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又见风波起

  一夜无语,破晓时分准时醒来,朱平安稍作洗漱便和往常一样带着东西去了太湖边。
  昨夜大伯等人彻夜未归,今早尚未归来,即便回来也只会是补觉,所以朱平安准备和往常一样在太湖边练字、晨读,等回去再和大伯等人商议。
  到了太湖边,朱平安在太湖湖堤寻了一处位置,垫了些干草,便对着脚下翻腾的太湖水坐了下来。将黑木板放在自己腿上,在波浪冲击湖堤时用,伸手将毛笔蘸了波浪,运笔在黑木板上。黑木板放在腿上,不如放在巨石上写的舒服,但也是一种锻炼。人生总不会按照你设定的路线前行,计划也经常赶不上变化,这个时候不要失落,勇敢去面对。
  看着脚下翻腾的太湖水,听着波浪拍打湖堤的声音,朱平安笔下的字也多了几分气魄。
  慷慨的太湖,在临走之际又给了自己一次馈赠。
  朱平安练了许久的字,也没有看到太阳升起,往东方看去,直觉一片混沌,貌似今天似乎要变天了。
  不过虽然没有太阳,但是能见度也渐渐高了,朱平安便收了黑木板和毛笔,靠着一棵树干看起书来。朱子做注的四书,只要从他的出发点理解的话,也不是那么晦涩难懂。其实,朱平安自蒙学以来,看的四书五经做注的版本也不只是朱子的,也有其他人做注的,但是还就是朱子做注的四书,读起来有感觉。如果考虑他的人品的话,读起来更是有趣。一个整天嗷嗷叫着存天理灭人欲的老头,结果被御史弹劾出诱尼姑为妾及扒灰儿媳的破事,也是醉了,只要一想便觉的很有意思。尼姑,呵呵,朱老夫子还有制服控呢。
  所以,越是看朱子做注的四书五经,越是读着有趣。
  朱平安坐在湖岸看得出神,忽觉额头一凉,抬头望去,便见天空已是阴沉沉的了。
  似乎是下雨了。
  趁着雨还不大,朱平安便收了书册放到书包里,夹着黑木板往客栈走去。
  在客栈大堂要了一碟小菜、一碟酱牛肉、两个馒头、一碗米粥,便找了一个靠窗的座位,等着店伙计送来早餐。外面雨已经渐渐下大了,还夹着风,不时有风夹着雨滴拍打着纸糊的窗。客栈大堂似乎有些闷燥,朱平安便将窗子打开了一角,让风雨吹进来。
  “公子,可要换个位置。”店伙计将朱平安点好的早餐送过来时,看到有风将雨吹在桌上,便询问道。
  “不用麻烦了,这样就挺好的。”朱平安摇了摇头,不介意有雨滴在桌上,正好可以调和大堂的闷燥。
  “公子请慢用。”
  店伙计见朱平安坚持,便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饭菜放在靠里一点避开雨滴的位置。
  朱平安正吃得香甜的时候,听到外面一阵错乱的脚步声,抬头便见到一个乡人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看到朱平安在大堂吃饭,便像看到救星似的,直接跑了过来。
  “安哥儿,快,快随我去醉君楼。”乡人不由分说,便拉着嘴里还塞着馒头的朱平安往外走。
  “王叔,这是怎么了?”朱平安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跟我去就知道了,快,快些。”乡人拉着朱平安就要往客栈外走。
  “等等,我饭钱还没付呢。”朱平安便说,便从怀里掏出一把铜钱来,对着店伙计的方向招了招手。
  “安哥儿,快些,别数了。”乡人不由连连催促,见朱平安还想要数钱递给店伙计,便不由分说将朱平安手里的钱全部塞到店伙计手中,然后也不管钱多还是少,便拉着朱平安直接冲出客栈,迎着风雨往一个方向走去。
  “王叔,这是怎么了?”朱平安在风雨中被拉得轱辘跑,不由再一次问道,究竟有什么事嘛,这么着急,连把伞也不让回去拿,这都要成落汤鸡了。
  “没时间说了,等到了醉君楼一看便知,咱们再快些,你大伯还等着呢。”王姓乡人也顾不得给朱平安细说缘由,喘着粗气也不带停顿的,拉着朱平安就往前走。
  呃
  该不会是大伯在醉君楼惹事了吧
  醉君楼,这名字怎么听着这么怪啊,该不会是什么烟花之地吧。
  朱平安在乡人的催促下,只得斜挎着书包,夹着黑木板随其一路狂奔。身上的衣服,已经全被雨水打湿了,贴着身上很难受,这时候气温还有些低,愈发觉的浑身湿冷难受。
  怎么感觉距离有些远,而且这地似乎也有些偏僻,越来越确定这醉君楼不是什么好场所了。大伯也真是的,拿着家里的血汗钱不当回事,赶考赶考,你就认真准备复习院试得了,还偏偏跟着别人风花雪月诗酒茶。
  穿过一个巷子,便见前方雨幕之中,一排排高檐低墙出现在视线之中,这排高檐低墙前异常热闹,哪怕是下雨天也是来人来往,轿子往来不绝。
  越是靠近,空气中弥漫的刺鼻香味便越发的浓郁,风雨将女子或软糯或清脆的吟笑声送了过来,拉着自己快步跑的乡人,此刻终于舒了口气。
  虽是下着雨,但是高檐低墙前却有数位女子,打着古色古香的纸伞,在风雨中欢笑迎接每一位来客。看她们故意穿的松松垮垮的裙衫,止不住的娇笑,以及香艳妩媚的表情,便知道自己的猜测肯定是对的,这里果然是什么烟花之地。
  醉君楼,是醉在温柔乡里吧!
  看乡人轻车熟路走进醉君楼的样子,便知道他们都是这里的常客了。
  备考院试?
  这么跟院试开玩笑,也怪不得你们屡试不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