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二百四十三章 药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等等,我让你买的药买了吗?
  
      听到自家小姐的这一句话,已经走在门口的王小二不由顿住了脚步,脸色微微有些白。
  
      “怎么,可是忘了?”
  
      李姝放下手中的毛笔,用她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瞥了一眼站在门口的王小二,点绛朱唇微微勾起,声音平淡如水。
  
      “没,没,小的已经买好了。
  
      李姝随意的一瞥,却让门口的王小二额头冒出几滴冷汗,自家小姐的手段,别人不知道,自己可是知道的。
  
      只是大小姐让自己买的药,却并不是一般的药,王小二之所以回来的晚一些,也是因为这药不好买,尤其是对身体无副作用的上好药,花重金才从一户从宫里放出来的前宫女家中购得,这宫女被放出来前伺候过一位妃子,药方就是在这个妃子跟前时得来的。
  
      这种药也只有宫里流传出来的才信的过,毕竟经历了后宫波谲云诡的检验。
  
      只是这种药尽管无副作用,但毕竟是一味所以王小二才没有主动将其献出来。
  
      “问清楚了吗?”李姝问了一句。
  
      “问清楚了,没有任何副作用。”王小二低着头答道。
  
      “那就交给赵妈妈吧。”李姝转着手腕上冰冷的玉镯,对王小二淡淡吩咐道。
  
      “嗯,你下去吧,记住多做事少说话。”
  
      看着王小二将一个精致的小瓷瓶递给花妈妈后,李姝意有所指的说了一句,便将王小二打了出去。
  
      “小姐,这是啥药啊?”
  
      赵妈妈是李家的老人。在李姝尚未出生便在李家了,不过因为是下人,又是女人的缘故,赵妈妈一直没有机会识字,到现在仍然是大字不识一个。虽然这个瓷瓶上有药的名字,但是赵妈妈却是不知道自己手里的是什么药。在将瓷瓶交给李姝后,赵妈妈好奇的问了一句。
  
      这是一个精致的青花小瓷瓶,上面系着一个红缎带,缎带上有药的名字,不过因为角度的问题。只能看到缎带上的一个“绝”字,剩下的字被李姝的纤纤玉手握在手心,看不清。
  
      李姝在手里把玩着瓷瓶,闻言勾起嘴角,“绝世好药。咯咯,这些个大夫口气都蛮大的。”
  
      “晚饭后让后厨把爹爹带回来的防治风寒的草药,熬制一锅,分给府上的众人喝,哦,对了我房里的丫头的份,就直接给我送到院里来。”
  
      李姝将手里精致的青花小瓷瓶随手放到桌上,对赵妈妈吩咐道。
  
      “小姐可真是活菩萨。有了这药,我们这个冬天可是不用再担心风寒了,那又流鼻涕又头疼的我代院里的人谢过小姐了。小姐可真是心善的。”
  
      赵妈妈闻言,满脸都是欣喜,老爷带回来的药可都是大价钱买回来的,效果好的很,当年她男人就是得了风寒,眼看着都快不行了。还是老爷知道了让人送了一副药过来,可不咋地。喝了药了汗,病就好了。现在听小姐说。要把防治风寒的药熬好分给大家喝,所以赵妈妈才会如此心喜。
  
      “行了,下去吧,你们都是我们李家的功臣,你们好我们李家才好。”李姝挥了挥手,勾唇嫣然一笑,好像对赵妈妈拍的马屁很受用似的。
  
      赵妈妈跟喝了二两小酒似的,开开心心的退下了,迫不及待的把这个好消息给李府的众人分享。
  
      然后,李家上下对李姝都是一片感恩戴德的声音。
  
      等赵妈妈离开后,李姝又把玩了一下精致的青花小瓷瓶,然后将小瓷瓶上系的带有药名的红缎带解下来,走到一个火盆前,将红缎带丢到了火盆中。
  
      红缎带飘飘的落在火中,在火中卷起,然后燃起一簇绿色的火苗。
  
      燃烧的缎带上,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个“子”字,或许是“好”字先被烧掉了“女”旁也说不定,但是也就是一瞬间便成了灰烬,无法探究究竟是什么字了。
  
