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九十五章 水凉,快上来吧

  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
  在湖中扑腾的朱平安此刻真的想要大声唱这首光良的童话,跟小说里的剧情一点都不符合,自己人工呼吸都没有做呢,甚至人工呼吸的姿势都还没有做到位呢,自己就被一双裹着绣花鞋的小脚给踹飞了......
  没有一点点防备......
  耳光,尖叫,登徒子,这些一个都没有,可是半秒后自己就在湖里喝水了。
  春寒料峭,湖水冰凉的很,在湖水中沉浮狗刨的朱平安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
  “你有病啊!”朱平安从湖水里冲着岸边的妖女就是一嗓子。
  救人不成反被艹,任谁再是好脾气,也会忍不住。更何况大清早两次游湖的朱平安了,这大冷天的,又不是什么冬泳爱好者!
  “水凉,快上来吧。”
  岸边妖女随意绾了下头发,一双漆黑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湖水里的朱平安,语气也出乎意料的平静,仿佛刚才那一脚不曾踹过似的。
  语气虽然不是温柔,但也感觉是服软了。这还差不多,我是救你的又不是趁火打劫的。
  朱平安再一次吃力的狗刨到岸边,趴在岸上大喘着气恢复些体力,刚出水的朱平安不由感觉寒风刺骨,簌簌的冷。
  岸边那妖女已经支起了身体,由于在水中浸泡过,衣服也都贴着身体,仿佛现代女生拍的湿身写真似的,贴身的衣衫勾出凹凸曲线,呃,衣襟刚才被自己解开衣衫保持呼吸通畅,导致现在若隐若现的身姿,令人想入非非......
  说实话,这妖女容颜娇俏的很,尽管和上河村的那位腹黑少女相比还是差点,但是似乎身材更加有料,湿身后曲线起伏颇大......从上到下就如越过高山来到平原似的,不过话说,这妖女腰间鼓鼓的是什么东西?
  其实这一切心里历程也只不过一秒的时间而已
  第一秒还有闲情逸致看湿身妖女
  下一秒朱平安脖子上就被妖女架上了一枚雪亮的匕首,就是刚才妖女腰间鼓鼓的东西。
  “小弟弟,说吧,你想怎么死?”
  少女将匕首架在朱平安脖子上,笑吟吟的问道,没有绾好的发丝有一缕垂到妖女脸颊,显得少女脸色更加苍白。
  你妹,你是有病吧,虚弱成这个样子了,还笑,这么爱笑,怎么不去卖笑!朱平安对这妖女真是忍不住想要吐槽,但是碍于脖子上这个明晃晃的东西,没敢出口而已。
  这可是能连着将五六个人手掌踩的鲜血淋漓的主儿,又是打劫又是干嘛的,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真的可以选吗?”朱平安问了一句。
  “咳咳......你我也算有缘,这都是第二次相遇了,别人不可以选,你可以。”少女笑吟吟将匕首微微用力,在朱平安脖子上划出了一道浅浅的血痕,虽说笑语盈盈,但身体却也虚弱的咳嗽了几声,唇边隐隐有血色。
  “那就让我老死好了。”朱平安随口回了一句。
  笑吟吟的少女闻言,脸色一黑,笑声也一下子顿住了......然后脸色有些难看的咳了一声。
  伴随着咳声,一口血喷在了朱平安脸上。
  呃
  不至于吧,开个玩笑,不至于被气吐血吧。
  朱平安脸都有些抽搐了,似乎是被眼前这一幕给震住了,以至于下意识的想,这姑娘不会是想碰瓷吧......
  少女吐完血,似乎脸色反而好了几分。
  “你还是很不乖啊......咳咳......”少女勉强笑着,将匕首又往里按了些许。
  痛
  都吐血了
  还笑
  你是有多爱笑,干脆卖笑得了。
  朱平安心里吐槽了几句,面色却是如故,仿佛感觉不到匕首刺破皮肤似的,聊天一样的语气:
  “呃,上次那事是我不对,但是今天,我想你是知道的,我救了你,这点咱谁都不能否认吧。”
  “是啊,所以我才给你选择死亡的方式啊,小恩公......”
  少女笑吟吟的看着朱平安,戏谑的将小恩公三个字重重的读了一遍,但却是一副你得死没商量的语气,末了还故意将刀尖往上刺了刺,直到一滴血珠伴随着娇笑顺着刀尖滚下。
  好吧
  古代也有这种神经质的女人!
  面上笑靥如花,却异常心狠手辣,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
  刚才没有注意,这会才发现这妖女似乎受了极重的伤,衣衫有几处被鲜血都染红了,现在还在流血,应该还有内上吧,不然刚才也不至于被自己的一个玩笑气的就吐血了。自己都这样了,还不想着自救,偏偏还执意要杀自己。
  照少女的伤势,似乎拖上一拖,她就不行了。
  “是不是除了老死,其他都可以?”朱平安淡淡问道。
  少女笑吟吟的点了点头。
  “牡丹花下死,可不可以?”
  换来是刀尖再次往里几分,不仅仅是划破皮肤那么简单了,感觉到鲜血在流了都。
  “呃,咱就别藏着掖着了,你除了这把刀子,还有什么东西可以置我于死地。我选择毒酒,你又没有;选择砒霜,你有没有,我也不选了,你要杀,就用你手中的刀子杀了我好了。不过再杀我之前,能给我个理由吗?即便上次我有所不当,这次将你从湖中救出,也远远够还的了吧。”
  眼看妖女就要下狠手了,朱平安也不敢再撩虎须了。
  “理由?”少女歪了歪脸蛋,努了努嘴巴,示意朱平安注意她身上被朱平安解开的衣襟,“这已经是第二次了......救人也不用解开衣服吧,嗯,小弟弟,你这个解女生衣服的癖好很不好呢。”
  呃
  朱平安一时语结,跟古人讲什么保持呼吸通畅之类的,似乎是对牛弹琴吧。
  “我这人很是恩怨分明的,你救我,我感谢你啊,把你上次解我衣服的事抵了,这个按理说是不能抵的,但江湖儿女嘛,我也大气些。不过,这次你又解我衣服,为了洗刷我的清白,嗯,那我不得杀了你啊。再说了,你把我从湖里捞出,谁知道你是要救我,还是要做什么猪狗不如的事情,在江湖上又不是没见到类似的肮脏事。”
  少女笑吟吟的跟朱平安一条一条的分析开来,末了落脚点就是用朱平安的鲜血洗刷清白。
  “说起来,上天待我还是蛮好的,第一个仇人失手了,咯咯咯,你这个仇人却又落到我手中......”
  少女笑吟吟的看着朱平安,嘴角还残留着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