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零五章 和盘托出
    “殿下,所谓囊血射天,指的是商朝帝王武乙的典故,出自司马公《史记?殷本纪》。商朝末期,帝王武乙暴虐无道,狂妄自大,惹的天怨人怒。狂妄自大的武乙为了炫耀权威,他用木头和泥土制作天神,并与之打斗。另外他还想出一个名为‘射天’的游戏,让人用皮囊装满一袋血挂在高处,在底下往皮囊射箭,弄得血污四溅,腥臭无比,商帝武乙却是张狂大笑,对左右炫耀曰:今日,‘上天’都被老子射穿了一个窟窿。故此,被后人称为囊血射……阿嚏……天。”
  
      在周方正向严嵩父子揭露朱平安早晨拜访杨继盛的事情时,朱平安正在裕王的书房内陪着裕王一起读书,裕王府侍讲学士本就是裕王的顾问,职责中就有这一项工作。读书时,裕王对书中的“囊血射天”一词,有生疏的感觉,便向朱平安询问,朱平安记忆力很好,将“囊血射天”一词的来源典故简单做了解读,在快要解读完的时候,不知为何,莫名其妙的打了一个大喷嚏,还好朱平安心有所感,及时低头用手遮住了,这才没有波及裕王。
  
      “微臣失态,还请殿下责罚。”朱平安揉了揉鼻子,很是不好意思的拱手向裕王请罪。
  
      “呵呵,一个喷嚏而已,子厚言重了,孤又不非武乙这般暴虐无道。子厚可是昨晚没有休息好,或是睡觉贪凉,身体着凉了?子厚你可要多多注意身体,孤可离不开你们。”裕王笑着摇了摇头,对此并不在意,还关心了朱平安的身体。
  
      “多谢殿下关心。”朱平安拱手道谢,微微笑了笑说道,“微臣身体无恙。殿下,咱们接着往下读吧。”
  
      “嗯。”
  
      裕王点了点头,两人继续往下读书。
  
      严府内。
  
      虽然周方正开口已经有一会了,严嵩都换了一套衣服了,但是周方正的一席话带来的震动,还在书房内发酵着,从狂风暴雨已经发酵成滔天海啸了。
  
      “朱平安?”
  
      赵文华怔在原地,神色复杂。
  
      “你说朱平安他已经向杨继盛提示了这两个致命疏漏,并建议杨继盛删除了?!”
  
      独眼大胖子像一头被偷了蜂蜜的黑熊一样逼近周方正,伸出熊掌似的爪子,一把揪住了周方正的衣领,眯着独眼气势汹汹的问道,口腔中溅射的口水都喷到周方正嘴里去了。
  
      严世蕃气势太强了,比赵文华不知道强了多少倍,周方正被严世蕃揪着领子,整个人都被吓蒙了,大脑一片空白,嘴巴张了又张,却是一个字都发不出来。
  
      “说话!”
  
      严世蕃手上再次用力,将周方正拉的更近了,不耐烦的张嘴骂了一句。
  
      “是是。”
  
      周方正吓的连连点头。
  
      “咳咳……东楼!怎么说话呢,对周大人客气点。”严嵩瞪了严世蕃一眼,然后和颜悦色的对周方正说道,“呵呵,周大人你不要管他,有什么说什么就是。今日,你向老夫示警,已是有恩于老夫,老夫不会亏待你的。”
  
      “呵呵,我这不是关心则乱嘛,嘿嘿,不好意思,冒犯周大人了。”严世蕃闻言,胖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松开揪着周方正衣领的手,还很体贴的帮周方正整理了一下衣服。
  
      “多谢阁老。严大人您言重了。万事孝为先,严大人一片拳拳关心阁老之情,下官岂能不知。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辉,严大人孝心可动天地,当为下官效仿之楷模。”周方正慌忙感激的躬身行礼,很是识趣的连声回道,拍严世蕃马屁的话不要钱似的,一个劲儿的往外倒。
  
      “呵呵,周大人理解就好。”严世蕃扯了扯嘴角。
  
      “周大人,你把你刚刚所说的事,再详细的说一遍。”赵文华缓缓开口道。
  
      “是,事情就发生在今天早晨,当时宵禁才刚刚结束,我正在杨逆家中,跟他一边吃早饭一边与他虚与委蛇的研究弹劾阁老的奏疏。就在这个时候,朱平安来敲门拜访了,我当时留了一个心眼,提前知会了杨逆就赶紧藏到了里屋。朱平安当时穿着一身……”
  
      缓和下来后,周方正将早上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将朱平安穿的衣服、说的话等等事无巨细,全部都讲了出来。
  
      “当时朱平安发现奏疏中的漏洞,向杨逆提议删除时,我在里屋听到,心里面为阁老担心之余还不小心打翻了杯子,幸好杨逆的小儿子机灵,说他口渴倒了一杯茶,没想到茶太烫,致使他不小心打翻了杯子,将事情掩饰了过去……”
  
      周方正记忆力不错,将当时的情景对话,几乎做到了复制描述,和盘托出。
  
      “朱平安他是怎么提醒杨继盛的?”严世蕃眯着独眼问道。
  
      “朱平安他提醒杨逆删除两点漏洞的理由,几乎跟严大人方才所讲,大同小异。第一点,朱平安说杨逆的奏疏有影射圣上包庇阁老之意,还说圣上看到奏疏后,恐会不喜……第二点‘或问二王’这一处,是朱平安提醒杨逆的重点,朱平安他说了两个理由,和严大人刚才所说的几乎一模一样。他说……”
  
      周方正一五一十的将朱平安提醒杨继盛删除奏疏中漏洞的理由,全部说了出来。
  
      “咝……有意思,朱平安是个聪明人啊,呵呵,也是一个大蠢人……”
  
      严世蕃听完周方正的汇报后,仅有的一只独眼也闭了起来,伸出熊一样的爪子使劲儿的揉了揉后脑勺,一副疲惫的模样,继而又露出笑容嘲讽了一句。
  
      “那是,那是,他朱平安不识时务,竟然与杨逆勾结,不知死活,他就是个蠢货。”
  
      周方正躬着腰附和道。
  
      严世蕃扭头看了他一眼,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抹异样的笑容。
  
      周方正低着头不敢再言语。
  
      咚……咚……
  
      严嵩坐在那,脸色很是阴沉,瘦骨嶙峋的手掌抚在桌上,饱经沧桑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敲着桌面,这是严嵩认真思索问题时的习惯性动作。
  
      书房内安静的可怕,只有严嵩敲击桌面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