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少年自有少年狂
    傍晚时分,夕阳越来越红了,红得几乎滴血,就像是一朵硕大的红牡丹在天边怒放,尽情的喷芳吐艳。︾︾,
  
      西侧的天空好似一张宣纸,让晚霞这支饱蘸水彩的毛笔在上面任意的挥洒。刹那间,天空都被染成了深红色,就像是一片波澜壮阔的红色海洋,十分壮观。
  
      晚霞下,一位少女百无聊赖的往水池边撒着鱼食,看群鱼甩着尾巴竞相顶破水面,泛出波纹。
  
      晚霞浸染,让她俏丽的脸蛋宛如凝脂一样,红红的樱桃小嘴撅起一抹幽怨,白色牡丹烟罗软纱,逶迤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身系软烟罗,还真有点粉腻酥融娇欲滴的味道。
  
      “这只死鱼,喂你那么久都不来!”
  
      少女忽地用力的将一把鱼食全都丢到了水中央,将某只不合群的慢悠悠闲逛的锦鲤吓得扑通一声,翻了个水花消失不见了。
  
      这时,远处一个包子头小丫鬟掂着裙摆小跑过来,小嘴里嚷嚷着,“小姐,小姐,那个坏人又来借书了!”
  
      正在喂鱼的少女眼睛忽地亮了,不过俏脸蛋却是冷淡淡的,撇了撇樱桃小嘴,“来就来呗,谁稀罕?!”
  
      “听他说要去考举人了呢。”包子头道。
  
      “怎么?你不舍得了?”喂鱼少女嘴角勾起唇角,瞥了一眼包子小丫鬟。
  
      “谁......谁不舍得了......”包子小丫鬟一下子红了脸,扭捏了起来。
  
      “哦,那你脸红什么?”喂鱼少女勾起包子小丫鬟的下巴。勾着唇角笑了起来。
  
      “小姐......”包子丫鬟拉长了音,抗议自家小姐的调戏。“那坏人还带了好多页写好的倚天屠虺记呢。”
  
      “真的?”喂鱼少女声音中带着惊喜。
  
      “嗯,好多页呢。”包子小丫鬟重复道。
  
      然后喂鱼少女便将手边的鱼食一股脑全部倒进了水池。然后掂着裙摆就往书房的方向走去。
  
      “小姐,等等我......”某只刚跑回来的包子小丫鬟看着小姐的背影,不由拉长了声音,掂着裙摆追了上去。
  
      书房内,朱平安正在挑选这次要借的书籍,便听着门口“咣当”被一把推开了。
  
      这拜金女又换了一套新衣服!从小大大,好像还没见一件衣服能在这丫头待两天过!书架后的朱平安瞥了一眼推门而入的腹黑少女,撇了撇嘴。
  
      “你怎么又来了!”
  
      腹黑少女大步走到书架前,一脸嫌弃的看着朱平安。拉长了声音。
  
      朱平安手不释卷,目不斜视,淡淡的回了一句,“借书啊。”
  
      腹黑少女看着朱平安这副波澜不惊、平淡如水的模样,不由蹙起了峨嵋,纤纤玉手刁蛮的伸到了朱平安正在看的书页上,遮住了朱平安要看的内容。
  
      “我的倚天屠虺记呢?”腹黑少女撅起了樱桃小嘴,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
  
      真是大小姐脾气,不知道哪个男生会倒霉的娶了这个蛮妞!
  
      朱平安抬起头看着刁蛮的腹黑少女。忽地勾起了唇角,“我在怀宁和安庆府考试时,是不是你让人给我送了银子?”
  
      闻言,腹黑少女大脑好像失去了指挥自己行动的能力。呆住了,木头一样站在朱平安跟前一动不动,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朱平安。俏脸蛋刷的一下子红了......
  
      两秒后,腹黑少女才反应过来。红着脸啐了朱平安一口,冷哼一声。嗔道,“你胡说什么呢,谁给你送银子了!”
  
      “给我送银子的那位仁兄在李老爷回来那天,我看见了。”朱平安淡淡的开口。
  
      闻言
  
      腹黑少女傲娇昂起的脸蛋更红了。
  
      继而,腹黑少女又恢复了往日傲娇的德行,俏脸蛋四十五度仰望天空,脸红气却不喘,“哼,是我又怎么样!你可别多想,当时你被打劫了,没钱赶考,你要是不考,怎么落榜啊,我还怎么取笑你鄙视你呢。哼,哪想到你这坏人走了狗屎运考上了,我偷鸡不成蚀把米,才不好意思承认呢。”
  
      你妹,原来是为了看我落榜取笑我!有钱人还真会玩!
  
