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三百九十五章 若君为我赠木簪
夕阳将余晖洒向临淮侯府,双宿双飞的燕雀盘桓了一阵便展翅飞走了,远处响起了车马驶来的嘎吱声,在一片残阳晚霞中缓缓驶来了一辆带篷的马车。?壹?·1?k?a?n?s?hu·cc
  
  马车刚刚停稳,朱平安便率先从马车中下来,然后伸出手将小萝莉妞儿抱下来。
  
  熊孩子钻出马车,伸开胖爪子,做出一副也要朱平安抱下来的架势。
  
  “我只抱女生......”
  
  最终,熊孩子只听到了某只土包子姐夫很欠揍的声音,然后只好从马车上滑噜了下来。
  
  “后面是女生,你抱啊。”熊孩子从马车上滑噜下来后,小胖爪掐着腰,甩着小肥脸冲着朱平安叫道。
  
  然后将后面紧跟着下马车的包子小丫鬟弄的一脸通红,跟只兔子似的看了朱平安一眼,便低下了头。
  
  “你这笨丫头,楞着干嘛,快下去啊。”马车内的李姝催促道。
  
  “哦哦......”
  
  包子小丫鬟红了脸,手足无措的从马车上下去,好象是被主人捉住的笨贼似的。下了马车后,包子小丫鬟便伸出小手扶着李姝下了马车。
  
  “喂,朱平安你们考生新官上任后很快便有一个两月的休沐假呢,你要不要回家啊?”李姝和朱平安并排走在府内通往后院的小路上时,貌似无心的随意问了一嘴。要?看??书·1书k?a?nshu·cc
  
  “哦,有这种长假?”朱平安停住脚步,一脸喜色。
  
  “当然有啦,释菜礼后你们新官上任,大约旬日左右,你们便有休沐长假。这种福利只是对你们新晋进士,两月休沐长假让你们安顿家小、处置私事,以后你们就要潜心为国家效力,再也没有这么长的休沐假了。”
  
  李姝点了点头,公主髻上的金步摇也跟着摇晃,那串玛瑙流苏在夕阳的余辉下显得更是光彩夺目。衬托的李姝也是粉嫩娇媚,整个人如同是春风中含苞欲放的花蕾,十分娇美。
  
  对于这种休沐长假,朱平安也是第一次听说。以前在现代还真没有查阅到古代有这种类似的长假,自己还以为古代只有旬休即十天休沐一次呢,尤其是明朝休假更难,元璋大帝是个工作狂,一年只给大明朝三天假:过年一天。冬至一天,我老朱的生日一天。后来执行太难,请假的也多,明朝才增加了一月三天假。现代公务员考试完录取后到正式上班起码都有一两个月甚至小半年的时间,没想到,明朝竟然也有类似于现代的公务员考试的放假制度。
  
  意外之喜。
  
  “两个月的长假如何不回家呢,京城再美也美不过下河。”朱平安脸上忍不住露出了喜色。
  
  “哦,那算你走运啦,我也就要回家了。大伯会派船送我回家,你可以一起的。反正还有那么多船舱空这也是空着......”李姝俏目很随意的瞥了朱平安一眼,红唇微启百灵鸟般清脆好听的声音便了出来。
  
  坐船?
  
  嗯,似乎不错,来时骑马颠簸辛苦的很,风餐露宿是常有的事,古代又不像现代有高公路,道路崎岖难行,骑马绕山绕水费时良多,尤其是杀马特黑马又不争气,度也慢......
  
  即便不能千里江陵一日还。壹ww?w?·1?k?a看n?s?h?u看·c?c?坐船也快的多了,而且又稳又有休息的地方,省却了风餐露宿的辛苦,另外李姝家的厨子做饭简直是一绝啊。
  
  在朱平安思索的时候。李姝一直在用俏目的余光注视着,长袖里的纤纤玉手也不由的攥紧了绣帕。
  
  “呵呵,那边有劳了。”朱平安想了想便应了下来。
  
  李姝闻言,俏目瞬间光彩更加夺目了,傲娇的一仰俏脸蛋嗔了一声,“反正空着也是空着。还不如便宜你这只笨蛤蟆......”
  
