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府案首技止此耳
    夫子庙前酒楼众多,大约跟现代一样,学生的钱好赚。状元楼在这些众多酒楼中并不突出,建筑没有什么独特的风格,只是有历史沉淀感。
  
      朱平安站在状元楼下,看着楼上那龙飞凤舞的“状元楼”三个字,一股文化气息扑面而来,顿觉不俗。
  
      状元楼虽不起眼,但是客流量倒是比较大,在朱平安驻足的这一会就有三三两两的人从其中进进出出。
  
      “走吧,今天胖哥非要吃穷你不行!”胖子还存留着不能去秦淮河对岸的怨念,咬着牙率先步入其中。
  
      朱平安微微一笑,也踱步上楼。
  
      状元楼外面没什么,但是进去却是感觉到一股雅致,红木家具,木质地板,四周墙壁满是墨宝字画,正中央一幅字画特别引人注目,龙飞凤舞的四个像字又像话的大字“状元在此”。
  
      “口气这么大,不知道味道怎么样。”胖子薛驰走在前面瞥了一眼正中央那幅字画,扁了扁嘴。
  
      “客官要是在咱这吃的不满意,咱就不收费。”一个衣着干净的店伙计欠了一下腰,满脸堆着笑。
  
      “这可是你说的哈。”胖子薛驰挥舞着胖爪子指着店伙计的说道。
  
      “自是小的说的。”店伙计笑着说,然后一伸手,“二位里面请。”
  
      朱平安从后面拍了拍胖子的肩,率先往店伙计引导的那张桌子走去。
  
      状元楼也分雅间和大堂,只是此时雅间俱都满了。只有大堂还有几张桌子,店伙计引导的正是一个靠窗的桌子,这让朱平安非常满意。
  
      墙壁上挂着长条木牌。木牌上写着店里的菜名,一目了然。
  
      “你们这的狮子头,给我们来一盘。”朱平安随意扫了一眼木牌,墙壁上木牌太多了,让人有些目不暇接,不过朱平安还是记着前些时日听人说的狮子头,便点了一份。
  
      “好嘞。甲子三号桌,独占鳌头一份。”跟随的跑堂的闻言,向着厨房方向喊了一声。
  
      状元楼不愧是状元楼。红烧狮子头都能叫成独占鳌头。
  
      店伙计刚喊完,一边的胖子猛地拍了一下桌子,脸上的肉都抖了抖,“好。好兆头。”
  
      “给我们整份凉拌猪耳朵。再来坛你们店里最好的酒。”胖子似乎被店伙计那个独占鳌头弄兴奋了,甩着胖脸斗牛犬似的开始点菜了。
  
      “执牛耳一份,状元红一坛。”店伙计是个能说会道的,听胖子点了菜,就向着厨房方向喊一声。
  
      全都说到了胖子心坎里,将胖子乐得嘴都合不拢。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烧鹅,勇冠三军的鱼头豆腐汤,连中三元的四喜丸子......满满上了一桌子。
  
      似乎胖子就好这种好彩头的东西。看着一桌子饭菜听着店伙计的唱喏,一张胖脸满意的菊花开。
  
      “彘儿。可真是巧啊。”
  
      满桌菜饭刚上齐,朱平安尚未动筷子,就听到一声熟悉的呼唤。抬头便看到大伯朱守仁等乡人鱼贯而来,一席人笑得满脸菊花,只是少了大伯的那位胖友人。
  
      “大伯,叔伯......”朱平安起身遥遥行了一礼。
  
      “安哥儿。”几位乡人微微拱手,满脸笑意。
  
      “相逢不如偶遇,值此考完之际,不如我等一起共庆吧。”大伯朱守仁捋着胡须爽朗一笑。
  
      胖子薛驰也见过大伯等人,况且这货巴不得人多一点,好显摆一下他的菊花诗呢,也是热情的拱手请几人入座,然后又挥着胖手吩咐店伙计看着再加六道店里的招牌拿手菜,另外再上。
  
      “这位小兄弟太客气了。”大伯朱守仁落座后,笑着赞道。
  
      “哪里哪里,你们都是朱兄的亲友,自然也是我的亲友。”胖子薛驰随意的挥了挥手。
  
      朱平安等他们寒暄完,便站了起来,将他们互相介绍了一下,让他们认识一番。前两次都急着考试没有时间给他们互相介绍,这次有了时间,就一并介绍了。
  
      酒菜上齐后,斟酒夹菜,众人吃的其乐融融。
  
      “咳咳,那个复试那场......”
  
