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五百七十八章 后宫三千,未有此款
在后宫里,皇后娘娘是一品等级封号,皇贵妃是从一品,贵妃是庶一品,妃子是二品等级封号,一直算下去的话,这美人、贵人、才人只不过是十一品。
  
  冯保刚说的以上皇贵妃、妃嫔都是后宫里的一宫之主,逼迫冯保都属正常,不过尚美人怎么也将冯保逼迫到如此地步?
  
  “这尚主子呐……”
  
  冯保见朱平安有些疑惑,再次谨慎的观察了一下周围,确定无人才小声的对朱平安道出了宫闱中的秘密。
  
  后宫里面藏不住什么秘密,而且这尚美人发迹也不算是秘密,后宫里面几乎人人皆知,不然冯保也不敢对朱平安讲,冯保只不过是谨慎惯了而已。
  
  “尚主子与小朱大人年龄相仿,年幼一岁,京畿人氏……”冯保轻声道。
  
  这尚美人算不上幼女…….也是萝莉啊!
  
  闻言,朱平安忍不住咳嗽了一声……脑海里不由浮现出某些不和谐的画面,某些比十八禁还要丧心病狂的画面:十三新娘四十郎,一头老牛压海棠!!!
  
  嘉靖帝还真是行走的泰迪,连未成年都下得去手。
  
  “小朱大人,你怎么了?”
  
  冯保疑惑的看向朱平安,朱平安忍着咳嗽摆了摆手,示意冯保继续往下说。
  
  通过冯保的叙述,朱平安发现这年纪小小的尚美人也是一个妖孽,心智和手腕绝对是站在后宫巅峰的少数几个人之一。
  
  尚美人年方十三,是京畿人士,三年前入的宫,今年已经是后宫里最受嘉靖帝宠爱的女人了,受宠程度比当年的宠妃曹端妃有过之而无不及。
  
  尚美人出身京畿的贫苦农家,家里连温饱都达不到,能入宫还是因为嘉靖帝炼丹需要少女天葵入药,所谓天葵也就是少女初潮的经血,为了满足炼制仙丹的需要,嘉靖帝下旨在京畿地区采选10到13岁的童女入宫。
  
  10岁的尚美人随着300童女一同入了宫,被养在宫里,肯定不是白养,她们即是宫女,又是药人,比宫女还要低下。
  
  她们除了要做宫女的活,还要做药人的活,嘉靖帝不仅是需要用她们的天葵炼制仙丹,为了求长生,嘉靖帝还要以“吸风饮露之道”成仙,早晨早起就要饮用甘露修炼。这是陶天师代天传授给嘉靖帝的一种修炼方式,甘露自天而降,吸收日月之精华,乃是无根之水,配合特有的吸风饮露之道修炼,可延年益寿。
  
  收集露水的任务自然也就落到了尚美人这样的童女药人身上,每天凌晨过后尚美人等人就要早起,沐浴净身后,用玉净瓶去御花园收集露水。收集完露水,她们还要作为宫女洒扫醮坛,入职西苑,做宫女该做的一切。另外还要服用一些催促天葵的丹药……
  
  如此繁重的工作,奴役的摧残,导致大量像尚美人这样的宫女都累病倒了,不少宫女尚未到来天葵的年级就已经香消玉殒了。
  
  尚美人她们做个普通宫女都是奢望,如果按照这个轨迹下去的话,尚美人宫里能保住性命就不错了。
  
  不过,尚美人显然不会满足于此。
  
  我可取而代也!
  
