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百一十三张 献丑了
    <div class="adread"><script>();</script>
  
      当朱平安及大伯等人被众人簇拥至人群中后,议论声便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这便是昨日案首?”人群中有人看着落汤鸡一样的朱平安,粗制的衣服还有那块黑木板,不由怀疑道,“该不会是你们合起伙来骗我们的吧。”
  
      “年纪小些暂且不说,这形象也......”
  
      随着众人的怀疑议论,曾经参加过惊仙诗会的人终于将落汤鸡一样的朱平安认出来了,便小声告知附近的人,道那人确实是朱平安。
  
      尽管如此,议论怀疑声也还是不绝于耳。
  
      落汤鸡一样,年纪也不大,一脸憨厚,一点也不像想象中案首风流倜傥的样子,倒更像是从地理插秧除草回来的农家郎。
  
      “诸君暂且让让,让吾侄平安坐下。”大伯朱守仁此时复又变的倜傥起来,气度不凡的冲众人挥了挥手。
  
      在一片议论声中,人群闪开了一条路,大伯朱守仁及几位乡人推着朱平安来到放置笔墨纸砚的几案前,拉胳膊的拉胳膊,按肩膀的按肩膀,不容分说便将朱平安按在几案前坐下。
  
      十年寒窗苦读,便是让你们争风吃醋的吗?
  
      朱平安对众人行为非常不屑,尤其是大伯等人没有金刚钻还揽瓷器活。
  
      朱平安坐在桌前,扫了眼四周众人,最后目光落在了大伯及几位乡人身上,微微摇了摇头,这种狗血剧情,自己实在是不愿意再插一脚了。
  
      “嗯?摇头是什么意思?”
  
      “写不出来?”
  
      “沽名钓誉之辈,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围观众人情绪有些激动,本来好不容易女校书才答应诗做的好就摘下面纱,以真面目示人,可是......大好机会,眼瞅着又一次失去了,众人怎么能不激动,不由开始吐槽起来。
  
      朱平安就坐在那,听着众人的埋怨吐槽,波澜不惊,始终是那副憨厚淡定的模样。
  
      就在众人吐槽埋怨的时候,只听台上传来一声娇滴滴的声音。
  
      “这位小公子就是案首朱公子么,小女子久仰大名了。”
  
      众人抬头,便见那冰肌玉肤的女校书,步步生莲走近了来,微微下腰与朱平安行了一礼。
  
      女校书竟然离自己这么近,众人情绪激动。
  
      可是却听到一声漫不经心的,“哦,幸会。”
  
      是谁这么怠慢我们的女校书!众人群情激愤,扭头便看见那个叫朱平安的落汤鸡此刻正拱着两个爪子。
  
      这个沽名钓誉之辈,作不出诗来也就罢了,可是却这般怠慢我们女校书,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彘儿,大伯不胜酒力,你且赋诗一首,请女校书点评一二。”这个时候大伯挺身而出,在众人怒火尚未迸发之时,一本正经、义正言辞的开口,一副长辈给后辈一个出头机会的感觉。
  
      众人将目光再一次投向朱平安,俏立台前的女校书墨儿也眨着眼睛看向朱平安。
  
      众人都想看看,此时朱平安如何反应。
  
      “我素来不擅长写诗作词,怕是让大伯失望了。”朱平安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
  
      大伯脸上表情一滞,没想到朱平安会这般反应。
  
      “朱公子过谦了,当日惊仙诗会一首送别惊才绝艳,我们姐妹爱不释手传唱至今,咏雪也是独具一格。今日朱公子踏步醉君楼,何不留下一首大作,也好让墨儿日后与其他姐妹谈起此事,也咸与荣焉。”
  
      俏立台前的女校书墨儿抿着嘴唇,又是拜了一揖,盈盈而语。
  
      女校书开口,众人自然捧场,于是也跟着随声附和。
  
      “就是啊,案首大才也不至于做不出一首诗来。”
  
      “且快快写来,莫不是看不起我们女校书?”
  
      “我看谁敢看不起我们女校书,即便拼上我全部身家,也要与其不死不休。”
  
      众人群情激愤,所有视线又一次聚集在朱平安身上。
  
      这姑娘......故意的吧......故意把她放在一个弱者的地位,却将自己架起来便于,挟众人以令自己。
  
      其实也不怪她,文人墨客和风月女子总是难舍难分的,一首好的诗词可以让她们身价倍增,延续她们的光环,提高她们的地位。比如说柳永,柳永一生与青楼有不解之缘。他是青楼小姐们的梦中情人,能与柳永睡一晚是所有小姐们的梦想。柳永为谁填词谁火,那些幸运的“永女郎”们因柳永一首词可能身价翻十倍。
  
      可以说这就是最原始的娱乐圈潜规则的雏形吧。
  
      但是不知道为何她就认定自己能做出什么好的诗词呢?
  
