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七十六章 事了拂衣去
    朱平安对雅蠛蝶的解释,并不能让少女满意。⊙頂點說,..虽然她对这一带山村并不是特别了解,对于朱平安的话难辨真假,但不管怎么样,她对朱平安的这个回答很不满意,即便他的是真的,救命就是换成不要不要,区别也不大嘛,谁会因为用语习惯怀疑人呢,
  
      所以......
  
      “弟弟,你似乎有些不乖呢。”
  
      上下翻飞的匕首咻的一声冷光射出,落在了朱平安两腿之间,将朱平安的衣服钉在了地上。
  
      “别,别,别,我还没完呢。”
  
      尼玛,都能感觉到蛋蛋凉意了。
  
      朱平安的额头出现了冷汗,差一啊,就差一啊,这姑娘可真是一个狠角色,慌忙求饶,暂避其锋芒。
  
      “那你,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姐姐之前可是给你过的,耍心机耍不过了,姐姐就会耍刀子的哦。别人会被你憨憨的外表欺骗,但是姐姐不会,所以不想身上少什么的话,你就老老实实的表现。”
  
      少女弯腰将匕首夹在指间,上下翻飞,笑吟吟的看着朱平安。
  
      朱平安被少女拆穿,也就索性憨笑了一下,坐在地上淡淡的开口道:
  
      “你在喊救命的时候,声音虽然很到位,可是你的眼睛却是没有一丝害怕的眼神,反而像是狼看到了猎物一样,眼睛红红的,是故意抹东西刺激的吧?”
  
      少女坐在椅子上,纤纤玉手夹住了匕首,不再转动,饶有兴趣的看着朱平安,等他继续。
  
      “还有就是你这个弱女子穿着绣花鞋跌跌撞撞的跑,那五个,呃,也就是他们,五大三粗的汉子竟然就是追不少,就让你恰好的跑到山神庙前,太巧了。”
  
      少女眸子里的兴趣更浓了,用眼神催促朱平安继续。
  
      “还有就是你的衣着了,你衣衫散乱,表现出一副被抢过财物又差被劫色的感觉来,可是你不觉得怪么,你衣服那么散乱,可就是什么都没露,当然并不是我色,而是真实遇到这种情况的话,多少总会露,什么也不露,太不正常了,追你的是五个见色起意的贼子,又不是和尚......”
  
      “然后就是感谢热情过头了,哪家的大家闺秀、家碧玉会跟一群男人喝酒敬酒的,抛头露面都很少吧......”
  
      “当然,最能肯定的是,你敬我酒时,我故意装作没站稳撞你,那么突然,可是你表现太好了,酒都没洒出一滴,啧啧,身手太敏捷了,一个弱女子怎么会呢?”
  
      朱平安到这,憨笑着看向那个少女。
  
      入木三分、鞭辟入里,分析透彻、切中要害
  
      一般这时都会有掌声
  
      然而
  
      现实并非如此。
  
      “你这么聪明,肯定看出来我很讨厌读书人了吧,那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吗?”
  
      少女听完朱平安的话,了头,然后纤纤玉手托着香腮,笑吟吟的问朱平安。
  
      朱平安被问的一愣,这姑娘换台有快了吧。
  
      还没等朱平安回过神来,就看到一个绣花鞋在眼前放大,然后自己就被少女一脚踢翻在地上了。
  
      “我最讨厌像你这样聪明但却自以为是的读书人!”
  
      自己真是觑古人了
  
      原来自古以来就不乏这些喜怒无常的女子
  
      朱平安躺在地上看着少女背着双手转身的身影,很是狼狈,但憨憨的脸上却勾起一抹笑。
  
      “卧槽,这货不是被少东家踹傻了吧,都快啃一嘴泥了,还咧嘴笑。”
  
      一个负责看押朱平安的汉子,看到朱平安狼狈的躺在地上,脸都贴着土了还咧嘴笑,不由吐槽了一句。
  
      另一个汉子也是跟着嘲笑。
  
      “别管他,这些个读书人,总喜欢做作、故弄玄虚,搞得好像全天下都在他们掌中一样,读书都读傻了,分不清形势。”
  
