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一十八章 牢中证婚
“呵呵,师兄自己有胆,平安就缺了吗?”
  
  朱平安听了杨继盛的话,不由笑着摇了摇头,打趣的反问了一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朱平安心里清楚,杨继盛赶自己离开是担心自己被他牵连。
  
  以我之矛攻我之盾。
  
  杨继盛听了朱平安的打趣,不由苦笑不已,在明白了朱平安的态度决心之后,也就不再固执的催朱平安离开了。
  
  “你就是状元郎朱平安?今日一见,果然是英雄出少年,状元郎年少有为,难得又不畏权势,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在下,王遴,与杨兄乃是多年好友,如今也是兵部同僚。”
  
  原本就在监牢外探望杨继盛的王遴,在听了朱平安的自我介绍,旁观了朱平安与杨继盛互动后,上前与朱平安回礼,对朱平安赞赏不已。
  
  王遴?!
  
  “平安见过王大人。”朱平安听了王遴的名字,耳朵不由嗡了一下,再次拱手与王遴见了一礼,比普通的拜见行礼更加正式庄重了几分。
  
  王遴这个名字,朱平安在现代可谓是如雷贯耳了。
  
  不是说王遴在历史上留下了多少丰功伟绩(当然王遴在历史上也确实做了不少功绩),而是他在杨继盛案中的表现。王遴不仅为牢狱中杨继盛据理力争,而且在杨继盛坐牢时,王遴无惧时局,把他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了杨继盛的二儿子杨应箕。
  
  朱平安在现代读到此处的时候,不由得对王遴叹服不已。
  
  没想到。
  
  原来王遴还是历史上那个送蟒蛇胆给杨继盛,成就了杨继盛“椒山自有胆,何必蚺蛇哉!”的历史名言,侧面上让杨继盛的形象更加的高大伟岸。
  
  王遴!
  
  值得自己这一礼。
  
  朱平安的庄重行礼,让王遴意外非常,刚刚不是见礼过了吗,怎么又见礼,心想,嗯,或许是因为自己来探望杨继盛,朱平安出于作为杨继盛同门师弟,向自己表示感谢吧。不过,自己与杨继盛交往多年,比朱平安要早得多,要说感谢,也应该时自己感谢朱平安在这个时刻都还敢来探望杨继盛吧。
  
  与王遴见礼过后,朱平安来到杨继盛跟前,隔着监栏看向杨继盛以及杨继盛所在的监牢。
  
  此刻,杨继盛脸色有些苍白,但是精神很好,不过身体却不容乐观,身上的囚服破旧不堪,臀背部位的囚服都被廷杖打的破损了,上面干涸的血迹一片一片。
  
  监牢环境很差,散发着刺鼻的异味,里面潮湿不堪,靠里的墙壁上布了一层苔藓,监牢里没有床也没有被褥,只是在监牢角落有一堆草芥。监牢整体卫生很差,经年累计的食物残渣、排泄物残渣遍布,甚至还有两三汪散发着异味、脏浊不堪的污水
  
  不对啊。
  
  这间监牢不对。
  
  注意到这一点后,朱平安脸色不由一变,“这间监牢不对啊?这里是民监吧?师兄可是有功名官职在身的,按理不是应该被关押在官监吗?”
  
  古代封建等级森严,牢狱内也体现出阶级差别,牢房分为官监和民监两种,官监的环境要比民监好很多,相对干净卫生一些,会配有简单的床褥。
  
  可是,杨继盛所处的监牢,很明显不是官监,甚至在民监里,这都是最差的了。
  
  听到朱平安提及这一点后,王遴满脸愤怒、气愤难消的说道,“子厚,你有所不知啊。杨兄原本的监牢并不是此处,而是靠外的一处官监,不过也就是方才不久,有一位名叫刘槚的缺德提牢,以官监翻修为由,将杨兄转至此处民监!我据理力争,也毫无作用,那缺德提牢明显受人指使!”
  
  “原来如此!”朱平安闻言,气愤不已。
  
  “呵呵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清正。苔痕上阶绿,草芥入铺青。谈笑有继津(王遴字继津)、子厚,往来无贪腐之徒。可以背《论语》,默《春秋》,神会古人。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当事人杨继盛对于脏乱差的监牢却是一点也不在意,微笑着借用改编《陋室铭》一篇,以宽慰朱平安和王遴两人。
  
  真不愧是杨继盛。
  
  朱平安对杨继盛坚强的精神意志佩服的五体投地。
  
  “师兄,这些是棍棒伤药和药酒。”
  
  寒暄过后,朱平安将来时买的棍棒伤药、高度白酒和药酒,从怀里掏出了,递给杨继盛。
  
  “呵呵,多谢子厚,我杨继盛自己有胆,却没有药”杨继盛固执却不迂腐,向朱平安道了一声谢,笑着自嘲了一句,接过了朱平安递进来的伤药和药酒,转身放在了一旁。
  
  “哦,对了师兄,建议你还是将伤药和药酒小心放起来吧。他们今日可以以监牢翻修的名义调换师兄监房,说不定明日就会以检查的明日搜了师兄的伤药。恐怕,日后药物都不好送了。”朱平安想到这一点后,连忙出声提醒杨继盛,建议杨继盛将药物和药酒小心的藏起来。
  
  “子厚所言甚是,这些小人为了给他们背后的主子邀功,这种事情他们还真能做得出来,杨兄还是将药物小心放起来,分开几处隐蔽的地方存放。”
  
  听了朱平安的提醒,王遴也跟着提醒道。
  
  杨继盛从善如流的点了点头,将药物小心的分了三份,找了隐秘处藏了起来。
  
  “王大人,您探监的时间要到了。”通道处,一个狱吏探出头来提醒王遴道。
  
  “嗯,知道了。”王遴冷声道。
  
  “嘿嘿,只要王大人别让小的难做就好。”狱吏悻悻的缩回了头。
  
  “多谢王兄、子厚今日来看完我,时候也不早了,子厚、王兄,你们都回去吧。”杨继盛说道。
  
  “我今日还有一件事与杨兄商量。”王遴说道,然后又向朱平安拱了拱手,“正好今日子厚也在,给我们做个见证。我有一女,与杨兄令郎应箕年纪相仿,自问教的也算知书达理,我想让他们日后成亲,不知杨兄意下如何?”
  
  又见证了一幕历史,此时此情此刻,朱平安心中大受感触。
  
  杨继盛闻言,虽是硬汉,但是眼角亦是被王遴感动的湿润了起来,自己身陷囹圄,朝不保夕,可是王遴竟然愿意把他的女儿许配给自己的儿子,这让他如何不感动呢。要知道王遴的女儿在京城是出了名的知书达理、秀外慧中,虽然还未及笄,但是媒婆都已经快把王府的门槛给踩低了。
  
  虽然感动,但是杨继盛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多谢王兄好意。只是我乃将死之人,犬子又如何能配的上令爱呢。”
  
  “杨兄,何必拘于窠臼,只要你不反对,咱们这儿女亲家就这么定了。子厚,你可要为我们作证。这门亲事就这么定下了。亲家,那我就先告辞了。”
  
  王遴说完便转身离去,不给杨继盛拒绝的机会。
  
  “王兄”
  
  杨继盛看着王遴离去的背影,感动的热泪盈眶。
  
  历史中从来不缺少正义无畏之士,朱平安看着王遴离去的背影,感慨不已。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