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二百零七章 赵文华

  
  
  靠山镇集市上,陈氏心里念念不忘二儿子,此刻在应天榜下沸腾了半条秦淮。[燃^文^书库][www].[774][buy].[com]小说W.Lxs520.cOm
  
  “我出身微寒,如能高攀,可真是太好了,不过,要不您等我回家和妻子商量一下再说,怎么样?”
  
  应天榜下,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勾着唇角,一脸欣然的说出来这句话。
  
  安静了十余秒后,便是一阵哄笑。
  
  哄笑声中,万万没想到的公羊胡管家面红耳赤的有些恼怒了,自己代表堂堂实权在握的正三品大员家来捉婿,怎么想这少年举子也会欣喜若狂的屁颠屁颠的应下,可是没想到会这样的结果。
  
  “你,哼!”
  
  在众人的哄笑声中,公羊胡管家面红耳赤的领着十余位仆从散去了。
  
  看着恼羞离去的公羊胡管家,朱平安微微眯起了眼睛,穿小鞋总比掉脑袋来的好,这赵文华赵大人的女婿可是万万做的不得。别人不知道赵文华以后会做出怎样的疯狂之举,自己可是知道的。
  
  这位仁兄脑子热起来,可是惊天地泣鬼神的!自己可不想将来被他连累到。
  
  不过据说这位仁兄看人极准,当年严嵩还只是个大学校长,这位仁兄就看准了严嵩将来成就不可限量,于是喊出了大约跟现代“干爹”差不多的俩字,“义父”。果然,没几年严嵩便一路升到内阁首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这位仁兄的眼力,可见一斑。
  
  现在这位仁兄竟然派人来榜下向自己捉婿,这让朱平安是有些诧异的,难不成这位仁兄认准自己将来不凡?只是这有点扯啊。这位仁兄只不过在科考场上见了自己一面而已,还是有些刁难;而且自己中举,也只是吊车尾而已啊,有些想不通。
  
  “这种好事你都推了?!这可是三品大员哎,有了这老丈人。将来还不连升三级啊!”胖子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在朱平安耳边喋喋不休,然后小声说,“我可是知道你没成亲的哈,你才多大!”
  
  “脚下的路,还是自己走的踏实。求人如吞三尺剑,靠人如上九重天。”朱平安淡淡笑了笑。
  
  夏洛明闻言。似乎若有所悟,与身边的郭子谕等人微微拉开一点距离,看向朱平安的眼神,也多了敬服。
  
  “沽名钓誉!”
  
  郭子谕酸溜溜的说了一句,羡慕嫉妒恨交加。眼神里还有着浓浓的怀才不遇的感觉。这小子只是个榜尾啊,我比他高好几十名呢,长的又比他英俊多了,为什么捉婿的是他不是我!
  
  郭子谕等人带着浓浓的不甘,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这一日,应天榜下,众人记住了一个名字,朱平安。这个虽是榜尾。但是因为三品大员捉婿而比榜首解元更耀眼的名字。
  
  不远处的酒楼上,两位主考官也在关注着这一幕。
  
  “看来,我等倒是小瞧了赵文华此人!”王主考官看着应天榜下轻声说了一句。然后看了看对面坐着的张主考官。
  
  “能被严嵩重视的鹰犬,岂能小视,不过这份眼里倒是让我有些意外了。”张主考官点了点头。
  
  “那.....”王主考官欲言又止。
  
  张主考官捋着胡须自信的笑了笑,“我自问心无愧,且礼部徐尚书坐镇......”
  
  应天榜下经过两次捉婿后,人流渐渐散去。朱平安和胖子又看了遍榜单,尤其是胖子看到副榜上自己的名字。心满意足的摸着肚子吹嘘,此腹满盛诗书。然后又指着副榜说,来年必将此名转至桂榜。
  
  折腾了一大早了,看了自己副榜上的名字,胖子也心满意足了,晃着脑袋说要回去补一觉。
  
  朱平安也想着回去收拾东西准备返乡,便一起随着人流往客栈返去。到了客栈,胖子回他房间补觉,朱平安回了自己房间收拾东西,准备等这边事了了择日返乡。
  
  这边等过了鹿鸣宴,也就没什么事了,自己就可以回家了。鹿鸣宴是科举制度中规定的一种宴会,起于唐代,于乡试放榜次日,宴请新科举人和内外帘官等,歌《诗经》中《鹿鸣》篇,司称‘鹿鸣宴‘。
  
  在朱平安收拾东西的时候,赵府里那位公羊胡管家正面红耳赤的添油加醋的向自家大人报告着榜下捉婿的事情。
  
  “大人,要我说那小子也太不识抬举了。”公羊胡管家添油加醋完,总结道。
  
  赵文华坐在椅子上,听完自家管家的汇报,面上波澜不惊,吹了吹手中的热茶,淡淡的说了一句,“恃才傲物,这是少年才俊的通病。”
  
  公羊胡管家有些诧异于自家大人的反应,按照往常,大人不是应该好好教训那小子一顿让他知道天高地厚才是吗?难道说是自己描述的太平淡了?
  
  “大人,属下还有一事不明,这小子不过是个榜尾而已,大人是不是太抬举他了?”
  
  公羊胡管家抖着公羊胡,弯着腰大着胆子的问道。
  
  闻言,赵文华将手里的茶杯轻轻的放在了桌子上,睥睨着眼睛,反问了一句,“抬举?你知道为啥老爷我能做到如今这个位置?”
  
  公羊胡管家在赵文华的注视下,后背微微出来汗,忙不迭的回答道,“自然是大人高瞻远瞩,劳苦功高。”
  
  “屁,那是靠我的这双眼睛!”赵文华冷笑一声,“当年义父不过为国子监祭酒,现在呢......我就不信那些嘲笑我认义父的人,现在还能笑的出来。”
  
  “他哪能跟首辅大人相比,他只是桂榜榜尾而已。”公羊胡管家对朱平安怨念极深,找着机会就给自家大人上眼药。
  
  “这就是为什么你只能做个管家而老爷我是三品大员的原因!”赵文华吹了吹茶杯中的热茶,轻轻饮了一口,面有自得的说道,“你只看到了榜尾,老爷我却是已经看到了一个不世出的少年才俊。”
  
  “榜尾榜尾,你知道一个十三岁的举人意味着什么吗?”赵文华稍稍用力放下茶杯,发出一声响,将那公羊胡管家吓了一跳。
  
  “......”公羊胡管家被吓的一头冷汗,大脑有些空白了。
  
  “远的不说,就说说近的,权倾三朝的杨首辅你总听过吧,这位就是十三岁中的举!这种妖孽可不能用常理来看。”
  
  “再说了,老爷我看中的是他的治倭策,沿海这些年越闹越凶的倭寇,将来可都是功劳簿上的浓墨重彩的一笔,老爷我可是盯着多年了......”(未完待续)
  
  ps:更新太晚了,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