  说着,李姝纤纤玉手拎着粉群裙摆,柳腰一拧,快步走到了朱平安前面,缎带飘飘,留给朱平安一个傲娇的背影。
  
  这时也刚好到了朱平安住的客房小院了,朱平安看着李姝傲娇的背影,摇了摇头,然后领着熊孩子和小萝莉回了自己的客房小院。
  
  熊孩子听说朱平安快要走了,整个人兴奋的不行,朱平安一走,岂不是意味着我又可以自由自在地玩耍了......
  
  “姐夫,你什么时候再来啊?”小萝莉妞妞很是依依不舍。
  
  再来?等我再来京城,肯定不会再在侯府住了,不过看着小萝莉妞妞依依不舍的大眼睛,朱平安终是没有忍心告诉她真相,只是告诉她等到天气暖和蜻蜓飞舞的时候,自己就回来了。等过了十天半个月,这小丫头估计就忘了自己了。
  
  听到朱平安还会回来,小萝莉妞儿又恢复了天真烂漫的笑脸。
  
  “姐夫,今天外面的肉包子没有肉,我们下次不要吃了。”小萝莉妞儿想起今天在外面吃的肉包子,不由可怜兮兮的扬仰起了小脸抱怨起来。
  
  呃
  
  那是馒头啊。
  
  肉包子没有馅,感觉这句话可以跟“善良”的晋惠帝那句“百姓无栗米充饥,何不食肉糜?”相提并美了。
  
  生活在深宅大院的小萝莉山珍海味不断,还没有吃过馒头......
  
  却不知在大明的土地上,还有人想吃馒头都吃不上......
  
  唉
  
  任重而道远啊......
  
  “姐夫,你怎么了?”小萝莉看到朱平安脸色沉重了下来,不由担心的问道。
  
  “哦,没什么。”朱平安笑着摇了摇头。
  
  李姝回到后院解了头,一头青丝随风飘动,让包子小丫鬟重新给她挽了适合插簪子的髻,包子小丫鬟选了一支精雕细琢八宝珊瑚簪,将李姝的髻簪上。
  
  一身粉色的拖地长裙,细腰束着缎带,更显婀娜的身段,髻插着八宝珊瑚簪,衬的俏脸蛋更是娇媚的慑人,风情万种。
  
  “小姐真漂亮......”包子小丫鬟看着镜子里的李姝,由衷的赞美道。
  
  “就你嘴甜,好了,你下去歇着吧,逛了一天,我也乏了。”
  
  李姝纤纤玉手在包子小丫鬟脸上一捏,嫣然一笑。然后,包子小丫鬟被李姝这么一捏,便像是被主人夸奖的小狗狗一样,开心的颠颠儿的关门下去了。
  
  等到包子小丫鬟的脚步声远去之后,李姝便将桌边那支用手帕包起来的桃木钗头凤取在了手中。
  
  某只臭蛤蟆将这支钗头凤放在自己手中的一幕,不断的在眼前回放......
  
  李姝不由的勾起了唇角。
  
  纤纤玉手将髻上的八宝珊瑚簪取下,随意的丢在桌上,然后将这支钗头凤小心的插在了髻上。
  
  “真好看......”
  
  李姝对着镜子换了好几个姿势,看了好久,嘴角勾起一抹娇笑。
  
  又过了一会,李姝来到了靠窗的书桌前,遥遥的向着某只臭蛤蟆暂住的客房方向看了一会,纤纤玉手取来纸笔,簪花的小楷便缓缓的呈现在了粉色的信笺上:
  
  若君为我赠木簪,
  
  我便为君绾长;
  
  洗尽铅华,从此以后,日暮天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