      朱平安心头的疑惑终于揭开了,这腹黑少女为了取笑自己,还真是不惜工本,呃,那点钱在腹黑少女眼里毛都算不上吧。
  
      “小姐,等等我......”
  
      后面那只包子小丫鬟终于气喘嘘嘘的追来了,走得慢也不怪她,一方面是腹黑少女走的太快了,另一方面是因为刚才包子小丫鬟已经跑了一趟告知腹黑少女朱平安来的消息,实在是跑不动了,在中途休息了一下才坚持跑了过来。
  
      “别打岔了,我的倚天屠虺记呢?”
  
      腹黑少女此时又变的刁蛮起来,再次伸出纤纤玉手,颐指气使,气若幽兰。
  
      女人还真是说变就变!
  
      朱平安看着变脸似的少女,微微摇了摇头,然后伸出手指了指大堂的桌子。
  
      腹黑少女冷哼了一声,转身去了大堂。
  
      包子丫鬟进门时听到的正是自家小姐刁蛮的声音,一点也没有怀疑,殷勤的小跑到大堂的桌子上,狗腿子似的将桌上的倚天屠虺记手抄本献给自家小姐。
  
      这是朱平安仿照自己手抄书写的,讲给腹黑少女写的倚天屠虺记也制成了一个薄册子。
  
      腹黑少女将这本薄册子拿在手中,很是满意,不过嘴里却是阴阳怪气的说着,“哼,故意将纸张弄这么小,字数肯定不够,敷衍!”
  
      书架后的朱平安闻言有些无语,纸张小跟字数够不够有什么关系,纸张小页数多啊!
  
      “喂,朱平安,考前这些天不用你再写了,不过等你考试回来后要把整本书写给我看。”
  
      腹黑少女看着手里的薄册,翻了几页,忽地说了一句。
  
      这妞良心发现了,担心影响自己复习?朱平安有些不敢相信的抬起头,看向腹黑少女。
  
      “哼,可别多想,我就是担心你为了考试没工夫写,即便写也是敷衍了事,故事都不好看了......”腹黑少女翻了一个白眼,淡淡的说。
  
      果然,就说这妞没这么好心。
  
      朱平安释然了。
  
      包子小丫鬟看朱平安和自家你要去考举人了呢,有把握吗?”
  
      朱平安还没回答,那边腹黑少女便开始泼起了冷水。
  
      “就他,哼,一个瘌蛤蟆考上秀才就是祖上积德了,还想考举人,呵呵,好笑......”
  
      腹黑少女纤纤玉手捂着小嘴,嗤笑不已。
  
      “果然是头发长见识短。”朱平安扫了笑的夸张的腹黑少女一眼,淡淡的开了口。
  
      “呀,朱平安你什么意思?!”腹黑少女炸了毛。
  
      朱平安笑而不语。
  
      “怎么,你这癞蛤蟆还有把握考上举人不成?”腹黑少女满是嘲笑。
  
      朱平安勾着唇角淡淡笑着,从书架后走了出来,径直走向腹黑少女。此时,他已经选好了书。
  
      “你,你要干嘛?”腹黑少女脸色微变,后退了两步。
  
      不过下一秒却是气的跺了一下脚,因为朱平安根本不是走向她的,而是走向大堂的桌子,取了桌上的笔墨纸砚,挥毫泼墨,留下一纸墨迹,斜挎着书包出了书房离去。
  
      腹黑少女走到桌前,定眼看向那张纸墨,只见上面是龙飞凤舞的一首江城子:
  
      少年自有少年狂,
  
      藐昆仑,笑吕梁.
  
      磨剑数年,今日显锋芒.
  
      烈火再炼双百日,
  
      化莫邪,利刃断金刚.
  
      雏鹰羽丰初翱翔,
  
      披惊雷,傲骄阳.
  
      狂风当歌,不畏冰雪冷霜.
  
      欲上青天揽日月
  
      倾东海,只笔洗苍茫。
  
      看完这首江城子,腹黑少女忍不住抬起头看向彩霞下那个大步向前的背影......
  
      “拽什么拽嘛。”腹黑少女扁扁小嘴。(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了,嗯,保质保量,继续努力。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