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五百五十章 祭河
    案子侦破后,淳安知县便第一时间疏通了江上水路,恢复水上交通。
  
      在上船前,淳安知县就朱平安协助破案,特地表示了感谢。
  
      当然,为了不耽搁众人及时前行,淳安知县也就是简单感谢了两句,不过朱平安却像是如闻雷震一样,就跟曹操跟刘备煮酒论英雄,刘备惊掉了筷子差不多。直到上了船,朱平安情绪都还有些不正常。
  
      海瑞!
  
      那淳安知县竟然是海瑞!
  
      自称称名,称人称字,这是古代文人基本的礼仪,刚刚淳安知县道谢的时候就是自称海瑞!海瑞这个名字简直可以说是明朝的一张名片了。
  
      没想到自己竟然在这里碰到了海瑞,现在想想海瑞的补丁官服,还有他浑身的傲骨正气,以及不徇私情、不惧强权的作风,就应该猜到是他了。尤其是淳安知县,这可是海瑞初入官场就任的地方官。
  
      虽说之前见过了严嵩、徐阶、高拱、张居正这些牛人,不过这次见到海瑞时,朱平安情绪仍然很是激动。
  
      海瑞这可是中国历史上可以和包拯并列的清官,是古代的模范官员,也是老百姓口中为数不多的青天大老爷。关于他的传说故事,在民间可是广为流传。
  
      当然,海瑞也是历史上复有争议性的人物。野史上也有不少关于海瑞的笔墨。比如说,海瑞逼5岁女儿饿死的故事。野史记载,海瑞有一个5岁的女儿,天真烂漫很是可爱,有个男仆给了她一个饼吃。在女儿吃的时候,海瑞现了就问女儿饼是从哪里来的,女儿如实回答。海瑞大怒,斥责道,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女孩子家家的怎么能接受男仆的饼吃呢,你要是知道廉耻,饿死了,才算是我海瑞的女儿。他女儿吓的直哭,再也不肯吃东西,然后就真的饿死了。
  
      如果这个野史记载是真的,那海瑞简直是太不可理喻了!简直就是道貌岸然的迂腐的变态、伪君子!
  
      不过,想来,这个记载太过无厘头了!朱平安以前也特意查过史书,在所有明朝正史中均没关于有查到这一事的记载。海瑞饿死女儿的故事,一直到了《万历野获编》才有记载,不过这本书可不是正史,而是野史,其作者在海瑞去世时也不过才是九岁的小屁孩而已,也就是说海瑞去世至少二十余年后才有野史记载而且作者也说了这件事也只是他听说而已,没有得到证实的风闻。
  
      很有可能,海瑞饿死女儿的事情时政敌造谣抹黑而已。
  
      当然,也不是说没有一丝可能。
  
      现代人无法证实,但是自己可以啊,自己刚刚还见了海瑞呢,正好可以验证一下正史和野史关于海瑞的记载与事实是否相符,谁让自己难的在这个朝代呢。
  
      海瑞饿死女儿......
  
      先海瑞要有一个女儿才行,好像正史中没有记载海瑞有女儿的......
  
      朱平安微微摇头笑了笑,然后收拾了情绪,低头吃起了早餐,这是船主差人送上来的早餐,四菜一汤很丰盛,江中新鲜的鱼汤,时令蔬菜,味道鲜美。
  
      因为船主知道了朱平安翰林官员的身份,说什么也不肯让朱平安再住原来的船舱了,特意收拾出来一间位置最好、舒适度最高的房间让朱平安休息。
  
      早餐也是刚刚送上来的。
  
      对于船主的好意,朱平安婉拒了数次无果,无奈也只好接受了。这就是地位的优渥了,怪不得那么多人削尖了脑袋都要科举入仕,
  
      在朱平安吃完早餐没过多久,应天府就近在咫尺了,又航行了两刻钟时间便到了应天府。
  
      船停下后,朱平安将东西收拾好出了船舱,外面船主已经牵着朱平安的马恭候在甲板上了,很是殷勤的将朱平安送下船。下了船,船主还坚持要送朱平安5o两银子的仪程,不过被朱平安坚决的拒绝了。
  
      住上等船舱,吃人家早餐就已经很过意不去了,怎么可以再收人家的钱呢,自己又不是贪官。
  
      下了船,朱平安也没想在应天府久留,出于礼节的考虑,朱平安考虑拜访下大伯等乡人就出北上。大伯等人落脚的客栈并不难找,朱平安想了想就去了大伯上次童生试所在的客栈,果然去柜台一问,就知道大伯等人这次又住在这个客栈了。
  
      然而,并没有拜访到大伯。
  
      大伯跟几位乡人又去给某位最新出炉的女校书捧场去了,听说大伯等人最近几日都是一早出去,宵禁前回来或者第二天一大早回来......
  
      好吧,这很大伯朱守仁。
  
      就凭大伯这番行为,不用考试,朱平安都已经预料到大伯的结局了。
  
      女校书?
  
      这算什么!
  
      考试就应该有考试的样子!女校书个什么劲儿啊你!真当是公费旅游了!!!从来都没有吸取过教训!!!如果要是祖父母知道此事,一准被气出毛病来!
  
      既然大伯不在,那就算了,风花雪月的场所,朱平安是懒得去的,大伯等人追捧女校书的嘴脸,朱平安更是懒得看,太辣眼睛。在客栈大堂,朱平安留了一个便签便告辞了,便签大体写了短短几行字,让大伯等人知道自己来过,临走前拜托店伙计在大伯回来时递给大伯。
  
      出了客栈,朱平安便骑马一路北上了。
  
      白天赶路,晚上借宿,或是驿站或是民居,有时还是寺庙,荒山野岭露宿的几乎没有,就是晚一点朱平安也会多走几刻找人家借宿。
  
      江南多水田,北方多旱田,朱平安在路上更是深有体会。越往北走,水田就越少。借宿人家或者路上遇到农户时,朱平安总会与当地人们攀谈片刻,了解下收成还有赋税等情况,人们对于憨厚赶路的少年也没有多少戒心,一路上朱平安对于大明各地治下的百姓生活也多了很多认识。
  
      在封建人治的年代,人们的生活水准跟当地父母官关系太大了。
  
      苛捐杂税,政令断案等等等等。
  
      将所见所闻还有人们闲谈中提到的问题,朱平安在晚上睡觉前都记录了下来,等着到京城后再慢慢研究。
  
      这一日,朱平安赶路途径了一个叫马家庄的村子,村庄好像是一座空城一样,没看到一个人,若不是村里传来的狗吠还有牲畜的声音,朱平安都怀疑来到了被遗弃的村子。
  
      不过刚走出村子,朱平安就看到前面人声鼎沸、锣鼓喧天,人山人海的围在河边,原来是村里人都跑到这里来了,看样子似乎生了什么大事。
  
      看架势,似乎是在祭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