      李姝静静的站在火盆前,看着红缎带烧成了灰烬,才背着小手复又坐到桌前。
  
      不多久,包子小丫鬟画儿捧着一个食盒一颠儿一颠儿的走来了。
  
      “小姐,这豆腐鲫鱼汤可香了。”包子小丫鬟将食盒里的饭菜摆在了桌上,向着自家小姐献殷勤。
  
      “可香了?那是你偷吃了哦?”李姝走到包子小丫鬟跟前,伸出纤纤玉手在包子小丫鬟鼻尖上划了一下,勾起了樱唇玩笑道。
  
      “没,没有,画儿没有偷吃。”包子小丫鬟闻言,忙不迭的摇头。
  
      “哦,没有偷吃怎么知道汤可香了呢?”李姝勾着樱唇又问道。
  
      “啊?”包子小丫鬟皱着包子脸想了想,然后恍然大悟的说道,“小姐,可以闻到味道的。”
  
      “才想起来,你真笨的可以。”李姝敲了包子小丫鬟的脑门一下,然后大慈悲的说道,“吃鱼可以让人聪明,这么大一份鲫鱼汤我也喝不完,你取个小碗来补补吧。”
  
      “小姐,我不笨。”包子小丫鬟捂着脑门委屈的鼓起了包子脸。
  
      吃过晚饭后,整个李府都充斥着一股中药味,但是每一个李府的下人都满怀感恩的将后厨分到每人手上的一碗防治风寒的中草药喝的一干二净,就连碗底都啜的一干二净,这可是老爷花高价钱从南方的一位老神医那买的药呢。
  
      李家大小姐的闺房里也摆放了五个药碗,正冒着热气。
  
      李姝的贴身大丫鬟包子小丫鬟及另外三个贴身小丫鬟也都在李姝闺房中。
  
      “天寒地冻,阴气过重,最是容易患得风寒。这是我让后厨特意留的最浓的几碗,最是疏风散寒,宣通肺气。你们都是小姐我身边伺候的,去把药喝了,免得到时候得了风寒过了病气过来。”
  
      李姝斜靠着绣床上,身着紫色睡裙,头垂在两旁,临睡前已经去了簪,天然去修饰,纯真俏丽的脸蛋挂着和熙的微笑,水汪汪的眼睛微微眯起。
  
      “谢谢小姐。”
  
      几个小丫鬟喜滋滋的向李姝道谢,刚才院里上下都在喝防治风寒的中药,唯独没有她们的,还以为把她们忘了呢,原来小姐一直想着她们呢,还给她们留的最好的几碗中药呢。小姐真好,几个小丫鬟对李姝满是感恩戴德。
  
      于是感动之下,几个小丫鬟趁热将中药喝了干净。
  
      李姝看着几位小丫鬟将要喝净,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对包子小丫鬟道,“画儿,将最后一碗给我端来,等我看完这卷便也喝了。”
  
      包子小丫鬟听话的将最后一碗汤药端到李姝跟前,放到了床边桌上。
  
      “嗯,你们都下去吧,我这不用伺候了。这药喝后,在床上汗最好不过了。”
  
      李姝挥挥手,让几个小丫鬟各自回房。
  
      等小丫鬟们都离开后,李姝下床将桌上的一碗汤药端着倒进了房中的盆栽内,然后若无其事的上床继续看书。
  
      李姝手中的书卷是《曹操传》,翻看的这一卷上正是曹操误杀吕伯奢这一节,这一页的最后一句曹操的那句名言,宁教我负天下人,休叫天下人负我。
  
      “纵负天下不负君,唯愿君心如我心”。
  
      李姝放下《曹操传》,打开了夹着某人龙凤凤舞的《江城子》的一卷书,看了数遍才熄灯睡下。(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