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孔雀台
    翌日清晨,风雪依旧。▲∴▲∴,
  
      朱平安早早起来,在临窗的桌上铺着黑木板悬腕练字,等客栈内其他人也都渐渐起床后,朱平安收了黑木板,将毛笔等物依次放入书包中,将床铺及自己东西收拾好,带了两张陈氏做的油饼下了楼。
  
      在客栈大堂,朱平安像昨晚一样要了一碗羊肉汤,泡着油饼吃完。
  
      “店家有劳,请问往北去的官道在哪个方向?”
  
      朱平安吃过早餐,付账时向掌柜的拱手询问了一下路线。
  
      “不敢不敢,本镇有两条往北的官道,客官是要去往何处啊?”掌柜的一团和气。
  
      “去往京师。”朱平安回道。
  
      “京师的话,那就走这个方向,过了孔雀台就有一个官道直通庐州府,在那边往京师去的路就多了。”掌柜的领着朱平安到了门口,指着一个方向给朱平安说着路线。
  
      庐州府,也就是现代的合肥了,自古以来,合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三国时期,曹魏、东吴两国就在合肥大战几十年。宋为庐州,南宋时期,合肥是抗金前沿。经过合肥再往京师也不错,正好可以看看这个兵家必争之地在古代是什么样的。
  
      “多谢掌柜的。”朱平安拱手向掌柜道谢。
  
      问好路后,朱平安便通知店伙计退房,将东西收拾好,由店伙计帮着将东西拿到后院,放到吃饱喝足的杀马特黑马背上,朱平安上马前又从包袱里取出了一件兔毛长领斗篷穿上。
  
      这件斗篷是母亲陈氏特意给自己做的,给自己路上御寒防风用的。兔毛是大哥朱平川在山上套的兔子硝皮做的。
  
      “今日有雪,客官不妨稍住一日。待雪停了再走。”在门口,一团和气的掌柜的劝道。
  
      “谢过掌柜了。下雪不冷,正是赶路的好时候。”朱平安翻身上马,微微拱手向掌柜的道谢,然后便驱马沿着刚才掌柜的指的路线前行。
  
      的孔雀台。
  
      原以为掌柜所属的孔雀台不过是一个土丘的名字,没想到入目这个孔雀台却是气宇轩昂。孔雀台呈‘凸‘字形,占地大约100余平,是上下两层的结构,上为一个宽阔的空台。廊殿式屋顶,飞檐翘角,每层有斗拱,雕梁画栋,气宇轩昂。
  
      一个小镇怎么会有这般的建筑,朱平安好奇之下便驱马近前。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
  
      孔雀台前长廊石壁橱窗上,刻的便是这么一篇《孔雀东南飞》,字迹不俗。满透一股悲怆之情。
  
      呃,想起来了。
  
      怀宁县小市镇,孔雀东南飞,是了。这便是与北朝的《木兰诗》合称为‘乐府双璧‘的《孔雀东南飞》的诞生地了,也就是焦仲卿、刘兰芝合葬的地方。
  
      在怀宁县这么久,竟然把这么一个地方给忘了。幸亏自己赶考路过此处,真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啊。
  
      东汉建安年间。才貌双全的刘兰芝和庐江小吏焦仲卿真诚相爱。可婆婆焦母因种种原因对刘兰芝百般刁难,兰芝毅然请归。仲卿向母求情无效,夫妻只得话别,双双“誓天不相负”。
  
      兰芝回到娘家,慕名求婚者接踵而来,先是县令替子求婚,后是太守谴丞为媒。兰芝因与仲卿有约,断然拒绝。然而其兄恶言相向,兰芝不得已应允太守家婚事。仲卿闻变赶来,夫妻约定“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兰芝出嫁的喜庆之日,刘焦二人双双命赴黄泉,成千古绝唱。
  
      如若自己,定不会让这种悲剧发生。
  
      在孔雀台凭吊许久,朱平安感慨了一句,便驱马离开孔雀台,沿着官道一路往北。
  
      下了雪的官道要比下过雨的官道好走多了,杀马特黑马似乎无视风寒,在风雪中昂着马头一路撒欢往前,或许这货觉的官道比山路好走的缘故吧。
  
      沿着官道北走,官道两侧不时能看到村落的影子,不像昨日那样走了多半天都看不到一户人家。
  
      走到差不多中午时分,朱平安下了官道,去了靠近官道的一个小村庄。
  
      北风很硬,把地上的浮雪从野外刮进村子里,再从村中小路上刮出来,然后在墙根下,墙外柴禾垛下,在所有背风的地方,堆出一道道的小腿高的积雪。
  
      路两边的沟壑都被吹满了积雪,和路一样平了,如若不是路边雪中露出的焦黄的蒿草梢子,在风中发出咝咝的颤音,朱平安怕是分不清哪是路哪是沟了。
  
      村里一群小鸡在几只公鸡的带领下,围在一家柴火秸秆垛下,慢条斯理地找着吃的。几只无聊的公鸡在为了某只小母鸡的拥有权,扑闪着翅膀互啄,噼里啪啦惹的积雪乱飞。
  
      村口的一处平地上有几个顽童雪地上支个筐,下面撒些秕谷,撅着屁股趴在一边等着扣麻雀。
  
      看到朱平安骑马过来,惊飞了在麻雀,惹的几个顽童吸溜着鼻涕一脸不善的瞅着朱平安。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
  
      一个挂着鼻涕泡的小屁孩,插着腰拦在朱平安马前,仰着头牛气哄哄的。然后其他几个小屁孩也都站在那个出头的小屁孩后面,做后援,也都是一脸不善的瞅着朱平安。
  
      看着几个挂着鼻涕泡的熊孩子,朱平安微微勾起唇角。
  
      “我是雪妖手下的鸟妖,听说你们在此谋害我的手下,便化为人形来此一探究竟,没想到被我看个正着,啧啧,听说小孩肉最好吃了。”
  
      朱平安骑在马背上,对着几个小孩的方向用力吸了一口气,然后做出一副陶醉状的舔了舔舌头。
  
      “妖怪啊。”
  
      几个熊孩子闻言,再看了看朱平安一副要吃肉的样子,嗷一嗓子,撒腿就跑。
  
      “呃,我给你们开玩笑呢。”
  
      看着几个熊孩子撒腿跑的样子,朱平安有些哭笑不得,这些个熊孩子也太单纯了吧。
  
      “才不会上你当呢!”
  
      “你别追来哦,我们有童子尿。”
  
      几个熊孩子闻言,朝着朱平安做了一个鬼脸,跑的更欢实了,眨眼间就不见人影了。(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