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一十九章 某人要倒霉了
当朱平安从北镇抚司辞别杨继盛的时候,罗龙文和欧阳子士正在罗府喝酒。
  
  别看罗龙文官职不高,但是他的府邸造的却是富丽堂皇、气派不凡,即便是官职比他高三五级的官员,其府邸与罗府相比,也是相形见绌。
  
  罗龙文如此财大气粗,一方面是因为罗龙文是严世蕃的头号狗腿子,利用严党权势可以摄取大量财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是制墨大家,几乎称得上制墨行业最顶尖的那一小撮人之一了,尤其擅长用桐油烟制造名为“九赐玄香”的奢侈上品墨,素有“坚如石,纹如犀,黑如漆,一螺值万钱“之美誉,在当朝,这种墨价值能抵过黄金,一般人还买不到。
  
  所以,不差钱罗龙文才会将府邸建的如此超越规格和富丽堂皇。
  
  即便罗府逾越了规制,但是鉴于罗龙文跟严世蕃的关系,也没人敢弹劾举报。
  
  这要是在往常,罗龙文宴请欧阳子士这种亲密好友都是在罗府的正厅或者书房。
  
  不过
  
  今日,罗龙文和欧阳子士喝酒的地方却是罗府一个偏僻的客房,很偏僻很偏僻。
  
  因为,此刻严世蕃正在书房与罗龙文的小妾还有哪位在严党圈子里鼎鼎有名的女装书生,一起研读《内经》,“切磋”、“研究”其中的“阴阳调和”之道。
  
  为了避免打扰严世蕃雅兴,罗龙文主动的带着欧阳子士到了府邸最偏僻的客房喝酒了。
  
  这是罗府最偏僻,距离书房最远的地方了。
  
  “呵呵,恭喜罗兄了,罗兄献给姑父的《自叙帖》,姑父很是喜欢呢,东楼哥说今年京察的时候,把罗兄的官职往上提一提,姑父颔首应允了呢。”
  
  欧阳子士喝的一脸潮红,提了一杯酒,敬向罗龙文。
  
  这本《自叙帖》是唐代书法家怀素的真迹,罗文龙花了一千两银子并一螺九赐玄香才从文征明手中购得。
  
  “真的?”罗龙文喜不自胜,听了欧阳子士透露的消息,端着酒杯,整个人都飘了,“呵呵呵,那可就借子士吉言了,等京察这好事落定了,哥哥我一定好好请你。”
  
  “呵呵,罗兄客气什么。”
  
  欧阳子士一脸笑意,心中却是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谁稀罕你一顿饭啊,我稀罕的是你府上的那个女装书生......
  
  其实,一直以来,欧阳子士都是正常生理取向的人,而且对龙阳之好嗤之以鼻,不过当他见了罗龙文府上的这位大名鼎鼎的女装书生后,那种别样的风情,另类的感受,一下子撩动了欧阳子士的心弦,一种难以遏制的想法在欧阳子士脑海中愈演愈烈……
  
  “呵呵,来而不往非礼也。子士带给我一个好消息,我也给子士透露个好消息。”
  
  罗文龙拎着酒壶给欧阳子士倒了一杯酒,笑的跟一朵花似的对欧阳子士说道。
  
  “好消息?难道说罗兄愿意割爱将……”欧阳子士心里一直在向着罗文龙后院的那位女装书生了,听到罗文龙说给他一个好消息,不由的心中大喜过往,一激动,差点没把心里话给说秃噜嘴,不过关键时候,欧阳子士想到了罗龙文那传遍京城的猛男传奇故事,菊花不由得一紧,及时管住了嘴。
  
  “割爱?哦,呵呵,子士瞧上了我府上的什么东西,尽管开口,这是哥哥我的荣幸……”
  
  罗龙文瞧着小兄弟欧阳子士欲言又止、不好意思开口的样子,不由大度的笑着说道,一点也没有意识到对面的小兄弟不仅没有想从自己府上拿东西,反而想送给自己一顶颜色鲜艳又环保的帽子......
  
  “我瞧上了......”
  
  欧阳子士说到这顿了顿,心里面扯了扯嘴角,我瞧上了你后宅的那位女装书生......当然,一紧的菊花告诉欧阳子士,这话是万万不能说的。
  
  “呵呵,子士,咱什么关系,别不好意思,只要是哥哥我有的,你瞧上眼的,就四个字,只管开口......”罗龙文热情的拍了拍欧阳子士的肩膀,豪爽无比。
  
  欧阳子士是严世蕃的小表弟,欧阳子士他爹是严嵩的小舅子,再加上严嵩有意将女儿许配给欧阳子士,虽然现在有些变故,严二小姐不同意,但是现在不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嘛......因此,罗龙文对欧阳子士是刻意结好的。
  
  “呵呵,我瞧上罗兄你书房里......”
  
  欧阳子士说到这笑了笑,继续开口道,“那螺珍藏的‘九赐玄香’了。”
  
  当然,欧阳子士此刻真正的心里话却是:我瞧上罗兄你书房里那位正在跟东楼表兄探讨《内经》,切磋“阴阳调和”的那位女装书生了......
  
  “嗨!子士这么难以启齿,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是那螺极品‘九赐玄香’啊。这墨对别人那是有价无市,但我罗龙文是干什么的,我是制墨的。这极品‘九赐玄香’,子士你想要多少有多少。走时,你就把那螺带走。等过些时日,我再做一批,拣上乘的,送你十螺八螺的。”
  
  罗龙文大手一挥,豪爽无比。
  
  “多谢罗兄。”欧阳子士开口道谢。
  
  “子士与我客气什么。哦,对了,差点忘了,我方才说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的。”罗龙文与欧阳子士推杯换盏,碰了一杯后,想起了刚才的话题,接着开口说道。
  
  “是什么好消息?”欧阳子士问道。
  
  “嘿嘿,他朱平安要倒大霉了。”罗龙文端起酒杯,眯着眼睛,笑的神神秘秘。
  
  “真的?”
  
  欧阳子士闻言,兴奋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大的喜事一样。
  
  “嘿嘿,这个消息,我告诉你,你别往外传,咱心里清楚就好,不然等他倒霉的时候,人们就会说相爷和东楼兄小心眼、打击报复之类的流言蜚语了。”
  
  罗龙文勾搭着欧阳子士的肩膀,挤了挤眼睛,笑的一脸的幸灾乐祸。
  
  “罗兄放心便是,出罗兄之口,入我之耳,绝不外传。”欧阳子士催促道。
  
  “杨继盛弹劾相爷这事,你知道吧。”罗龙文说道。
  
  “这我当然知道。”欧阳子士点了点头,然后瞬间顿悟,猛地抬头看向罗龙文,喜不自胜又激动不已的问道,“难道说朱平安他也参与署名了?杨继盛都被抓进大牢了,那朱平安他岂不是也要被抓进大牢了......”
  
  罗龙文缓缓摇了摇头,“他没署名。”
  
  欧阳子士闻言,眼睛里兴奋的火焰熄灭了,像是霜打了的茄子一样,焉了,嘴里面不爽的嘟囔道,“他没署名,你说什么......”
  
  “他朱平安虽然没署名,但是他在杨继盛弹劾相爷前,看了杨继盛的奏疏草稿,还给杨继盛提了两点意见,幸好,杨继盛没听他的,不然这次相爷就有大麻烦了......竟然敢对相爷图谋不轨。嘿嘿,你说,他朱平安是不是要倒大霉了。”罗龙文眯着小眼睛,阴森森的笑着说道。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