      少女对此不以为意。
  
      很快,外面打兔子山鸡的三个汉子也回来了,手里拿回来六只剥皮清洗好的兔子,另外还顺便拣了一些干柴回来,在棚户内生起火来。
  
      醇香酥脆,烤兔子味道真是闻着都觉得香。
  
      朱平安口齿生津,看着少女等人每人一只烤兔子,本以吃饱的肚子又有些饿了。
  
      “咳咳,那个能不能也给我一块。”朱平安坐在地上,眼巴巴的看着少女问道。
  
      “你们不是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嘛,在那背书吧。”少女似乎对读书人充满了厌恶,虽然话时笑吟吟的,但是话语间嘲讽意味不言而已。
  
      少女自己一个人坐在棚户土炕上,另外四个汉子则是坐在稍远一的地上,显示出了不同的等级地位。
  
      “那能再给我喝口酒吗?”
  
      朱平安闹了一个灰头土脸却也不失落,转而对她们脚边的酒产生了浓厚兴趣。
  
      几个大汉闻言耻笑不已,给你喝酒纯属浪费,在山神庙外你又不是没喝过!这种美酒还是我们自己喝。
  
      果然不负江湖儿女美名,少女也喝酒,自己带有酒杯,其他几个汉子都是在棚户里找的碗,倒上美酒,美美的喝了起来。少女不贪杯,浅尝辄止,只喝了一杯。其他几个大汉却是都喝满满了一大碗,一滴都没给朱平安剩下。
  
      朱平安坐在地上看着他们吃肉喝酒,脸上的憨笑愈发浓郁了,被绑在背后的手间一个破碎的瓦片,缓缓摩擦綁缚的绳索,绳索已经被磨断五分之四左右了,稍一用力绳索就能断的样子。
  
      “算算时间也该到了吧?”
  
      正在喝酒吃烤肉的几人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纷纷扭头看向声音源。
  
      “哦,可能还得再等两个呼吸。”朱平安见他们还能扭头,便又淡淡的了一句。
  
      “什么意思?”少女狐疑看向朱平安,觉的有不对劲。
  
      然后在她诧异的目光中,朱平安从地上站了起来,还伸了一个懒腰活动了活动手脚。
  
      怎么会,不是绑着手的吗?
  
      再然后,少女和五个汉子纷纷惨白了脸色,身体忽然间没有了力气,就是连手指都动不得了。
  
      “很奇怪怎么会这样,是不是?”朱平安将行囊放在一边,缓缓走向少女。
  
      “在庙里我可不是闲的蛋疼无缘无故的撞你,听到你声音看到你第一眼我就看穿了,根本不用冒着危险撞你去确认。你一定没发现你别在腰间的纸包不见了吧,就是你敛衽、蹲身时打开捏了一撮又放回去的那个纸包,我看到你提着酒壶敬酒时往里洒了东西。我撞你的时候趁机把它拿到手里了,在出山神庙喝酒时趁机也往里洒了一撮。”
  
      朱平安着走到少女跟前,将少女放在身边的精致匕首去到了手里。
  
      “弟弟,你要干什么?”这个时候,少女仍然是一副笑吟吟的模样,一也不害怕。
  
      朱平安拿着匕首,憨笑着站在少女跟前,话斯文有礼:
  
      “这位姐姐,你可不可以施舍些钱财与我?可怜可连我这个身无分文却还要赴县城赶考的书生吧!你看,我现在唯一的财产就是这把匕首啦!”
  
      少女盯着朱平安,脸上笑吟吟的,心里却几乎喷火,太无耻了!娘的果然没错,天底下就数这些个书生最是肮脏无耻惹人厌恶了!抢劫还把话得那么委婉,施舍?有把刀子架在人脖子上让施舍的吗。还有,那刀子是我的,什么时候成你唯一的财产了!
  
