说他杨继盛无视祖宗法制,已经私下里跟二王见过、通过气了吗?!这一点,更是触怒了圣上的底线。圣上对此又岂能忍!若是杨继盛狡辩说他没有私下跟二王通过气,他这么写,只是出于唯有二王不怕父亲您老,可以秉公说出实情的话,呵呵,先不说二王定然不敢这么说,单就他没有提前与二王通气,却写‘或问二王’作证,那诈传亲王令旨的罪名,他杨继盛是脱不了了,这可是十恶不赦的重罪,论罪当绞死。”
  
      严世蕃脸上满是自信的笑容,在那侃侃而言,颇有一种指点江山、谈笑间杨继盛灰飞烟灭的感觉。
  
      “哈哈哈,东楼兄高见,文华自愧不如。有这两点,义父您老可以高枕无忧矣……”
  
      赵文华长袖善舞,这一席话既捧了严世蕃,又不着痕迹的拍了严嵩的马屁。
  
      “轻视对手,就是葬送自己。”严嵩放下手里的茶杯,轻轻的摆了摆手,轻声感叹道,“历史上多少人因为轻视对手,结果饮恨当场。力能扛鼎的西楚霸王项羽,轻视汉高祖刘邦,结果落了个垓下自刎,身首异处;三国汉昭烈帝刘备,为报兄弟之仇,轻视东吴挂帅的年轻书生陆逊,结果被对方在彝亭以火攻破之;西晋末年的南北朝初期,前秦皇帝苻坚率领几十万大军南征东晋,号称‘投鞭断流’,踌躇满志、自信满满,结果,被谢安施计破之,以致有了‘草木皆兵’千古笑谈。历史上,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文华啊,你放松的太早了……”
  
      “是是,义父教训的是。”赵文华连连点头,上前殷勤的为严嵩续了一杯茶,“虽然杨逆已是瓮中之鳖,但对于杨逆,孩儿们必当狮子搏兔、泰山压卵,绝不给他一丝喘气的机会。”
  
      严嵩满意的点了点头,端起茶杯,轻轻的品了一口,道了一声好茶。
  
      “爹,等杨继盛弹劾您老的这封奏疏到了圣上那,我刚才所说的第一点您老不用向圣上提,圣上他自然会注意到。您老只需向圣上着重提下这第二点,呵呵,剩下的您老就不用管了。”严世蕃微微笑着说道。
  
      严嵩颔首,继续品茶。
  
      赵文华笑逐颜开,与严世蕃讨论起给杨继盛定什么罪名了。
  
      书房内顿时像是提前进入到了庆功环节了,一阵欢声笑语,再无一点紧张气氛。
  
      唯有角落里的周方正,喉结涌动,有话在喉。
  
      “周大人,你有什么话想说吗?”严世蕃早就注意到角落里的周方正了。
  
      “回大人,您方才所言的这两点致命疏漏,今日早晨朱平安造访杨逆时,已经向杨逆提出了,并向杨逆建议删除。”周方正抬起头,轻声说道。
  
      周方正声音很轻,但是对于书房内众人来说,却不啻于一道惊天雷鸣。
  
      震天撼地!
  
      “啪嗒”
  
      严嵩手里的茶杯打翻在了桌上,翻滚到了裆间衣服上,又滚落在了地上,裆襟湿了一片,地上碎了一片,宛若吓尿了似的。
  
      “什么!”
  
      赵文华大惊失色,离席而起,他惊讶的喊叫声比严嵩掉落在地上的茶杯还要响亮刺耳。
  
      一直自信从容,面带一切尽在掌握式笑容的严世蕃,也第一次露出了惊慌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