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二百三十七章 你特么只是一匹马
    皑皑白雪,有只饥饿的老狼。
  
      它秉持着祖先的信条:没有捕捉不到的猎物,就看你有没有野心去捕;没有完成不了的事情,就看你有没有野心去做。
  
      于是,老狼在吃肉干的时候,仍然不忘初心的盯着朱平安及他跨下的杀马特黑马,积攒着体力,盘算着最佳的进攻时间和进攻路线,盘算着如何将猎物变成盘中餐。
  
      不过狼终究是狼,如何能斗得过作为万物之长的人类呢。
  
      尽管老狼在吃肉干的时候,还是不忘初心的盯着朱平安及跨下杀马特黑马,但是,朱平安还是在这个时候将火折子的盖悄无声息的扭开了。
  
      火折子是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结晶,朱平安扭开了火折子的盖,这时候虽然没有火苗但能看到红色的亮点在隐隐的燃烧,就象灰烬中的余火,在火折子中可以保存很长时间。
  
      扭开火折子后,只要一吹就能使它复燃,不过吹是很有技巧的,需要突然、短促、有力,送气量要大,这些朱平安早就熟练掌握了。
  
      火折子在手,另外还用匕首割裂了一段衣物,万事俱备只待一吹就可生火赶走老狼。
  
      这一场人与狼的角逐,就要分出胜负了。
  
      朱平安嘴角微微勾起。
  
      然而
  
      此时,异变陡生。
  
      不知道跨下杀马特黑马这二货那根筋不对了,一声明亮的马嘶鸣后,前蹄用力的砸了一下铺满皑皑白雪的山路,发出金铁交鸣之声
  
      此时。一阵微风吹来,撩起了盖住半只马眼的黑毛,让隐藏的马眼全部露了出来,这只眼里充斥着镇定、高傲和犀利。
  
      此时,一片雪花落下。瞬间被杀马特黑马流水般滚动的肌肉融化了,杀马特黑马似乎凭空生出了无穷的勇气,似乎两肋生风,腋长双翅一样,全身上下似乎蕴藏着爆炸性的破坏力。
  
      此时,杀马特黑马鼻孔喷出两股浊气。宛如一头高傲的巨龙喷出来两股融化天地的炎息
  
      一时间,杀马特黑马仿佛隐藏属性全开,猛虎下山一般,轻蔑的眼神,铿锵有力的马蹄。向着野狼呼啸而去。
  
      于是乎
  
      上一秒,朱平安才勾起唇角;
  
      下一秒,杀马特黑马就尼玛宛如霸王龙附体一般的,一甩杀马特马脸,甩飞两搓鼻涕,嘶鸣一声露出满嘴牙,马蹄子如卧虎般用力的一蹬地面,向着前面的野狼发起了碾压式的冲锋。
  
      没有一丝防备。没有一点准备,你就这样,发起了冲锋。才勾起唇角的朱平安在没有一丝防备下,手中扭开的火折子就这么给甩飞了,落在了雪地上,没有一丝声响。
  
      然后,整个人就被杀马特黑马给驮着向野狼冲了过去,手上还有火折子残余的温度
  
      “我嘞个擦哦。你特么只是一匹马!”
  
      马背上,颠簸的朱平安。一脸黑线,真想一巴掌将跨下这只脑袋不清醒的二货杀马特黑马拍个稀巴烂。
  
      你妹的。若不是朱平安反应稍快一些,手里的匕首也会被甩掉。
  
      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本来和野狼就没有多远的距离,更别提二货杀马特黑马马力全开了,也就是几秒的时间,杀马特黑马就山崩地裂一般的呼啸到了野狼跟前。
  
      速度
  
      狂暴
  
      杀马特黑马此时将这两个词发挥到了极致简直可以用狂霸酷炫吊炸天来形容,瞧那坚毅冷酷的马眼,瞧那强健有力的马蹄,瞧那浑身流水般的肌肉,瞧那一嘴发着冷光的大板牙
  
      这是生物界的奇迹
  
      这是赶考史上值得大书特书、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是
  
      然并卵
  
      在深山野林厮杀多年,只不过因为年迈才被赶下王台的老狼,在杀马特黑马发起冲锋的时候就微眯起了琥珀色的眸子,只是一个俯身就躲过了杀马特黑马的冲锋。
  
      然后,还顺带的在杀马特那流水般的肌肉上,咔嚓了一口。
  
      噗滋
  
      温热腥甜的马血充斥了野狼的喉咙,染红了它锋利的牙齿,刺激了它嗜血的本性。
  
      而我们英勇无畏的杀马特黑马被野狼咔嚓了一口之后,发出了比刚才冲锋时要响亮一百倍的嘶鸣,整张杀马特马脸都尼玛扭曲了
  
      你以为它放弃了吗,没有,杀马特黑马没有放弃
  
      吃痛之下,它强健有力的双蹄猛地一踏地面,猛地颠簸了一下后,以比刚才冲锋时快好几倍的速度,撒蹄狂奔。
  
      “我去年买了个表!”
  
      朱平安只来得及发出这一声饱含感情的呐喊,就被这脑残二缺的杀马特黑马给颠儿下了马背,咕咚一声落在了雪地上,摔了一个狗吃屎,看着杀马特黑马狂奔的身影,流下两股热翔
  
      次哦!
  
      甩下劳资给你垫背!
  
      特么的这才是你的目的吧!
  
      你特么还是一批马吗,成精了吧!
  
      看着杀马特*狂奔的身影,那轻快的马蹄,朱平安真是后悔昨晚怎么不在这脑残二缺杀马特饲料里拌点耗子药!
  
      再看这脑残二缺*的背影,朱平安都有自戳双目的冲动!于是朱平安转过来头,不经意间和她有了一个美妙的对视。
  
      她的睫毛,弯的嘴角,无预警的对我笑,没有预兆,红润的唇角,微笑,微笑,洁白的牙齿在闪耀
  
      她的睫毛,弯的嘴角,用眼神对我放光,我戒不掉,琥珀的眸子,一眨,一眨,洋溢着幸福的味道
  
      好吧,我说人话。
  
      朱平安一转头就看到了野狼已近在咫尺,可以清晰的数清它的睫毛,可以清晰的看到它琥珀色的狼眼,带血的唇角宛如美女的口红,露出的牙齿在白雪皑皑中反射着冷森的光。
  
      我想,野狼一定是笑着的,猎物从天而降;我想野狼也一定是幸福的,有猎物送到口中。
  
      不过,朱平安也并不是没有底牌,他还有一把长些的匕首,被颠落马背时,幸好这把匕首也一并掉落了下来。
  
      而且,也一直牢牢的在朱平安手中攥着。
  
      这是不幸中的万幸,镇定,天无绝人之路。
  
      但是,被温热的马雪刺激了嗜血本性的野狼,并没有再给朱平安应对的时间,就在跟朱平安对视的瞬间后,就呲牙裂嘴的俯身向着朱平安扑了过来。
  
      一股腥风扑面而来
  
      危机关头,异常冷静的朱平安,在千钧一发之际,一手挡在胸前,另一只手快速用力的将匕首往上刺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