      “你要是不同意就拍拍手,不拍呀,就当你同意了哈。”朱平安憨笑着,补充道,“这位姐姐就是大方,一下子就施舍给我二百三十两银子零六百五十七文。姐姐人这么好,一定可以找到一个书生做如意郎君。”
  
      朱平安将少女刚才随手放的钱搭取到手里,满意的掂了掂。
  
      从少女这取走了她们在庙里搜刮的钱财后,朱平安又拎着匕首走到了那五个大汉那里,笑的一脸憨厚。
  
      五个大汉看朱平安此时的笑,几乎跟山神庙里众学子看少女笑是一样的。
  
      “别紧张,我又不会手抖。”朱平安蹲在曾经打过自己脑袋两巴掌、推搡过自己好几下、进门时还将自己摔个狗吃屎的汉子面前,笑的一脸憨厚,手拿着刀子贴着他的脸。
  
      “老子吃的盐比你吃的米都多,老子会紧张!”
  
      汉子还是有几分骨气的,要不是力气不够的话,肯定会喷朱平安一脸唾沫。
  
      “吃那么多盐,想把自己腌成咸鱼吗?”朱平安憨笑。
  
      “少提些没用的,老子要是皱一下眉头就不......啊......”有骨气的汉子着着,忽然一声惨叫,别皱眉头了,五官都扭曲了。
  
      “呀,对不起,我还真手滑了。”朱平安一脸歉意的将自由落体插在汉子大腿上的匕首拔了出来。
  
      看着汉子腿上鲜血直流,朱平安忽然觉的有些反胃,都不太敢看,看来这种装逼方式不适合自己,自己穿越前穿越后终究只是个普通人,这种打打杀杀的事情,自己果然做不来。
  
      “算了,看你们也是穷的够呛,榨不出钱来。”
  
      索然无味,但也不想在这些人面前露怯,朱平安提着匕首在几人面前晃悠了一圈,硬着头皮吓了吓他们,留下一句话就转身了。
  
      少女看着朱平安拎着带血的匕首憨笑着又朝自己走来,这下跟刚才不是一个感觉了。
  
      匕首都在滴血呢现在。
  
      胆子再大、武功再高,命可是只有一条。
  
      “你又要干嘛?”少女有一丝紧张,不再是笑吟吟的了。
  
      “你的手下没有施舍给我钱,我只好再来找你了。”朱平安淡淡的。
  
      “钱都被刚才你拿走了。”少女有些生气,本来想在父亲面前露脸,没想到却栽在这少年手里。
  
      “我觉得姐姐还有钱施舍我。”朱平安着上下打量少女。
  
      少女见朱平安目光不怀好意,便开口道,“桌子腿底下还有五两碎银子,其他真没有了。”
  
      少女想着想把朱平安应付过去,等自己软骨散消失了,或者父亲他们来了,再把这少年挫骨扬灰!
  
      朱平安按少女的话,果然从桌子腿底下挖出了五两碎银子,吹了吹土放在了怀里。然后却是再一次拎着匕首来到了少女面前。
  
      “你还要干嘛!”少女怒视朱平安,太贪得无厌了吧。
  
      “脱衣服!”朱平安拎着匕首淡淡的。
  
      禽兽啊,这些读书人比母亲的还要无耻肮脏,抢了钱不算,他还想,还想......真是禽兽不如!
  
      “哦,也是,你动不了。那我就只好自己来了。”朱平安淡淡着,就上手了。
  
      感觉到朱平安解自己衣服,少女闭上眼睛,眼泪都出来了,心想自己这次完了,要被这少年玷污了清白了。不过等自己软骨散消了之后,一定会把这子大卸八块,把肉扔到野地里喂狗!把骨头碾成粉末,撒到河里喂鱼!
  
      “算你老实,没有藏钱。”
  
      朱平安了一句掉头就走了,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哈?少女疑惑地睁开眼睛,自己只是外衣被解开了,里面衣服都好着呢。
  
      故意的
  
      这子故意耍自己的!
  
      少女看着朱平安渐渐消失的背影,咬紧贝齿,恨不得上去一刀劈了这人。
  
      (这个剧情不拖了,都放这一章了,字数这次也算是爆发了,希望各位书友多多支持,收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