      朱平安抬头看了一眼台上俏立作揖的女校书,再看一眼群情激愤荷尔蒙上头群雄。
  
      女子无才便是德,良家妇女乏味无趣,这女校书受追捧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只是
  
      这并不关自己卵事
  
      我只不过十三岁而已,而且,自己志不在此!
  
      “我年少才疏,怕是让姑娘失望了。若是做做八股策论文章倒也罢了,吟诗作词,非我所长,对不住了。”朱平安从座上起身,拱手略带歉意的说。
  
      “抱歉大伯,抱歉诸位,哦,对了大伯,诸位叔伯,平安欲于今日返乡,不知叔伯打算?”朱平安向着四周拱手一圈,便向大伯等人询问归期。
  
      大伯和几位乡人相视一眼,皆是摇了摇头,然后又劝说朱平安一同备考。
  
      “彘儿,院试仅余数月,返乡颇费时间,莫若一同在此备考数月,再一同前往院试。”
  
      “就是安哥儿,寸金乃买寸光阴,时间宝贵啊。”
  
      朱平安闻言,看了眼大伯及乡人,心里面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你们宿醉青楼的人是哪里来的勇气给我说时间宝贵、回家费时间的,自县试至今,尚未见过你们认真备考好不好!
  
      “彘儿思乡心切,既然诸位叔伯要于此备考,那我便回去稍作收拾,待天色放晴,便回家了。”朱平安向大伯及几位同乡拱手行了一礼,没有多看众人追捧的女校书一眼,便要转身离开。
  
      台上俏立的女校书,似是委屈急了,眼角都湿润了。
  
      我见犹怜,此子太过可恨可恼!
  
      众人群情激愤,一个两个一群人将朱平安围了个水泄不通,大有一种将朱平安按在地上踩踏数万只脚才能算完的架势。
  
      “这人看不起我等也便罢了,可却如此怠慢我们女校书,某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此人狂妄至极!”
  
      “传言此人饭桶当世宰予,写不出诗来,就要躲回老家去了,哈哈哈,真是可悲可恨!”
  
      众人纷纷发表他们的愤慨,此时又有一个声音传来,“朱贤弟,这便是你的不是了,所谓群情难辞,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你也就不要推辞了。年少正值轻狂时候,韬光养晦自然值得称赞,但是偶尔年少轻狂一次又有何不好,锋芒也不能总藏在剑匣里,不然生锈了岂不可惜,今日便作诗一次,何如?”
  
      声音很熟悉,朱平安抬头便看到了一脸笑容的宿松冯山水缓缓走来。
  
      然后又有一个声音传来,正是走在冯山水身旁的桐城夏洛明,“朱贤弟,莫要推辞了,近日传言纷纷说朱贤弟案首名不副实,说朱贤弟曾经的送别以及咏雪皆是盗自他人之手!朱贤弟大才,怎会如此,余对此言论不屑一顾。但是奈何,某人微言轻,风言风语依旧,此次正是朱贤弟辟谣的时候,朱贤弟莫要推辞了。”
  
      这么巧
  
      朱平安看着缓缓走近的几人,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憨笑。
  
      “我来与你研墨,作诗不作诗,朱贤弟随意,若朱贤弟用不着墨汁,便直接泼我脸上。”宿松冯山水走到桌前,便直接动手研磨,末了随意的留下一句话。
  
      这多像敬酒的时候的说辞:我干了,你随意,喝不完的泼我脸上。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在场的所有人都把目光再一次看向了朱平安,看他作何反应,若朱平安真要走,那轻狂、怠慢友人、给脸不要脸、沽名钓誉、抄写别人诗词等等一堆的负面名声便会落在他身上。
  
      四周一片寂静,众人皆是目光灼灼的盯着朱平安。
  
      “既然如此,那小弟便献丑了。”
  
      在众人的注视下,朱平安缓缓开了口。
  
      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下,朱平安转身走到桌前,拿起毛笔蘸了一下冯山水研好的墨汁,转向一旁的熏香宣纸,看了一眼俏立台上眼角湿润的女校书,缓缓开口道,“此诗便向姑娘赔罪了。”
  
      朱平安目光只是看了她一眼,便低头在宣纸上运笔开来。旁边研好墨站在那的冯山水在旁边看着,便将朱平安写的诗开口念了出来:
  
      “木.....兰......词”
  
      他的声音清晰,语速也适中,众人皆能听得见,看着朱平安将第一句写出来,站着看的冯山水面色微变,声音也有轻微的颤抖开来:
  
      “人生......若只如初见......”
  
      这是《木兰辞》的第一句诗,开篇便直至心底,撩拨心弦!
  
      在场的众人闻言皆是变了脸色......
  
      (昨日下午有事耽搁更新,今日一章长篇暂表歉意。)
  
      <div class="adread"><script>();</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