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四百零六章 食欲大开天净沙
觥筹交错间,众人便互相熟络了起来,熟络了起来后话便多了,当然毕竟是翰林,说的话也都是带着文气雅气,谈四书争百家,跟严世蕃他们那些人还是有区别的。=乐=文=小说.X.co
  
  对面太医院的太医们也都酒酣耳热了,好像是在争执治疗伤寒那个方子更好,其中就有太医说到了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药理药性要论个明白,然后就争论不休了。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莫若辩之,何如?”翰林院这边的人听到了对面争论,笑着将这句老生常谈的话又说了一遍,提出了一个辩题。
  
  “易耳,文章各有千秋,难分高下,故言文无第一;武者刀枪棍棒较量一二,高下易分,故言武无第二。”在座的一位心直口快的典籍放下酒杯,率先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这也是很多人对这句话的解读吧。
  
  不过,在这位典籍说完,一边的袁炜听了就噗哧一声笑了,“我倒是有另有所见。文人谦而有礼,弗敢言己最善,无人敢称第一,故言文无第一;至于武夫者,莽夫也,争强好胜,弗认他人善于己,争言己最善,故言武无第二。”
  
  “是极,前些时日,我还在西武胡同见两个武夫因为一言不合,拔刀相向,血流如注......”又有一人附和道。
  
  “文无常势,文风迥异,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众口难调,故言文无第一。武者莽夫也,两人竞技相抗,赢则赢输则输,一二易见。”也有人综合了两人的看法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
  
  这种辩论不像现代那样复杂,几乎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只要自己愿意说,说什么都行。好多人都发表了言论,张四维和张居正也都说了两句。
  
  谁说话,朱平安就看着谁,一副听的认真的样子。其实是在练习唇语。
  
  “子厚听的认真,何不试言一二?”李春芳将目光看向朱平安,然后众人也都把目光转了过来。
  
  呃
  
  朱平安研究唇语呢,听了李春芳这么一说。稍微怔了下,刚才大家说的他也都认真听了看了,而且这个论题简单得很,基本上没有什么难度,无非是看法异同而已。其实说到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记得以前看古龙的武侠小说倒是看到另一个有意思的版本,不如提出来给大家分享一下。
  
  想到这,朱平安便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轻声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呵呵,我倒是觉得反过来更好,文无第二、武无第一。”
  
  文无第二,武无第一?
  
  这种说法在座的众人都是第一次听说。此刻听了朱平安提出这种说法,不由的发出了惊讶的声音,为何说这样反过来更好啊,文无第二?刚才说武无第二,是说武夫鲁莽,这说文无第二,难道说朱平安是想说文人相轻吗?
  
  文人相轻?这在文人中间可是忌语,难道说新科状元太年轻,初生牛犊不畏虎吗?
  
  于是众人都将目光看向朱平安,很关心朱平安怎么解释。
  
  “文无第二。武无第一,是因为文有第一,武没有第一啊。”朱平安笑着说道,“孔圣集我中华文化之大成。开创儒学,传承至今,当为第一,无异焉。至于武者,尚无公认之第一。故言,文无第二。武无第一。”
  
  众人差不多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觉的很新奇,确实孔圣当之无愧的第一。刚才众人说的差不多都是老生常谈,朱平安提的这个文无第二、武无第一却是一个崭新的命题,围绕着朱平安提的这个命题众人又开始辩了起来。
  
  从文武然后又引申到了孔圣,然后又到了四书五经,然后又到了朱熹......翰林院的人不愧是口才惊艳之辈。
  
  在翰林院这边酒桌文化热络的时候,太医院那边也争的起劲,距离不是很远,他们那边的声音也可以传过来,但是声音很不清楚,不过朱平安因为正对着他们,可以从他们的口型和模糊的声音中还原他们的对话。
  
  其实主要是那个年轻的太医和众位太医之间的争论,应该是嘉靖帝想要长生不老,给太医院布置了什么改良药方,企图获得长生不老吧。
  
  “久服水银,适当兑以良物,可延年益寿。”有太医这么说。
  
  “《内经》有言,炼食硫黄,可以长肌肤益气力。”另一太医引经据典力争。
  
  “更有多部典籍曾言,灵芝乃仙草,久食可以延年益寿。我们当向各地下令,征集灵芝、雪莲等物,以备圣上炼丹之用。”另一位太医提出了一个想法,得到了很多太医的附和。
  
  “荒谬!无稽之谈。汞出于砂为水银,大毒之品,不宜内服,孕妇尤忌;硫磺出于矿,性酸、温、有毒,归肾和大肠经,内服多致下泻,大忌;灵芝稀有,增智慧,好颜色,美容解毒内调之药效,何来延年益寿之说!况全国征集,徒耗民力,何苦来哉。”那位年轻的太医大声反驳。
  
  “姓李的,你懂什么,此乃典籍之记载,祖宗之所言。”不少太医纷纷引经据典攻击年轻的太医。
  
  “典籍,典籍,典籍有缺憾甚至谬误繁多,况宋以来药物渐增,吾等为圣上计、为黎民计,当重修本草,删错纠缪,实地调研......”年轻的太医情绪有些激动。
  
  “好了姓李的,又来了,你是太医不是翰林,你懂什么修书!研究好你的药方才是真......”
  
  “听”着太医院那边的争论,朱平安忽地若有所思,本草,修书,姓李的,呃,那个年轻的太医该不会是李时珍吧?这可是有名的神医啊,可得找机会好好结实一下,结交了李时珍可是相当于多了一道保命符啊。
  
  随着时间的推移,桌上的几坛酒也都见了底了,虽说朱平安有意注意少喝酒,相对于他人来说确实也少喝了很多,但是毕竟朱平安酒量小,还是喝多了。
  
  在古代宴席上常会作诗,更不用说这是翰林院的宴席上了,不知因为什么也不知是谁提议的,众位翰林纷纷提笔作诗对这场接风洗尘宴赋诗留念。
  
  袁炜一马当先,在众人还在思忖推敲的时候,他便一挥而就了,而且诗词文笔和内涵俱佳,非常的美,引的众人喝彩。
  
  张居正等人的诗也都非常不错。
  
  不过这宴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喝高了的朱平安题的这首诗:剁椒鱼头烤鸭,糖醋排骨对虾,水煮肉片凤爪,肉串鸡架,溜肥肠炒豆芽。
  
  诗词用菜名组成,而且菜名还都是这一桌上的,真的是赋诗留念这桌宴席了。
  
  “呵呵呵,子厚你这贴切......”众人不由笑了起来。
  
  朱平安的这首《天净沙》很快便传开了,没多久这首诗便到了嘉靖帝的桌前,嘉靖帝有厂卫监察天下,大臣晚宴吃什么他都一清二楚,翰林院的这场接风洗尘宴自然也被厂卫监察了起来。
  
  “呵呵,有趣,头一次读到这么有食欲的词,黄伴,明日也给朕整治这么一桌。”嘉靖帝看后笑着吩咐黄锦道。
  
  “何须明日,奴才这就让御膳房备膳。”
  
  黄锦此时对朱平安的好感更是增多了,这几日嘉靖帝服用丹药后食欲不振,把黄锦紧张坏了,此刻见嘉靖帝食欲大开,黄锦悬在喉咙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