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又胖了
    两个多月的时间够做什么?
  
      能够讲完一部天龙八部,能够将四书五经温习三五遍,能够抄写完十卷书册,也能够把一个微瘦的朱平安吃的微微胖,当然这是母亲陈氏的功劳,任谁鸡鸭鱼肉轮番吃也得胖,这对朱平安这个吃货来也有扛不住,算是幸福的烦恼吧。∈♀頂點說,..
  
      孙老夫子在朱平安回家一个月后才回来,回来后将朱平安叫去开了灶,每日上午都单独给朱平安讲解八股四书五经,前后讲了一个月左右。俗话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朱平安毕竟两世为人且人也还算有慧根,所以这一个月受益匪浅。
  
      “咿呀,朱平安,怎么感觉你又胖了?”这一日下午,朱平安去李家还书,包子侍女画儿远远的看到朱平安,便发出了惊讶的呼声。
  
      怎么会,不过才两日不见而已,怎么会胖的这么明显。
  
      “是真的,不信你问姐。”包子侍女见朱平安明显不相信自己,便将姐推了出来。
  
      “哼,他胖不胖关我什么事!”腹黑少女李姝傲娇的抬头45度仰望天空,看都不看朱平安一眼。
  
      “是真的胖了。”包子侍女画儿鼓着嘴巴,“姐你看看嘛。”
  
      在包子侍女的再三请求下,腹黑少女才傲娇的瞥了朱平安一眼,然后扁了扁嘴,“哦,是有哈。”然后忽地抿着嘴笑了,“更像癞蛤蟆了,咯咯咯......”
  
      呃,难道恰好量变引起质变了,有可能,不然为何早上母亲看到自己就笑的很有成就感。
  
      不过,自己充其量算是有肉而已,微微胖罢了。
  
      无妨,母亲开心就好。
  
      “今日还书后,明日我便启程前去应天了。”朱平安将上次借的两本书从书包里掏出来,边走边。
  
      “啊?”包子侍女没忍住,啊出声来。
  
      “干嘛,舍不得这个癞蛤蟆吗,要不要本姐发发善心,将你卖给他,给他做个暖床丫头。”腹黑少女微眯着眸子看向包子侍女。
  
      包子侍女赶紧摇头,像个拨浪鼓似的,“不要不要,我还要给姐当陪嫁丫头呢。”
  
      朱平安只是微微摇头笑了笑,便从她们身边走过,往书房走去。
  
      “拽什么拽,不过才是一个的童生而已,秀才还不知道能不能考生呢,即便侥幸考上了,你以为就你这贪吃癞蛤蟆能考得上举人甚至进士嘛,哼,还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腹黑少女看着朱平安摇着头从自己面前走过,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不由动了情绪,自己特意换的新衣服想要亮瞎这个臭蛤蟆癞蛤蟆的眼呢!
  
      “我也没有自己一定能考上啊。”朱平安回过头来淡淡的了一句。
  
      腹黑少女又给这句话噎的够呛。
  
      于是,又有一个不走运的丫鬟替朱平安吃了挂落。
  
      朱平安刚进书房就听到了腹黑少女蛮横的训斥,以及某个丫鬟颤抖变调的声音。
  
      这就是大明朝啊。
  
      还了书,朱平安便要离开,却被腹黑少女领着丫鬟老妈子给堵在了书房。
  
      “有事?”朱平安淡淡的问道。
  
      “当然有事,你还没讲故事呢。”包子侍女发挥了贴身大丫鬟的功能,将腹黑少女的心声了出来。
  
      “明日,我便要走了,故事也讲不完啊。”朱平安无奈的摊了摊手。
  
      “长得不行,可以有短的啊。”包子侍女一也不挑剔。
  
      “短的啊。”朱平安摸了摸耳朵,轻轻呢喃了一句,便了头道,“那就讲个短的。”
  
      于是乎,花生瓜子零嘴,丫鬟老妈子排排做好等着朱平安开讲。
  
      “从前有个土财主生了重病,快不行了,看病的郎中便将土财主的儿女都叫来,然后问他,你遗言是什么,快吧,不就没机会了。”朱平安讲到这就顿住,不往下讲了。
  
      “快往下讲啊。”刚听两句就没了,包子侍女不由催促道。
  
      朱平安看了一眼众人,问道,“你们猜猜土财主给儿女的遗言是什么?”
  
      “肯定是儿女叫到身边,给他们交代后事啦。”
  
      “对啊对啊,还有把藏钱的地方出来啊,省的以后找不着。”
  
      “要不就是土财主在外面有私生子,交代儿女照顾啦......或者找一把筷子来,让儿女掰断一个,再让他们同去去掰一把筷子,最后谁都掰不断,然后土财主就教育他们要团结啦不要内斗啦。”
  
      丫鬟老妈子们众纷纭,最后都把目光看向朱平安。
  
      “土财主的是,能不能换个郎中再试试,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朱平安时还模仿了一下声音。
  
      书房里一片欢笑,腹黑少女笑过还鄙夷的看向朱平安,“真是无聊!哪有这样的事啊!没个正经,能考上才怪呢。你还是别浪费你爹娘的钱了。”
  
      真是一个不可爱的丫头!
  
      “嗯,我再讲个故事吧。”朱平安脸上波澜不惊,似乎没有听到腹黑少女的讥讽似的。
  
      自然不会有人拒绝。
  
      “青年跋涉深山,历经险阻,终于找到了隐居山中的禅师,他迫不及待地问道:‘我长得丑,我该怎么办?’
  
      禅师摸着佛珠笑而不语。
  
      青年看着禅师云淡风轻波澜不惊的样子,恍然大悟的头:‘大师的意思是要心如止水,独善其身?’
  
      ‘滚犊子,长得丑就要像我一样赶紧找个深山躲起来,还乱什么话,不知道自己丑啊。’”
  
      朱平安这个刚讲完,丫鬟老妈子就笑成一片,这种反差效果太好笑了,她们还从来没有听过。
  
      唯有一个人不仅没有笑,反而用杀人的眼神瞪着朱平安的,那就是腹黑少女,别人听不出来,她可是听出来朱平安是在讽刺她呢,讽刺她长得丑还乱话!
  
      瞎了眼的癞蛤蟆!
  
      白眼狼!
  
      腹黑少女用力的瞪了朱平安一眼,然后气鼓鼓的转身离开了。
  
      “啊......姐,姐......等等我”包子侍女画儿后知后觉的发现姐离开,不由提着裙摆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