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二十九章 又出意外
在等待圣上御批的时候,公衙外围观的群众无不在祈盼奇迹降临,虔诚的跪倒了一片人。
  
  他们希望正义能够战胜邪恶,他们希望英雄可以挣脱枷锁镣铐,赢的最终的胜利......
  
  所以,他们祈盼奇迹的降临。
  
  看着公衙外跪倒祈求的人们,朱平安忍不住闭上了双眼,不忍看到他们饱含希望向满天神佛祈求的样子,因为现实注定会让他们失望的。
  
  刀下留人这样的奇迹往往诞生于戏曲文学,在现实中几乎是不存在的。
  
  朱平安不忍看他们饱含夕阳的样子,就是怕看到他们失望的样子。
  
  不过,中间在等待圣上御批的过程中,发生了一件意外之事,外面围观祈求的群众们一下子沸腾了,一个个欢欣鼓舞了起来,纷纷奔走相告,言奇迹已经在酝酿了,马上就会降临了。
  
  一些旁听的官员在此事发生后,也不由互相窃窃私语,觉的案子要发生转折了。
  
  事情是这样的。
  
  之前,严世蕃不是亲手写了辩书,着令兵部武选司等相关衙门,以他们的名义抄写上奏朝廷嘛。
  
  这件事情暴露了!
  
  刑部、户部等衙门都按照严世蕃的意思,以他们的名义抄写了辩书,上奏朝廷了。
  
  但是,严世蕃的这一谋划,在最关键的兵部武选司衙门栽了一个大跟头。
  
  兵部武选司是严世蕃辩书的一个关键衙门。
  
  因为杨继盛在奏疏中弹劾严嵩以权为两个孙子冒领军功,先是为长孙严效忠冒两广奏捷之功,升为锦衣所镇抚,接着又冒领琼州一人自斩七首级功造册缴部,严效忠告病,严嵩乃令次孙严鹄袭替,严鹄又告并前效忠七首级功加升锦衣卫千户,升任千户管事。杨继盛言,严效忠、严鹄是两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均未曾一涉行伍,焉能有军功?!
  
  并且,杨继盛在奏疏中说以上弹劾事实,有武选司昃字十九号堂稿作为证据。
  
  所以,严世蕃在辩书中对此着墨颇多,破费了一番功夫,还特意对经办此事的严党官员强调,让他们找兵部武选司的官员,以兵部武选司的名义抄写辩书,说经查证,杨继盛所弹劾之事不实,武选司昃字十九号堂稿与弹劾事项无关。
  
  经办此事严党官员到了兵部武选司,严格按照严世蕃的名义,找到了当时唯一在武选司办公的领导——兵部武选司郎中周冕,搬出了严世蕃的名头,令他以兵部武选司的名义抄写严世蕃的辩书上奏朝廷。
  
  不过,经办此事的官员可能出门没看黄历,也没有做足功课,他并不知道他所找的这位周冕是何许人物。他不知道,这兵部武选司郎中周冕可不是什么畏惧严党的应声虫。
  
  这周冕可是一个并不逊色于杨继盛的硬骨头,他人生的信条是“文死谏、武死战”,这是一位连圣上都不怕的存在,又岂可能怕严党!
  
  廷杖!
  
  杨继盛在弹劾严嵩前,挨过一次廷杖;而这位周冕,可是已经挨过两次廷杖了。
  
  第一次挨廷杖是因为嘉靖皇帝建太庙一事。那时大礼仪之争过去没几年,嘉靖帝重建了祭祀列祖列宗的太庙,不过,在太庙建成之后,嘉靖帝并没有亲自去给列祖列宗安奉神位,而是在宫里虔诚的修道炼丹,只是派遣了官员代替他祭拜神位。这可是有违祖制的行为,于是有官员提出了这一点。嘉靖帝听到风声后大怒,下诏警告文武百官,说凡是有这种想法的官员,都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声誉来胁迫朕,今后哪一位官员还想在朕身上沽名钓誉,多嘴多舌,朕定会严惩不贷。这可是大礼仪之争后不久的是,鉴于嘉靖帝大礼仪之争的余威,没有官员再敢提了。唯有周冕丝毫不惧,毅然上奏反对谴责嘉靖帝的行为,言辞比之前的官员激烈多了,嘉靖帝暴怒非常,下旨将周冕打了一顿廷杖,又给关到监狱去了。
  
  第二次挨廷杖是六年前,周冕才从牢狱出来没几年,当时前太子尚未出阁讲学,周冕认为这不行啊,太子不能荒废了学业啊,应该抓紧挑选品学兼优的大儒给太子授课讲学啊。人们提醒他,说这是圣上的私事,但周冕不管,觉的这对大明未来不利,毅然决然的上奏提醒嘉靖帝了。果然,上奏后,嘉靖帝龙颜大怒,认为周冕别有用心,连皇家的事都关起来了,大怒之下,又令人打了周冕一顿廷杖,直接给贬到烟瘴云南小县城当典吏去了。
  
  被贬到云南小县城了,周冕仍然是血气不减分毫,人生信条一字不改,依然不屈服于任何权势和压力,让这个小县城都领略了他的硬骨头、倔脾气。
  
  成绩斐然。
  
  于是,他又又被重新召回京城,就任兵部武选郎中。
  
  如果,经办差事的严党官员做做功课,查查周冕的履历,相信他绝不敢绝不会将此事交给周冕。
  
  但是,没有如果,他没做功课,也没看黄历,到了兵部武选司时,在衙门办差的领导也就只有周冕一人,其他的都是小官小吏,分量不够。
  
  当他将严世蕃拟写的辩书交给周冕,将要求告诉周冕时,周冕笑了。
  
  经办差事的严党官员见周冕笑了,也跟笑了,觉的这个周冕还挺上道。
  
  但是,当周冕的奏章写好后,办差的官员就笑不出来了。
  
  “严世蕃令臣抄写辩书上奏,然臣悉心廉访,从未有名效忠者赴军门听用,鹄亦非效忠亲弟,其姓名乃诡设,首级亦非有纤毫实迹也……臣职守攸关,义不敢隐,乞特赐究正,使天下晓然,知朝臣有不可幸之功,不可犯之法,臣虽得罪,死无所恨!”
  
  周冕的奏章不仅没有抄写严世蕃的辩书,还将此揭露了出来,并且更进一步揭露了严嵩冒功的真相。然后,一刻也没有停留的,将奏疏送呈了西苑。
  
  经办差事的严党官员吓的赶紧回公衙禀告严嵩父子,但是纸包不住火,这一消息很快就传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