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三百一十章 心塞的骚年
    <div class="adread"><script>();</script>
  
      “外心以求理,此知行之所以二也。求理于吾心,此圣门知行合一之教。”
  
      朱平安看了一上午的《传习录》,对于王阳明的心学有了更进一步的领悟,除了知行合一之外,王阳明生动活泼、善于用譬、常带机锋的语言艺对朱平安也有不小的影响。
  
      快到中午的时候,李姝领着包子小丫鬟来了朱平安的客房,包子小丫鬟拎着一个食盒,小脸红扑扑的。
  
      “姑爷~~吃饭啦~~”
  
      包子小丫鬟拉长了声调,献宝一样将食盒放在了朱平安房中的桌上,伸出小胖手打开食盒,将里面的饭菜一一取出来。
  
      食盒一打开,朱平安就嗅到一股醉人的香味,虽说侯府的伙食向来很好,可是今天由包子小丫鬟画儿拎来的这个食盒明显要比自己前两日吃的好很多。
  
      食盒里面的几道菜全是自己惯常爱吃的,就连汤也是自己爱喝的米粥。
  
      “如此,多谢了。”朱平安微微笑了笑,向着李姝和包子小丫鬟拱手道谢。
  
      “你可别乱想,随意人做的。”李姝扫了朱平安一眼,扁了扁小嘴说了一句。
  
      对于李姝的傲娇,朱平安早就免疫了。
  
      正好肚子也饿了,朱平安也就没客气,做到¥,..桌前,用筷子加了一块糖醋排骨放入口中,干香滋润,甜酸醇厚好熟悉的味道,真是美味极了,朱平安忍不住一连吃了两块才意犹未尽的放下筷子。
  
      “你们把家里的厨子也带来了?”朱平安的眼睛都亮了。
  
      “啊?”包子小丫鬟有些不解。
  
      “怎么,不好吃?”李姝挑了挑眉。
  
      “没有。是太好吃了。”朱平安摇了摇头,“味道跟你们家一个样。还以为你们家的厨子也跟着来了呢。”
  
      李姝闻言扫了朱平安一眼,水汪汪的眸子微微亮了下。却是扁着小嘴说了句,“少见多怪,侯府又不是没厨子。”
  
      朱平安微微笑了笑,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是李姝家的厨子还是侯府的厨子,对自己来说又没有影响,饭菜味道好,自己多吃些就是了。
  
      不过让朱平安有些诧异的是,李姝和包子小丫鬟并没有离开的意思。李姝自顾自的走到朱平安的书桌前坐下,拿着朱平安练字作文的草纸看了起来,包子小丫鬟像个跟屁虫似的,李姝到哪她就到哪。
  
      “你们不去吃饭吗?”朱平安停下筷子,问道。
  
      “我们在院里吃过了呢。”包子小丫鬟鼓着包子脸道,“前院有个人好烦,一点眼色都没有。”
  
      “哦?”朱平安有些好奇。
  
      “他仗着是大奶奶的外甥,可讨厌了,总在我们跟前晃悠。”包子小丫鬟提到那人。包子脸满是不快。
  
      “提那蠢货做什么!”李姝仿佛怕朱平安误解一样,在包子小丫鬟话音刚落就接口道,“那人十八岁了,读书不成。武艺又不好,在家里无所事事,靠着家里恩荫才补了国子监。明明是蠢笨如狗,却偏偏还自以为是潘安再世。整天拿着把扇子装狗屁才子,背一些狗屁不通的诗句。我看了就讨厌。”
  
      李姝提到那人,满满的都是嫌恶。
  
      听了包子小丫鬟和李姝的话,朱平安大体也知道了事情梗概,无外乎是为了给老太太贺寿,临淮侯夫人娘家外甥便提前来了侯府,估计是看到李姝模样,动了什么心思,像雄猩猩一样,一刻不停的在李姝面前表现,结果把李姝惹烦了,来自己这躲清静。
  
      呵呵,估计整个临淮侯府都乐见其成,支持那个外甥吧,从临淮侯府对自己的态度就能看得出来。
  
      反正等寿宴结束后,李姝回家也是要退婚的,事情怎么样,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影响。
  
      不过从李姝的反应能看出来,临淮侯府的算盘是落空了。
  
      朱平安微微笑了笑,低下头继续吃自己的饭,话说今日的饭菜味道可真是好极了,朱平安觉的自己能比往日多吃不少。
  
      “喂,朱平安你要记住了,你现在可是我未婚的夫婿”李姝将朱平安写好的草纸随意翻了一张,看了片刻,对吃的很香的朱平安说了一句。
  
      李姝的意思,朱平安自然懂得,这也是来侯府前和李姝约好的。
  
      “自然。”朱平安点了点头,将一块锅包肉放入口中,在侯府该怎么做,自己自然知道。
  
      李姝闻言,嘤唇扯出一个满意的弧度。
  
      朱平安继续吃午饭,准备敞开肚子好好饱餐一顿,美味至极的午饭,一时间让朱平安醉入其中。不过没等朱平安吃多久,便见一股香风袭来,李姝就笑吟吟的坐在了自己对面,肤光胜雪,双目娇媚的似乎要滴出水来
  
      这妞搞什么?吃错药了吧。惊讶之下,朱平安差一点没把手里的筷子丢到地上。
  
      “朱哥哥,不要总是吃肉嘛,你尝尝这个焖笋,清脆爽口,最是下饭不过了。”
  
      更令朱平安诧异的是,李姝纤纤玉手殷勤的夹了一块焖笋递到朱平安的唇边,亮闪闪的眸子看着自己,娇媚的似乎要滴出水来,声音也是娇憨的几乎软了人的骨头。
  
      不过,很快朱平安就明白李姝的意思了。
  
      因为伴随着李姝的动作而来的是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好象是隔壁的张大哥发现老王躺在自家衣柜里似的,惊诧中带着愤怒,愤怒中透着心塞。
  
      “你,你你们在做什么姝儿表妹,他他是谁?你怎么可以这样”
  
      朱平安抬头便看到了一个西子捧心造型的骚年,整个人就跟捉贱在床的丈夫似的,一手握着折扇,一脸受伤的捂着胸口,另一手哆嗦的指着自己和李姝,好像遭受了多大的创伤似的。
  
      这人肯定就是李姝和包子小丫鬟口中那个临淮侯夫人的外甥了,长的不怎么样,倒还有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架势,浑身一股脂粉味,典型的纨绔子弟模样。
  
      除了他之外,周胖子也跟在身边。
  
      李姝都这么做了,自己自然也要配合一下。
  
      朱平安抬头冲那骚年微微笑了笑,然后张嘴将李姝递来的焖笋卷入口中,用力的咀嚼了一下,满意的点了点头。
  
      然后,那骚年整个人就更加不好了,脸都要绿了。
  
      “哎呀,你们怎么来了,羞死人了”
  
      李姝仿佛才看到来人似的,整个人似乎娇羞的不行,放下筷子忙不迭的用水袖遮住了脸蛋,就像是标准的大家小姐私会情哥哥被人发现了那样,俏脸蛋布上一层红晕,慌忙起身,小蛮脚跺了下,然后用袖子遮着脸蛋,领着包子小丫鬟从房间里一路小跑,不见了身影。
  
      这妞,不当影后可惜了
  
      朱平安看着李姝离去的背影,微微笑了笑。(未完待续……)
  
      ,&omega;&omega;&omega;.78&chi;s.c&omicron;m,m.78&chi;s.c&omicron;m,。78&chi;s.c&omicron;m
  
      <div class="adread"><script>();</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