      “那首赋得黄花如散金......”
  
      饮了一杯酒后,胖子刚开口想找个由头提下他的那首菊花诗,便听到一声声音和他不约而同起来,正式朱平安的大伯朱守仁,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之后,朱平安就一脸蛋疼的听着他们互相吹捧着对方的那首菊花诗,包括几位同乡也是一起将自己的菊花诗吟了出来,全都是一脸得意。
  
      他们越是得意,朱平安就越是蛋疼。
  
      酒逢知己千杯少,大伯朱守仁等几位乡人几杯水下肚后,酒意上头,拍着桌子,大着舌头向朱平安吹嘘道,“彘儿啊(安哥儿啊),你没有跟大伯一起见见我那友人的恩师,真是太可惜了,真的,太可惜了......”
  
      “哦,怎么说朱兄可惜了呢?”胖子的胖脸凑了过来。
  
      “你们是不知道啊,那天我们和友人恩师一起饮酒,期间人家就指着窗外的菊花,让我们作诗......啧啧,你说彘儿可惜不可惜......”大伯喝着酒,看着朱平安啧啧叹息。
  
      闻言胖子也是一脸同情的看着朱平安,摇了摇头,“朱兄真是太可惜了,若是跟你大伯一同前往,也不会试帖诗比不过我的菊花诗了......”
  
      闻言,朱平安更加蛋疼了。
  
      “好了,彘儿,下次,虽然大伯等人以后无需再考院试了,但你也不用担心,日后大伯将你引荐于友人恩师......”
  
      “就是,别懊悔了安哥儿。”
  
      大伯等人想当然的将朱平安那副蛋疼的模样看成了懊悔不已的德行,纷纷出言安慰。
  
      于是,朱平安更蛋疼了,只好低头全心全意对付这桌好酒好菜。
  
      在三楼雅间有一间房坐着桐城夏洛明、宿松冯山水等人,除了一贯在一起的几人外还有几位陌生的面孔,其中一位正是那日在江南贡院前对众位吟唱菊花诗的学子面露不屑的那位气宇轩昂的仁兄。
  
      从雅间往外看,大堂内的场景一目了然,声音也能模糊听得清。
  
      “菊花诗......呵呵,今年府案首技止此耳,你们对他可是夸大其词了。”
  
      雅间窗前一位通身气派不俗的学子,转身离开窗回到座位,对着夏洛明等人笑道。
  
      “昨日吾已闻其点评菊花诗了,没想到今日还是如此.....”那位气宇轩昂的仁兄把玩着手里的酒杯,淡淡的说道。
  
      “这倒是我们的不是了,哪想到他竟如此不堪,刘兄、郭兄见谅,看来今年真正的案首便是从两位仁兄中了。”宿松冯山水举着酒杯起身,看样子似乎对这两人颇为敬服。
  
      “若非刘兄孝期,郭兄游学,我们焉能有幸与刘兄、郭兄一同赴考。”
  
      即便是一往向来自负的夏洛明,此时也收了那副傲气,起身举杯。
  
      其他在座的人也一同举杯,不少人面有惭愧之色,估计他们也是写的菊花咏秋诗吧。
  
      楼上,楼下,举杯换盏,其乐融融。
  
      朱平安不胜酒力,趁着尿遁去柜台提前付账,却被告知同一桌的胖子已经付过了。对此,朱平安只能微微苦笑摇头了。(未完待续。。)
  
      ps:  今天至少会有三更不会爽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