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二百一十三章 你家老二中举了
    喜事?
  
      朱父和陈氏刚才还在疑惑是谁家有喜事了呢,这会就听他们七嘴八舌的说自己家有喜事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你家老二中举了。”
  
      “平安郎考上举人了,报喜的在村口正放炮仗呢。”
  
      没用朱父和陈氏多疑惑一秒,站在朱家院子里的乡里乡亲们便一脸兴奋的说出了这个大好消息。下河村出一个举人,这可是整个村子的天大的喜事,站在朱家院子里的人全都兴奋不已。
  
      啥?
  
      老二中举了?!
  
      这个好消息宛如一颗流星,重重的砸在了朱父和陈氏的面前,让两人的情绪一时间难以收拾。
  
      极度的喜悦
  
      朱父激动万分,手里的饼都掉地上了,他这一生也从来没有上过学,小时候就羡慕自己兄长能够读书,但是很快就被爹娘告知自己不是读书的料子,也就熄了读书的想法,一直上山下地任劳任怨,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这么有出息,这辈子算是赚大发了!
  
      至于母亲陈氏就更是激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连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二婶,哭个啥,快点收拾吧,报喜的都快进门了。”
  
      “咱们也都搭把手,将院子好好收拾收拾。”
  
      乡里乡亲们很是积极主动,劝了陈氏几句后,便卷起袖子拿扫帚的拿扫帚,端铁锨的端铁锨,还有不少人去自家家里抬桌子搬椅子,拿吃的喝的,忙活起来。
  
      朱父回过神后,也下院子收拾起来了,激动手都还在一直颤抖着。
  
      “对对”陈氏好一会才从朱平安中举的消息中回过神来。
  
      在欣喜之余,陈氏还是不由的想起来昨日镇上的场景,上河村的李姝明眸皓齿,嫣然一笑的跟自己说,说不定平安哥哥真给婶婶考个举人回来呢。
  
      昨天那丫头才说。说不定彘儿就能考个举人,今天彘儿还真就考了一个举人回来。
  
      难道说,这是天意!
  
      陈氏越想越觉得有一定关系,不知道怎么的。陈氏就想起来“旺夫”这个词来,这李姝说彘儿中,彘儿就中,不是旺夫是怎么!于是,某个念头在陈氏心里都变成参天大树了。刚好彘儿也考上举人了,就是娶公主也娶的,娶她老李家的姑娘,还能说什么。
  
      于是,在众人恭贺声中,陈氏脑海里的这个想法越长越大。
  
      下河村本来就不大,这种天大的事喜事一下子就传遍了整个村子,还在往外发酵。
  
      很快,朱平安的大哥朱平川也从未来老丈人家一脸兴奋的,扛着扫帚回来了。
  
      进了门。就被村里人取笑了一番。
  
      朱平川也是不在意的笑着,在院子里跟着瞎忙活,扫地啊,搬东西的。
  
      一般人都是女儿许给了别人,父母会有自己辛辛苦苦中的好白菜让猪给拱了的伤感。
  
      可是母亲陈氏却不是这种感觉。
  
      看着从未来老丈人家扛着扫帚回家来的朱平川,陈氏就心里各种酸,这傻小子自从订了婚事,就各种往未来老丈人家跑啊!
  
      “你还知道回家啊!”陈氏一脸酸的看着老大朱平安川挖苦道。
  
      “娘,俺是你儿子,咋能不知道回家呢。”朱平川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说道。
  
      “哈哈哈。他二婶你还酸什么啊,要我说啊,人家娟儿家才该酸呢,好不容易辛辛苦苦中的白菜。眼瞅着就要让你家老大给拱了。”在院子里忙活的一个妇人,取笑道。
  
      母亲陈氏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有些感慨的说,“白菜有没有拱着不知道,反正家里养了十八年的猪肯定是丢了。”
  
      在院子里忙活的人闻言,不由笑了起来。朱平安臊的脸通红,干活更卖力了。
  
      外面的鞭炮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响了,朱平安家的院子也都收拾好了,桌椅板凳零嘴小吃红包等等也都准备好了。
  
      就在下河村鞭炮声震天响热闹的不可开交的时候,邻村上河村李大财主家别是另一番光景。
  
      李大财主家李大小姐的闺房,烧着几个火盆,暖和和的跟外面的风雪形成了鲜明对比。
  
      古色古香贵气荡漾的闺房,充满了生活气息。
  
      云罗绸缎的绣床上,斜靠着一位极美的人儿,簇黑弯长的眉毛,非画似画,一双流盼生光的眼睛,那诱人的眸子,黑白分明,荡漾着精怪的神采。狐狸毛绒绒的宽丝带绾起乌黑飘逸的长发,竟然更添了一份亦人亦妖的美。
  
      一双纤手皓肤如玉,映着绿波,便如透明一般,手持一本书卷,不过细看的话可以发现书卷里夹着一张纸,纸上面是龙飞凤舞的一首《江城子》:
  
      少年自有少年狂
  
      藐昆仑,笑吕梁.
  
      磨剑数年,今日显锋芒
  
      “拽什么拽嘛”时隔多日,斜靠在绣床上少女仍不由的想到那个彩霞下大步向前的身影,不由的扁了扁小嘴。
  
      在床上的少女扁着小嘴继续看这首《江城子》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然后便听到了包子小丫鬟大呼小叫的声音:
  
      “小姐小姐,不得了了,那坏人中举了,下河村鞭炮咣咣响,报喜的都进他家了呢。”
  
      随着声音,小脸红扑扑的包子小丫鬟喘着粗气大呼小叫的跑了进来,好像天塌地陷了似的。
  
      床上的少女将书合上,向着包子小丫鬟勾了勾小手指,包子小丫鬟便屁颠屁颠的来到床前,小脸红扑扑的。
  
      “大呼小叫什么,中举就中了嘛。”床上的少女将手里卷起的书一挥,敲在了包子小丫鬟的脑门上,对包子小丫鬟带来的消息一点也不感冒。
  
      包子小丫鬟捂着脑门,一脸委屈的看着自家小姐。
  
      自家小姐怎么一点也不吃惊啊,自己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可是吃惊的差点没一口咬到舌头呢,那个才十三岁的坏人竟然中举了,一点也没有防备的时候听到这个消息,自己吃惊的程度不下于天塌地陷了呢。
  
      “小姐,那坏人中举了,是中举了,不是中秀才。”包子小丫鬟又强调了一遍。
  
      “那么大声干嘛,小姐我又没聋。”床上的少女翻了一个白眼,一挥手,又在小丫鬟脑门上敲了一书。
  
      “痛。”小丫鬟捂着脑门,委屈的扁着小嘴。(未完待续。)
  
      (本书采集来源网站清晰、无弹窗、更新速度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