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一十六章 探望杨继盛
    下午在得到杨继盛弹劾案最新消息后,裕王府的危机便已经是迫在眉睫了,因为严嵩向圣上进谗诬陷杨继盛时,言杨继盛“私自勾结二王,离间皇帝父子亲情,居心叵测!”。【www.aiyOushen.cOm】
  
      私自勾结二王。
  
      这一句划重点!
  
      严嵩的这一句话,便已经将裕王府拉下水了。
  
      裕王从内宅回到书房,听说这一消息后,浑身直冒冷汗,惶恐不已。
  
      “素不相识,无缘无故,奈何牵扯上本王,杨继盛书书生意气,误煞我也......严嵩老贼信口雌黄,诬陷本王,真是该死,其心当诛......”
  
      裕王如热锅的蚂蚁一样,在书房内团团转,长吁短叹不已,叹杨继盛误他,骂严嵩该死。
  
      陈以勤、高拱、殷士儋和朱平安在一旁不时劝慰裕王,言事情尚有转机云云。
  
      焦急不已的裕王,在众人的劝说下,稍稍的冷静了下来。接着,便遣高拱和朱平安再次去拜访徐阶,询问徐阶与锦衣卫指挥使陆炳相谈的结果如何,再次向徐阶请教对策。
  
      于是,朱平安和高拱二顾徐府。
  
      两人到徐府时,徐阶刚从陆炳那回来。听说了朱平安和高拱的来意后,便将拜访的情况告诉了两人。
  
      徐阶拜访陆炳时,陆炳尚未接旨缉捕杨继盛。徐阶到了陆炳府上后,也没有废话,直接道明了来意,对陆炳说,陆兄,如果杨继盛一案由陆兄你去查的话,还望陆兄谨慎处理,此事不宜牵涉过广。不然,一个处理不好,随时都有可能会牵扯到皇子。到时,事情闹大了,与圣上有何益?与我大明江山社稷又有何益呢?
  
      “陆指挥使如何回答?”高拱闻言,很是关心的询问道。
  
      “陆炳并未答应。”徐阶缓缓道。
  
      “啊?他没答应?”高拱听到徐阶说陆炳没有答应的消息后,整个人像是被打了一记闷棍似的,脑袋嗡的一下子响了,感觉整个天地似乎都在旋转一样。
  
      这则消息对于高拱来说,对于裕王府来说,不啻于一则击垮人心的噩耗。
  
      原本高拱之所以还有不少底气,就是因为听了朱平安的分析,觉的以陆炳对嘉靖帝、对大明的忠心,应该会站在裕王府这一边,不会帮着严嵩陷害裕王府。
  
      可是,现在,万万没想到陆炳竟然没有答应徐阶。
  
      这真是一则悲伤地消息。
  
      高拱整个人仿佛都被击垮了。
  
      朱平安与高拱不同,朱平安听了徐阶的话后,抬头看了徐阶一眼,然后就注意到徐阶嘴角的笑意了。于是,朱平安不由扯了扯嘴角,在心里腹诽道:老师人老心不老啊,这个时候还卖关子,皮一下很开心啊......
  
      果然,下一秒就证实了朱平安的想法。
  
      “呵呵,虽然陆炳没有答应,但是我注意到他犹豫的神色了,我说完后,他沉默了许久,然后看了我一眼。从他眼神中,我知道,他已经应下了了。”
  
      徐阶微微笑了下,话锋一转,接着说道。
  
      果然是,皮一下很开心。
  
      “徐兄你真是......呵呵,心照不宣就够了。陆炳他所处的位置,注定了他不能表态,也不会表态。”高拱闻言,表情一秒钟就从失望变为了狂喜,整个人欣喜不已的抬头看向徐阶,笑着摇了摇头,缓缓开口道。
  
      徐阶笑着点了点头,认同了高拱的说法。
  
      朱平安对于这个结果,心里面早就知道了,他现在关心的是另一个问题。
  
      “老师,陆大人他答应关照杨师兄了吗?”朱平安很是关心的问道。
  
      徐阶听了朱平安的问题,表情一下子黯然了下来,叹息着摇了摇头,“陆炳说若是圣上御批缉捕杨继盛的话,那他就无能为力了,事情通天,他关罩不住。”
  
      尽管早就有所预料,但听到这个消息,朱平安仍然忍不住叹息不已。
  
      “不过,我有拜托陆炳多加留意,勿要旁人在牢狱中暗害了仲芳。这一点,陆炳念在与我多年共事的交情上,并没有拒绝。”徐阶又说道。
  
      朱平安闻言,心中放心不少,接着抬头看向徐阶,半是发自肺腑的真心感慨,半是拍老师马屁,一脸感慨的说道,“师兄能有老师,何其之幸也。”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仲芳有难,我又岂能袖手旁观。”徐阶叹道。
  
      从徐府出来时,已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了。太阳收起了刺眼炫目的光芒,变的昏黄阴沉了起来,眯着浑浊的眸子,阴沉沉的注视着大地。
  
      地平线上,朱平安与高拱分别。
  
      高拱返回裕王府复命,朱平安则是去了附近一个名为青囊德济堂的药铺,花了二两银子,买了些上好的棍棒伤药,准备去牢狱探望杨继盛。
  
      自己与杨继盛师出同门,有充足的理由探望杨继盛,无须避讳太多。
  
      去往牢狱的途中,朱平安想到历史上记载的,杨师兄割腐肉疗伤的记载,就又在路过的一家酒肆买了一瓷瓶高度蒸馏酒,想着到时候杨师兄可以用白酒来消毒,避免伤口感染。
  
      朱平安付钱取酒,正要离开的时候,忽然看见店家镇店药酒坛子里泡了一副鸡蛋大小的蟒蛇胆,不由顿住了脚步。然后,朱平安就想到了历史上所载的一则故事。杨师兄被打了一百多廷杖,被打的不成人形,一位同僚看不下去,托人给杨师兄了一副蛇胆,并告诉杨师兄说吞服蛇胆可以止痛。杨师兄谢绝了同僚的蛇胆,一脸无畏的笑了笑,“我杨继盛自己有胆,用不着这个!”
  
      话说,这个同僚不会就是我吧?!
  
      朱平安愣了一下,接着又摇了摇头,不是,历史记载那位同僚好像是一个姓王的。
  
      朱平安并没有买蛇胆,而是叫住了店家,买了一瓶蛇胆药酒。
  
      不是怕花钱,不是怕改变历史,也不是怕效仿历史,被杨师兄拒绝。而是因为蛇胆这玩意还真不能随便生吃,武侠小说里那些都是骗人的。一是蛇胆具有较大毒性,生食很可能会中毒,引发肾衰竭和肝损害。二是蛇胆上常有寄生虫,生食可能会造成寄生虫感染。杨师兄受了廷杖、牢狱折磨,身体本就虚弱,这个时候再给杨师兄送蛇胆,那就不是救杨师兄,而是害杨师兄了。
  
      蛇胆泡酒,这种加工方式,再好不过了。药性和缓,药效好,也不用担心被杨师兄拒绝。【本章节首发.,请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