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三百二十章 你的喜报
    “会试捷报,恭喜贵府少爷会试恩科高中第一名会元。≧,”
  
      阳光温热,岁月静好,报喜的差役将报喜的话再一次重复了一遍,咬字清楚,声音洪亮,报喜声传遍了临淮侯府寿宴现场的每一个角落,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报喜的声音仿佛惊雷一样,轰然炸响在寿宴的当空。
  
      周胖子这一桌的二世祖们被炸得七荤八素,说话都捋不直舌头了,声音都是打着哆嗦。
  
      他们如何能不惊诧呢?!
  
      原本周胖子是他们习惯嘲笑的对象,文不成武不就,身手也不如他们,可是一转眼,这周胖子人家不仅通过了会试,还是第一名会元。这在整个大明的勋贵圈里都是头一遭的事。勋贵之家在土木堡之变后,话语权大大降低了,文官的势力开始迅速扩张,勋贵之家也开始往文官方面倾斜,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也没有听说哪家勋贵之家有人考中会元的!
  
      现在,有人打破了这个僵局,是他,勋贵的骄傲李言周!
  
      李言周,也就是周胖子考中会元,这影响可是比魏国公家的徐老三要牛叉多了!三十八跟会元差的远着呢,这可是量变到质变的差距。
  
      周胖子他们这一桌的二世祖们,看向周胖子的目光几乎都是仰视的。
  
      “周胖子,不,李兄,你还真是深藏不露啊。”
  
      “李兄,你也太厉害了吧,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徐老三才三十八名。你李兄可是会元啊,第一名啊。”
  
      “李兄。以后可要多多关照下哥几个啊,别的不说,今后喝花酒玩花魁,算哥几个账上。”
  
      原本奚落嘲笑周胖子的二世祖们,一致的调换了语气,对周胖子恭贺起来了。这一刻周胖子,在他们心中的地位蹭蹭蹭的往上升。刚才他们还在恭贺簇拥魏国公府徐老三呢,这一刻却全都将徐老三撇在一边,恭贺簇拥起周胖子来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考中会试第三十八名的徐鹏晖本来是来临淮侯府,刺激下周胖子,顺便将这个好消息“分享”给大家的。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将周胖子刺激的不要不要的。可是,谁知道一眨眼,整个剧情来了一个颠覆性的改变。
  
      自己刚才还刺激周胖子什么,周兄的喜报可曾来了。
  
      这尼玛倒好,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了,人家的喜报来了。不仅来了,还尼玛是第一名会元的喜报。
  
      周胖子就在这眨眼间,便从落榜生,变成了会元。
  
      徐鹏举脸上的表情都僵住了。自己刚才刺激周胖子的行为,现在看来,在会元面前。岂不是大大的跳梁小丑一眼。
  
      报喜来的太突然了,让周胖子有些猝不及防。这惊喜来的也太突然了,我想要一片绿叶。你却给了我一整片森林。在欣喜之下,周胖子怔住了,还是被那几个二世祖恭贺时拨动了下胖脸,才回过神来。
  
      惊喜,刺激
  
      周胖子回过神后,几乎无法压抑住内心的狂喜,这尼玛是真的吗,老纸竟然是会元了。
  
      “咳咳,徐老弟,哥哥的喜报来了。”周胖子咳嗽了一声,努力的压下了满心的惊喜,将满脸的肥肉堆砌成镇定自若的表情,用一副沉稳的语气,看着徐老三说道。
  
      呵呵,徐老三,你刚刚不是很牛逼嘛,还尼玛阴阳怪气的问我喜报到了没?!
  
      现在,满意了吧!
  
      周胖子,这一刻心里别提有多爽了,眯着小眼睛看着徐老三,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跟来了一发似的,舒爽的不行,从心里一下子爽到了云端。
  
      “咳咳,恭喜李兄。”
  
      徐鹏晖嘴里说着恭喜的话,脸上的笑容却是有些勉强。
  
      “同喜同喜,徐老弟第三十八名也是很不错嘛。”
  
      周胖子看着徐老三吃瘪的表情,心里别提有多美了,肥脸上也堆出一个笑容来,说到三十八的时候,周胖子语气特意加强了几分。
  
      满意的看着徐老三吃瘪后,周胖子又将小眼睛转向了同一桌的二世祖们,抬起小胖手,吹了吹指甲上莫须有的灰尘,然后若有所思的开口问道:“刚刚我好像听谁说如果我中了会元的话,某个人要当场吃翔来着?”
  
