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四百二十六章 阶齿与德
    “公子,公子......”
  
      这位小厮接到严嵩从西苑门缝递来的纸条后,就火速骑马到了严府,府里人说严世蕃尚未回来,于是这小厮又去了工部衙门,从一个官员那得知严世蕃在这里,于是又快马加鞭赶到了这里。
  
      不过在看到严世蕃喝的醉醺醺的,大着舌头说话都不清楚了,不由得焦急了起来。
  
      严嵩年纪大了,有时候有些事情处理起来精力不足,难免有些力不从心,能坐稳内阁首辅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严世蕃的协助。严嵩每次入内阁值守的时候,为了保险起见,总是在西苑宫门口派几个家丁值守,就是为了接严嵩传出来的纸条,然后快速传给严世蕃解答。
  
      这个小厮就是值守之一,今日由他负责。
  
      现在看着自家公子喝高了,舌头都打结了快,醉成这个样子,小厮不由担心起来了。醉成这样,如何帮助相爷解答呢。
  
      “你晃什么,晃成这样我如何接纸条......”严世蕃甚者手左捞右勾就是拿不到近在眼前的纸条,不由得大着舌头醉醺醺的斥责道。
  
      呃,我明明拿着纸条一动没动啊,是你醉的不行了吧。不过面对严世蕃的喝喝凶名,小厮显然是不敢这么说的。
  
      “对对,是小的该死,这是相爷传来的纸条。”小厮说着伸手打了自己一个耳光,连声告罪,然后将纸条塞到了严世蕃的手中。
  
      嗯......
  
      严世蕃将纸条拿在手上,想要打开,不过实在是醉的太过厉害,无法完成将折叠的纸条展开的任务。
  
      “公子,老爷急着要呢。”小厮适时补充了一句。
  
      “玛德,怎么不早说。”严世蕃闻言,酒气醒了三分,伸手就给了小厮脑袋一巴掌。
  
      “是是是,都是小的的错。”小厮脑袋上被打了一巴掌。却像是中了彩票似的,笑着认错起来。
  
      “行了行了,快去端一盆热水来,还有毛巾。快去,误了爷的事,仔细你的皮!”严世蕃摇着脑袋催促道。
  
      小厮应了一声便快步跑了出去,很快便端着一盆滚烫的冒着热气的水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拿着毛巾的老板娘。扭着柳腰款款而来,衣衫轻薄欲遮还露。
  
      权色交易的雏形,看来过不了多久,严世蕃和这老板娘就能勾搭在一起。
  
      朱平安只是看了一眼,便下了结论。
  
      老板娘也识趣,大约知道这时候是关键时候,将毛巾递给严世蕃后,飞了一个媚眼,便扭着柳腰而去,惹得严世蕃往老板娘**的背影上使劲的多看了几眼。
  
      在座的众位翰林不清楚严世蕃弄着一大盆热水做什么。俱是好奇不已。
  
      严世蕃在老板娘背影上收回视线后,便将手里的毛巾浸没在这盆热水中,然后趁着毛巾滚热便将毛巾从热水中提了出来,胖爪子将毛巾赚了两下,将毛巾里的热水挤出后,便将毛巾缠在了头上,一共缠了三圈。
  
      一股酒精的气味从严世蕃身上散发了出来,严世蕃醉红的脸也渐渐消散了几分。
  
      呃
  
      这货竟然是在醒酒?
  
      朱平安就坐在严世蕃身边,能清晰的感觉到严世蕃的醉意消减了几分。
  
      大约十秒过后,毛巾热度稍减。严世蕃便将缠在头上的热毛巾取下,然后再次浸没在热水里,重新取出再次缠在了头上。
  
      大约往复了三次之后,严世蕃就醒了。看不到一点醉意了。
  
      “嗯,柳三做的很好,回去自去帐房领赏。”严世蕃酒醒之后,向着送纸条来的小厮点了点头。
  
      “多谢公子。”小厮脸上满是喜色。
  
      严世蕃将放在桌上的纸条拿在手上,缓缓展开,将视线落在了纸条上。只见纸条上只有四个字:
  
      “阶齿与德”
  
      严世蕃看后,无声的读了一遍。
  
      虽然严世蕃没有发出声音,但是朱平安看着严世蕃嘴唇的动作,就读懂了他的唇语,第一时间知道了纸条上的文字。
  
      阶齿与德?
  
      这四个字,肯定就是嘉靖帝出的暗语了。
  
      明面上的意思是,徐阶的年龄和德行配不配。如果按照字面意思理解,就是嘉靖帝问严嵩,你觉得徐阶这老小子德行怎么样。
  
      是这样吗?
  
      朱平安想起了在现代看过的《明朝那些事儿》,这里面就有一个类似的例子,说的是徐阶收到了嘉靖帝传来的一个纸条,纸条上也是四个类似的字:卿齿与德。
  
      话说,当时徐阶看到这四个字就大吃一惊,吓出了一身汗,第一反应理解的是,爱卿你的年龄和德行配吗?什么意思,这是说嘉靖帝对我不满,想要罢免我的官吗。然后,徐阶就吓的一晚上没睡着,等到第二天去衙门办公路上碰到了欧阳德的时候,才忽然大笑了起来。徐阶此时才明白嘉靖帝的意思:爱卿你和欧阳德谁的年龄大?
  
      嘉靖帝的暗语不是谁都能玩的懂的。
  
      怪不得严嵩将纸条传给严世蕃,估计严嵩刚接到纸条也有些不太明白嘉靖帝的意思。
  
      严嵩最近对徐阶比较满意,徐阶近来服软了,也常到府里拜访自己,在朝堂上的大小事务都跟自己保持一致,拿捏不准的还会来请示自己,屁股摆得很正。所以,严嵩在接到嘉靖帝这张纸条的时候,拿捏不定嘉靖帝的意思,才会让人火速传给严世蕃解答。
  
      严世蕃看到纸条后,稍微怔了几秒,然后便大笑了起来。
  
      “欧阳德齿长于徐阶”
  
      严世蕃笑后,取来毛笔,在纸条的背面写了八个字,交给了小厮,让其火速传到西苑。
  
      严世蕃写的字没有避讳朱平安等人,朱平安在看到严世蕃写的八个字后,对严世蕃不由从心里敬畏了几分,这严世蕃果然是狡诘机智,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将嘉靖帝的意思摸得一清二楚了。
  
      自己知道嘉靖帝的暗语也是托了明朝那些事儿的功劳,可是这严世蕃却能这么快就揣摩出嘉靖帝的真实意思,真是厉害。要知道这货刚刚还醉的不成样子呢,用热水清醒后,举笔就答出来嘉靖帝的暗语。
  
      果然不能小觑古人。
  
      这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朱平安暗暗在心里对严世蕃再次提高了警戒。(未完待续。)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