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七十八章 我心有猛虎,柴房亦可嗅蔷薇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唉,一言难尽啊,我等几人也是幸得承蒙钱兄赵兄等人接济,大伯也想帮你,奈何囊中羞涩啊。”
  
      大伯朱守仁脸色几经变幻,终是叹了一口气道。
  
      朱平安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但心里却是波澜不惊,早就预料到大伯会拒绝,不拒绝才怪呢,他们所有人的钱都在自己这呢。看大伯穿着一新,可见确实也有朋友接济他,问这么一句,就是为了听到大伯的拒绝,这样以来,大伯也不好意思开口问自己要钱了。
  
      自己身上这些钱,还是留着以后用吧,也能为家里减轻负担,科举考试花费多着呢。
  
      “大伯可有住处?”朱平安又问。
  
      “住处倒是有,但也是承蒙钱兄赵兄等人不嫌弃,分与我一间卧室。”大伯也还是一副有心无力的样子,“我等所住之地却也皆是人满为患矣。”
  
      大伯朱守仁说完这句话,又看了看背着行囊的朱平安,用一副为朱平安考虑的语气接着说,“彘儿,莫若这样吧,你暂去我那歇息一日,你修书一封让家中再备纹银二十两,我托朋友仆从将你的书信带回家,让仆从再将银两带回,如何?”
  
      看着大伯将心比心的样子,朱平安莫名感到好笑,大伯真是好算计,童子试大体每人十两就够了,让家里准备二十两,是让爹娘将大伯那份也一并出了。再说了,让你朋友的仆从将钱带回来,谁知道钱还能不能落到我手里,若是说仆从携钱走了或是丢了,如之奈何,这种事在大伯这是皆有可能。
  
      自己可是不缺钱的。
  
      “谢过大伯好意,家母离家时曾在侄儿内襟夹层缝补了五两小额银票,彘儿自己一人节俭些,倒还能撑下去。”朱平安看着大伯淡淡的说,将一个人节俭些说的重了些,免得大伯有想法。
  
      大伯算盘落空,失落不少,也不再提让朱平安去他那凑活一日的事了,挥了挥手道,“既如是,那彘儿快去寻住处去吧,天色晚了就不好了。”
  
      这时跟大伯走在一些的其他几位学子中,有一人用戏谑的语气说,“贤侄只五两尔,怕是只能住柴房了。”
  
      另外一人也凑热闹说,“那可巧了,吾等所住之客栈还真有一间柴房,走时掌柜的正收拾柴房准备出租呢,言曰月租仅收1两银子尔,比普通客房便宜一倍有余。”
  
      这些人戏谑的言语,确实让朱平安眼前一亮。
  
      一般来说,柴房都是向阳宽敞的房间,若是收拾好了,放一张床,也不见得比末等客房差,况且比普通客房便宜那么多。
  
      至于什么住柴房没面子之类的,朱平安倒是不在乎。面子,可不是你住的好坏决定的,君不闻勾践卧薪尝胆乎,只要自己有能力,住哪都有面子。
  
      我心有猛虎,柴房亦可嗅蔷薇。
  
      “真的啊,客栈在何处?”
  
      这些人本来是戏谑朱平安的,却没想到朱平安这傻小子不仅没有羞愧反而憨笑着问起众人。
  
      好吧,这傻小子没得救了。柴房柴房,不就是生产炮灰的地方吗,这么不吉利,开来他也是自暴自弃了。
  
      大伯朱守仁他们本来就是闲得无聊随意走走的,这一会见朱平安这傻小子非要去住柴房,一个个看笑话似的簇拥着朱平安唯恐他反悔似的,往他们客栈而去。
  
      朱平安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倒是大伯朱守仁臊红了脸,好像丢了他多大人似的。
  
      大伯朱守仁他们住的客栈还蛮远的,也看出大伯他们真心有闲情逸致,走了大约得有半个小时左右,才来到他们所住的客栈前。
  
      这间客栈比刚来时看的那件客栈要豪华多了,在古代怎么也得评的上星级了。
  
      掌柜的是一位颇有市侩气的胖掌柜,正在为柴房愁呢,刚才见来这借宿的学子书生颇多,有商业头脑的他就命人把柴房收拾出来,想着便宜些租出去,也能赚两银子。
  
      万万没想到,当自己向学子们推荐柴房时,这些个文文弱弱的学子仿佛跟自己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似的,一个个恨不得生啖了自己的肉,张口有辱斯文,闭口斯文扫地,要不是自己见势不妙赶紧赔笑,这些个学子书生真能撩胳膊跟自己干一架。
  
      不就是一间柴房嘛,至于嘛,胖掌柜怎么也无法理解书生学子的傲气。
  
      胖掌柜在书生学子那里受了不少气,现在看到柴房就来气,若是有人来租,再便宜一半都行,省的看着厌烦。
  
      就在这时,一句彬彬有礼的声音传来。
  
      “掌柜的,可是有柴房出租?”
  
      胖掌柜抬头就看到了一位十三四岁左右的少年,长的看上去有点憨憨的。少年背后正是刚在自己这里租房不久的几位书生学子,这些书生学子一个个看笑话似的看着那憨厚少年,那眼神那笑容就跟隔壁几个客栈掌柜的看自己是一样一样的。
  
      “有,只要你愿意,半两银子租你一个月。”
  
      同是天涯沦落人,租房便宜你半两。胸无点墨的胖掌柜此刻脑海里却忽然浮现了这句话。
  
      跟在朱平安身后看笑话的众人,虽然吃惊掌柜的怎么无缘无故又便宜了一半,但也没有羡慕朱平安好运气,反而嘲笑更浓了,柴房本来就够低贱的了,现在价格又贱了,人住进去更晦气了。
  
      来租房的少年正是朱平安,听到掌柜开口说一月只收半两银子,憨憨的脸上笑容更浓了,憨笑着开口说:“好,劳烦掌柜的带我看下柴房。”
  
      胖掌柜领着朱平安去了柴房,大伯朱守仁等人远远跟着,并没有跟着进去,怕沾了晦气害了考运。
  
      柴房外面看着简陋,里面却收拾的很干净,砖铺地一尘不染,靠着窗户还有一张桌椅,床也是刚搬进来的。向阳面,夕阳余辉可以透过窗户照进来,白天肯定是明亮的。整体感觉比第一家客栈的末等房好多了。
  
      “怎么样?”胖掌柜有些紧张。
  
      “我觉的还好啊,物所值。”朱平安扭头憨笑着回答,看了看四周,满意的点了点头。
  
      高山流水遇到知音啊。
  
      胖掌柜越看朱平安越顺眼,一不做二不休,又给朱平安便宜了一钱银子。
  
      朱平安也是越看胖掌柜越顺眼,四钱银子住这种房间,好极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