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一十七章 我杨继盛自有胆
锦衣卫诏狱位于下属北镇抚司内。
  
  北镇抚司由锦衣卫指挥使陆炳直接领导,这也是锦衣卫最高权力的象征。在大明,若论锦衣卫中谁的权力最大,不是看谁的官衔最高,而是看北镇抚司由谁掌管。谁掌管北镇抚司,谁就是锦衣卫的实际掌控者。
  
  朱平安赶到北镇抚司诏狱的时候,大半的夕阳已经缓缓坠入地平线下了。
  
  即便朱平安亮出了从五品腰牌,但北镇抚司诏狱值班司官在得知朱平安是来探望杨继盛后,仍是百般阻挠,直到朱平安塞了一小锭约五两的银子后,诏狱司官才半推半就的允许朱平安进去,不过即便如此,也只是给了朱平安一炷香的探望时间。
  
  这是朱平安第一次进入锦衣卫诏狱。
  
  进入诏狱后,朱平安的第一感觉是黑,第二感觉是冷,第三感觉是恐怖。
  
  之前朱平安去过的顺天府大牢,跟北镇抚司诏狱相比的话,可以称得上是天堂了。
  
  北镇抚司诏狱绝对可以称为地狱。
  
  因为它是建在地下的,或者说是半地下式建筑,只有牢狱正门建在地面上,剩下的主体结构都是在地下,一丁点阳光都照不进来,黑是里面的主色调。
  
  朱平安在光线不好的夕阳余晖中进入锦衣卫诏狱,尚不能适应诏狱的黑暗,一进诏狱,眼前便是一片漆黑,眯起眼睛后才适应诏狱的昏暗。
  
  接着,一阵阵渗人的阴寒从地底幽幽袭来,朱平安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
  
  一进诏狱正门,便是一条向下的台阶,很长很长,延伸至地下。朱平安在狱吏的引领下,沿着台阶往下走,朱平安数了一下,一共有六十八个台阶之多。
  
  走到台阶尽头后,朱平安才算真正的走进了北镇抚司诏狱。
  
  通过阴森的通道往里看。
  
  这是一个庞大、复杂的地下世界,曲折回绕,如蜂巢一样,一个个刑房和牢房分布其中。诏狱没有窗户,没有一丝自然光,光线都是靠微弱的烛火和油膏灯火。墙壁由青石砖砌成,很是厚实,上面结满了潮湿的青苔。
  
  顺着通道往里走,不时能听到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和刑具加身发出的渗人声音。每一声都比世界上最恐怖的恐怖片配乐都阴森可怕,凄厉的透彻骨髓。
  
  “啊......我招,我招......”
  
  “赵大人,您老先别急着招供,等我把这一套小可爱都给你展示一遍,您再招也不迟......这些可都是我的心血之作啊,来,来来,这次我们试试这个‘小凌迟’。什么叫小凌迟呢,就是有别于‘凌迟’的局部凌迟。比如说手指,呵呵,赵大人不妨先猜一猜,您的这一根小手指,我可以削多少刀呢......偷偷告诉您哈,我师父他老人家的最高纪录是一根小手指削了158刀,您老猜猜我呢?”
  
  “我招,我招......求求你,停下吧......”
  
  “赵大人您看您,又不乖了,刚不是说了嘛,咱不急着招......凡是进了咱这北镇抚司诏狱的,就没有不招的呢,咱急啥。乖,赵大人猜猜看,猜猜我可以削多少刀?”
  
  途中经过一个刑房,如上的对话,夹杂着渗人的惨叫传入朱平安耳中,让朱平安浑身都不舒服。透过刑房未关严的房门,朱平安瞧见了里面披头散发、衣衫褴褛、不成人形的犯人正在被一位优雅的狱吏行刑......
  
  “张屠,你他娘的把门关严实了。”引着朱平安前行的狱吏,似乎跟里面行刑的优雅狱吏很熟悉,探头用打招呼的方式骂了一句,顺手将刑房的门关严实了。
  
  然后
  
  里面的声音就完全被隔绝了起来。
  
  张屠?
  
  不知道这是个外号还是真名?朱平安心中随意的想道。
  
  “呵呵,朱大人,这边请。”
  
  轻车熟路的做完这一切后,引路的狱吏继续引着朱平安前行。
  
  拐了两个弯,看了数十个牢房百态后,引路的狱吏停住了脚步,指着前面狭窄的通道对朱平安说道,“朱大人,顺着这条道往里走,里头右边那间牢房就是杨继盛的间了。一炷香时间,只能少,不能多,不然我这不好办。”
  
  “有劳李头了。”朱平安点了点头,顺手将一块碎银子塞给了狱吏。
  
  阎王好过,小鬼难缠。朱平安深知这个道理,将这些狱吏哄好了,以后自己再来诏狱探望杨师兄也容易些,另外杨师兄在这也能相对少受些折磨。
  
  “呵呵,朱大人客气了。快到时间了,我再叫您。”狱吏动作娴熟的一翻手心,便将碎银子抖到袖子里了,感受着袖子里的分量,狱吏脸上笑的像是一朵花一样。
  
  朱平安微笑着向狱吏拱了拱手,转身向通道走去。
  
  咦?
  
  里面还有其他人?
  
  一往里走,便听到了里面传来的杨师兄和另外一个人对话的声音。
  
  “杨兄,你这身体已受重创,明日朝审恐怕你还要遭受廷杖,我担心你身体撑不住,这副蛇胆,你留着明天去朝审前吃了,等到朝审再打廷杖,可以减少苦楚。这一壶酒,杨兄你收着,明日就着吃蛇胆......”
  
  一个男人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呵呵,多谢王兄好意,这酒留下,这蛇胆就不必留了。我杨继盛别的没有,这胆却是万万不缺的,我杨继盛自有胆,又怎么用的着蛇胆呢。”
  
  前面男人的话音刚落,杨继盛爽朗的声音,紧接着就从里面传了出来。
  
  这是历史的经典节点。
  
  王兄,蛇胆,我杨继盛自己有胆......朱平安听了上述对话,心中知道,自己又一次见证了历史。
  
  “杨兄,你......”
  
  王姓男子还要再说什么,听到过道传来的脚步声,嘴里的话戛然而止。
  
  杨继盛的声音也停了。
  
  “杨师兄,是我,朱平安。”朱平安解释道,脚步不停,走了过去,先对牢房里面杨继盛拱手行了一礼,接着又对旁边探监的王姓男子,行了一礼。
  
  “子厚,你怎么来了?”杨继盛很是意外,心中先是感动不已,接着又担心朱平安会被自己牵连,于是便固执的摇了摇头,“此乃是非之地,你快回去吧,以后也不要来了。我没事,这里有吃有喝,好着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