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亳州胖子字翻身

  此时朱平安的行囊尚未打开,只是换了一身衣服而已,所以搬起来倒是非常容易。
  不过当朱平安背上行囊推开阁楼房门的时候,那胖子已经抱着一个大包袱乐呵呵的站在门外,旁边跟着两个店伙计也都是抱着东西,一脸不解的看着旁边的胖子。
  “哎呀,兄台可真是信守承诺啊。”胖子说着便抱着大包袱挤了进去,真是唯恐朱平安后悔似的。
  胖子进去后,便大呼小叫不错不错,果然很高,似是满意极了。
  朱平安也对胖子的房间满意极了,上等客房,比胖子描述的还要宽敞,大约三十余平米,在客栈内算是很好的了,房间内摆设也都很是雅致整洁,尤其是书桌最是让朱平安满意了。
  书桌上一两碎银子压着一张龙飞凤舞的字筏,上面四个字:感激不尽。
  怎么有一种范伟的感觉呢。
  回到客栈大堂,店伙计已经把那胖子给朱平安点的一桌饭菜全都上齐了,散发着阵阵香气。
  此时胖子也下楼来了,看到朱平安便不住的道谢,然后拉着朱平安坐到那桌点好的饭菜上,热情的很。
  “大恩不言谢,一切都在肉里。”胖子说着,甩开腮帮子吧唧就是一口鸡腿,撕扯间还发出啪的一声。
  惹的周围人,一阵侧目。
  这吃相,怪不得刚才没有人跟这胖子坐在一桌,朱平安微微笑了笑,也不客气,夹了一个蒸饺,一脸享受的轻轻一吸一吞,一个蒸饺便整个落入口中,只剩下香气在口腔和胸腹弥漫,然后美美的闭上眼睛回味。
  论吃,咱可没怵过谁,没这点自信怎敢称吃货。
  尼玛。一口就一个大肉饺子啊!
  于是乎,周围刚刚对胖子侧目的人又开始对朱平安侧目了。
  臭味相投啊。
  众人一边侧目,一边给两人下了定义。
  你一口鸡腿,我来个盐水鸭;你整一个螃蟹,我便来个虾......
  吃到酣处,两人从杯盘间抬起头来,相视一笑,这有点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觉了。
  “我是凤阳府亳州的薛驰,表字翻身,没错,我老子就仗着我翻身雪耻呢,真是的,我老子当年考了十八年都没考上秀才,还是我祖父给他捐了个监生,我老子不服气啊,于是我就出生了,这名字也就算了,表字给整个翻身,弄得我在书院都不好意思见人打招呼。我老子也真是的,整天逼我看书,你说也给我捐个监生多好,说啥也不同意......哦,对了,敢问兄台如何称呼。”胖子放下手里的螃蟹,抹了一把嘴问道,这胖子也是个健谈的,虽然言语间满是暴发户的感觉,但是能让人感觉到这人是热情的。
  朱平安咽下一口龙虾,喝了一口茶水,微微笑道,“下河村朱平安,安庆府的,现在还没有表字。”
  “恩,记住了,以后我们可要多亲近亲近。哦,对了,你听过老子没有,那是我们亳州的;曹操曹孟德,那也是我们亳州人;神医华佗肯定听过吧,那就是我们亳州的;更别提咱们太祖从亳州带走的十八骑了,徐国公、冯国公、黔国公......”胖子伸着油哄哄的手,口沫横飞,好像他嘴里的那些人都是他亲戚似的。
  这是一性情中人啊。
  朱平安从美食间难得的抬起头,附合了句“钟灵毓秀,好地方。”
  胖子薛驰闻言,乐的咧嘴笑,跟斗牛犬似的。
  托胖子薛驰的福,朱平安吃的小肚滚圆,上楼时都是腆着肚子,姿势不对都能吐出龙虾或者蟹肉......
  走到楼上,此时已经是夜幕笼罩天地,若非点了油灯便是伸手不见五指了。
  朱平安上楼后,将自己横在床上微眯了片刻,待肚子不是那么撑了,便从床上下来,将行囊打开,取出自己包裹着油布的书包,转身来到书桌前。
  书卓是黄花梨的,带着浓厚的明朝风格,简单却又精致。书桌靠着窗,朱平安将油灯放在书桌右侧前头,铺好笔墨纸砚,便打开书卷从《大学》中随意找了一句,尝试着破题作篇八股文。
  外面风雨敲打着窗扉,不绝于耳的淋沥声传入耳中,宛如现代播放器中单曲循环的雨之流韵。
  朱平安伏案蘸墨运笔,让一缕墨香透过窗,在天际游走。写完一篇八股,朱平安将之又研读了几遍,找出了其中的两处不太通顺的地方,反复几次推敲才将这不通顺的地方润色的恰到好处。
  这个时候更夫打更的声音已经传来了,三更了。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话虽然这么说,但是也要劳逸结合,三更大体就是十一点了。也该睡了,不养足精神,明日如何继续努力。
  正当朱平安要睡下的时候,忽听窗外一阵朗朗读书声刺破风雨。
  怎么说呢,让人有一种拉开窗破口大骂的冲动。
  “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
  “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
  ......
  一连喊了N多遍,全你妹的都是这一句话九个字,单句循环播放,声音还你妹的好听不到哪去。哪有只读一句话的!
  “母之,诚彼娘之非悦,何不以溺自照,子非兽也,焉能夜半而嚎!”
  某个忍不住的暴脾气书生,拉开窗户,对着那个传来读书声的房间,就是一嗓子。
  翻译过来就是,你老母的,真特么不爽,你怎么不撒泡尿照照镜子,你特么是人不是畜生,大半夜嚎尼玛!
  然后外面就安静了,唯余雨声阵阵。
  终于可是睡觉了,朱平安熄灭了油灯,借着闪电的亮光走到床榻,除去衣衫,美美的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