      “李兄,就当哥哥刚才马尿喝多了,哥哥我自罚三杯。你前段时间不是说我那黑鬃狮子不错嘛,那匹马哥哥我送你了。”
  
      听了周胖子的话,刚才用吃翔嘲笑周胖子的那个二世祖脸上堆满了笑容,上前一步,搂着周胖子的脖子,笑着求饶起来。
  
      “那多不好,君子不夺人所爱。”周胖子矜持起来了,脸上的肥肉却是神采飞扬。
  
      “好,哪里不好,宝马配英雄。”那个二世祖坚持的说道。
  
      “唉,说不过你,说不过你,那就按你说的办吧。”周胖子摇了摇头,神采飞扬的叹了口气,一副说不过你,勉为其难接受的样子。
  
      从这个二世祖开始,其他人也都挨个向周胖子表示了下心意,跟前个二世祖一样,都把要拒绝的胖子“说服”了,成功的让周胖子勉为其难的接受了他们的心意。
  
      临淮侯寿宴现场,这一刻都被周胖子中会元的消息,给弄**了。
  
      临淮侯府老夫人高兴的满脸皱纹都展平了,笑容怎么遮都遮不住。
  
      临淮侯李庭竹听到报喜的声音,虽说表面镇定自若,可是手里的酒杯却是哆嗦哆嗦的,酒杯里只有半杯酒,却洒出来一大半。
  
      临淮侯府原本避嫌待在屋里的小姐们,这一刻也全都激动从屋内走了出来,一个个兴奋的小脸红扑扑的。
  
      李姝也出来了,看着激动的老夫人等人。脸上同样带着笑容,不过笑容却是别有深意。像是一只小狐狸似的。
  
      “赏!”临淮侯老夫人颤抖着才说了这个字,又紧接着补充了一下。“大赏。”
  
      早就有管事的,在老夫人话音一落,就将三锭巴掌大的银子,每个报喜差役送了一锭。每人十两银子啊,报喜的差役攥着手里的银子,喜上心头。刚才在路口的那几个人说的真准啊,府里给的银子真大方啊。
  
      紧接着,临淮侯府响起了一阵鞭炮声,霹雳咣啷。比刚才魏国公府的响多了,持续的时间也长多了。
  
      鞭炮响完后,报喜的差人将喜报双手递了过来。
  
      还是由当事人来接喜报吧,侯府寿宴众人将这个激动的时刻,全都让给了当事人,本次的会元周胖子。
  
      周胖子努力控制住激动的情绪,伸着胖手将卷在一起的大红喜报接了过来,在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缓缓的展开喜报。将目光放在了喜报上。
  
      然后
  
      然后胖子脸上的笑容便瞬间枯萎了,跟便秘了似的,原本眯着的小眼睛瞬间瞪大了。
  
      同时,拿着喜报的双手都哆嗦了起来。
  
      不过在众人的视线中。胖子的反应很正常,激动嘛,完全可以理解啊。这可是会元啊。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看到自己的名字跟会试恩科会元联系在一起,胖子的激动也太正常不过了。
  
      只是。这周胖子激动的也太过了吧,时间也太长了吧,还有脸怎么都变形了?
  
      在众人的目光中,周胖子终于有下一个动作了。
  
      “咳咳......妹夫,五妹夫......”周胖子深吸了一口气,将一张肥脸扬起,往寿宴的角落望去,脸上还残留着枯萎的笑,嘴里发出的声音却如丧考妣一样。
  
      听到周胖子的喊声,朱平安放下了手里端着的茶杯,站起了身,看来这杯茶是喝不了了,刚才报喜的到侯府来的时候,朱平安心里就知道了这喜报大约应该就是自己的了。只是,侯府众人太激动了,将周胖子和那报喜差役围栏起来,然后便是一阵喧哗,以及噼里啪啦的鞭炮。
  
      以至于朱平安努力了几次,都无法靠近报喜的那人,甚至自己喊了几声也被淹没在鞭炮和喧哗声中,无济于事。
  
      看都看不见围着的场景,口也干了,无奈,只好先回到桌上,喝杯茶润润口,谁想到周胖子这个时候叫自己。
  
      五妹夫?
  
      谁啊,喊他干嘛,刚刚在桌上周胖子不是还对这个五妹夫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嘛,怎么这一会喊的这么亲热起来了。
  
      前些天就听说临淮侯府的五姑爷各种不堪的版本了,什么乡下的土包子,长的平常到丑,平庸到无能吃软饭之类的。
  
      然后,众人便顺着周胖子的视线看到了寿宴的角落里的一张桌子上,那个唯一的一个还在端着茶杯往嘴里放的少年。
  
      果然相貌平常,太平常了,看上去还有些憨厚。
  
      瞧他,现在还往嘴里塞茶水呢,连杯茶都不放过,真是没出息,看来众人传言的平庸到吃软饭,此言也是不虚啊。
  
      然而,就在众人的鄙夷的目光和心理活动中,周胖子向着朱平安扬了扬手里的大红喜报,一脸便秘的表情,那如丧考妣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了:
  
      “咳咳......妹夫,五妹夫......你的喜报。”
  
      等等,什么鬼?
  
      五妹夫,你的喜报?!
  
      什么,意思是,这喜报是那个少年的?!
  
      那就是说,那少年竟然是本次会试恩科的会元?!
  
      周胖子旁边被刺激了半天的魏国公府徐老三,将周胖子手中的喜报抢在手中,打开,喜报上的文字出现了他的眼中:
  
      “会试捷报,恭贺安庆府朱平安会试恩科高中第一名会元。”(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