  如同项羽刘邦当年见到秦始皇车驾经过时,生出的感慨一样。
  
  每每在洒扫庭院时,看到后宫的娘娘们在众宫女的簇拥下趾高气昂走过去的时候,尚美人总会放下手中的扫帚,看着娘娘们的背影,抿出一抹娇憨的笑。
  
  十三岁又如何,后宫里的娘娘们也不过比自己大上几岁、十几岁而已,大家都是千年的狐狸,也不差那几年的道行。
  
  机会从来都是属于有准备的人。
  
  尚美人就是这类人。
  
  去年春末夏初的一天,属于尚美人的机会来了。
  
  这一日尚美人跟十多位宫女一起,得选入职西苑内供奉,在洒扫完庭院之后,便在西苑圣驾前听候差遣。
  
  嘉靖帝如往常一样,早晨扶占完便做功课,上午批阅完奏折,下午便又继续修炼,坐在八卦垫上诵读经文,一边轻声默默诵读经文,一边用手敲击面前的磬。
  
  嘉靖帝诵经击磬,一直修炼到了黄昏。
  
  昨晚卢靖妃身上消耗了太多精力,上午批阅上百奏折,诵经又这么枯燥,嘉靖帝毕竟也不是铁打的,到了黄昏的时候不由困倦了起来,泛起了瞌睡,脑袋一点一点的,手中击磬的玉如意,一下子击打到了面前的墨汁砚台上。
  
  击打墨汁砚台的声音
  
  很是不和谐
  
  在场供奉的十多位宫女都听到了,嘉靖帝诵经时打瞌睡的样子也都被宫女们看到了眼中。
  
  见状
  
  站着伺候的宫女们纷纷低下了头,一个个鸵鸟一样,脑袋垂的低低的,听到了也当没听到,即便听到不和谐声音没来及抬头看,也都不敢抬头。
  
  小嘴都闭的紧紧的。
  
  宫殿内安静的一根头发丝掉在地上都能听到。
  
  在皇宫里,要当瞎子和聋子,看到不该看的,听到不该听的,是很危险的,知道的太多会被杀头的,更何况是皇上诵经打瞌睡的糗事呢。所以,宫女们一个个低着小脑袋,闭着小嘴巴,连呼吸都不敢大喘。
  
  咯咯咯咯......
  
  就在此时,忽地一声娇笑传来,打破了一殿的宁静,整个宫殿都回响着咯咯娇笑声。
  
  在场的宫女听到娇笑声都快被吓尿了,你个小丫头片子吃了熊胆了啊,竟然连万岁爷都敢取笑,你这是作死啊,你有几个脑袋够砍的。
  
  殿前失仪!
  
  这属于大不敬,要杀头的。
  
  你是死定了!
  
  倒霉,可是千万不要连累到我们啊。宫女们一个个瑟瑟发抖,更是不敢抬头,唯恐连累到自己。
  
  谁?
  
  竟敢取笑朕!
  
  是哪个狗奴才!
  
  嘉靖帝在笑声中惊醒,龙颜大怒,抬头将目光看向娇笑声发出的地方,目光满载帝王之怒。
  
  然而
  
  出现在目光中的是一个娇憨的少女,精致的小脸蛋上兀自带着笑痕,一副做坏事被发现了的娇憨模样,梨涡小脸红扑扑的,葱白小手马后炮的捂着樱桃小嘴。
  
  如此娇憨
  
  可爱萝莉
  
  嘉靖帝后宫三千,却还没见过这一款。
  
  帝王之怒在这娇憨面前,如烧红烙铁掉入了冰水一样,瞬间息怒了。
  
  娇憨的少女在帝王目光中,先是娇憨的笑,继而像是慢半拍才反应过来一样,面带怯容,跟只笨鸵鸟一样,低下了小脑袋,葱白的小手跟犯错的孩子一样下意识的玩着衣带。
  
  越发显得娇憨可爱。
  
  “你叫什么名字?”嘉靖帝目光灼灼的看着娇憨宫女,停下了诵经,开口问道。
  
  “回万岁爷,奴婢尚玉儿。”
  
  尚美人像是只笨鸵鸟一样,怯怯的抬起小脑袋娇憨的回道,才跟嘉靖帝对视一眼,便红了小脸蛋,低下了小脑袋,越发显出娇痴情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