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五百九十八章 谁的青词 三
“张大人,刚刚听王大人那么一说,我可是好奇的紧呐。别人我不管,你的青词可得写出来给大家看看。”一位官员拉着张大人的袖子,朗声道。
  
  “你......”张大人苦笑。
  
  “我不管,你若不答应,我可就不撒手了。”那位官员紧拉着不放。
  
  “张大人,你就答应了吧。”
  
  “就是。”
  
  见状,又有几位官员起哄道。因为尚未接到圣上的旨意,他们也不敢离开,在值庐内坐着也是坐着,不如欣赏欣赏别人的青词,看看有没有自己写的好。
  
  “怎么你这二品大员也耍起无赖了......”张大人哭笑不得,只好顺水推舟应了下来,“怕了你了还不行吗。”
  
  他对自己今天的青词很有信心,今天写青词时灵感爆棚,写出来的青词也是他这几年少有的佳作,其实心里面对在众人面前写青词,不仅不抗拒,相反还有些期待。
  
  很快,就有人摆了笔墨纸砚,腾出了地方。
  
  在众人目光下,张大人徐徐上前,提笔将自己的青词写了下来:维嘉靖三十一年,岁次壬子......伏念虎威,侵寻岁月,三年有二,阳寿虽尽,壮节不磨,感天动地......
  
  “好,好字。”
  
  “好词,好一个阳寿虽尽,壮节不磨,果真佳作。”
  
  “嗯,不错,不错,‘阳寿虽尽,壮志不磨’,真乃画龙点睛之笔,只此把字,字字珠玑,落地有声。”
  
  “张大人不愧是张大人,上次春祭的青词才得了圣上赞誉,这次估计又要得圣上赞誉喽......”
  
  张大人写完青词,众人围观,不由连连点头,对他的青词赞誉有加,令张大人难掩笑容。
  
  “呵呵,刘大人,山水轮流转,这次该你了。”张大人写完后,将毛笔塞到了刚刚拉他袖子的刘大人手里,然后打趣道,“我也是会拉袖子的。”
  
  哈哈
  
  报应来了。
  
  众人见状也善意起哄了起来。
  
  “张大人你啊可是给我出难题了,有你珠玉在前,我这可是献丑啊。”刘大人笑着摇了摇头,嘴里说着献丑,但是面上却是自信满满的。
  
  提笔
  
  蘸墨
  
  拧腕
  
  落字
  
  一气呵成。
  
  顷刻间,一篇青词便油然而生于纸上。
  
  “好字好词。”
  
  “刘大人这篇青词不输张大人,我等有眼福啊。”
  
  “又是一篇上乘佳作......”
  
  值庐内又是一番叫好声,刘大人谦虚的说着哪里哪里,面上红光一片,与张大人相视一笑,颇有一副惺惺相惜的感觉。
  
  随后,又有两人被推到前来,提笔默下青词。
  
  在这里的都是青词高手,写出来的青词又岂会是凡品,自然都是佳作。
  
  “好。”
  
  “彩。”
  
  又是一阵赞誉。
  
  这四人写完青词后,便再没有人上前写青词了,众人目光四下扫视,然后就有一道目光落在袁炜身上,像是连锁反应似的,很快就有更多的目光看了过来,最后几乎值庐内的所有目光都落在了袁炜身上。
  
  一下子,袁炜就成了焦点。
  
  这么多目光灼灼的看来,让袁炜一下子成了中心,享受到了万众瞩目的感觉。
  
  刚刚前面那四位大人被起哄时都没有受到这种待遇。
  
  “呵呵,懋中,看来你是颇得众望啊,呵呵,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敝帚自珍可不好,君有奇文,当共赏之。”有位跟袁炜年纪相仿的官员用胳膊推了推袁炜的肩膀,眯着眼睛笑着打趣道,看样子两人比较熟了。
  
  “张大人,你就不要打趣我了......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我也就写的一般,怎么敢在诸位大人面前献丑。刚刚张大人、刘大人还有王大人他们珠玉在前,我可没勇气献丑了。”袁炜闻言心里面像是吃了大补丹一样,不过面上却是摇头笑着推辞道。
  
  “呵呵呵,袁懋中你就别谦虚了。”
  
  “就是,奇文共赏之。”
  
  “就是,写来让大家也都看看,就属你的青词受圣上嘉奖次数最多。”
  
  “懋中,快来,等不及想要看看你今日的佳作了。”
  
  众人纷纷发声,催促袁炜将他写的青词给大家看看。看着众人的目光,听着众人的话,袁炜不由的眯起了眼睛。
  
  万众瞩目啊。
  
  这种感觉让袁伟瞬身舒畅,就好像自己身居高位,享受众人跪拜一样。
  
  野心。
  
  谁都会有的。
  
  何况我袁炜也有本钱。
  
  你们写的那也叫青词吗?和我相比,你们还差得远。
  
  这一次肯定是我袁炜的青词入了圣上的眼,根本不用怀疑,我叫袁炜,我就是有这个自信。
  
  上次那个‘洛水玄龟初献瑞’对联入了圣上眼,自己连升四级,这次,肯定不会比上次差吧,怎么着也得连升四级吧。哦,对了,上次在严阁老家参加严世蕃第五房小妾十八岁寿辰宴时,自己可是听到了消息,自己的顶头上司--吏部尚书兼职翰林院掌院李默李大人为了跟严阁老斗,似乎有意将兼任的翰林院掌院卸掉,以图全身心于吏部,集中力量对付严阁老。
  
  可能过不了多久,这翰林院掌院就空下来了,自己这次得到圣上嘉奖,再加上严阁老的推荐,那岂不是说这翰林院掌院很有可能就会落在自己头上了。
  
  袁炜看重的不是翰林院掌院的级别,而是它的政治资本。
  
  翰林院掌院,几乎跟入阁挂上等号了。
  
  少则三五年,多则十来年。
  
  基本上都是稳稳的入阁的。
  
  入阁啊。
  
  想想都兴奋呢。
  
  当然,这一点袁炜没有表露出来,在座的好多可都是跺一脚朝堂抖三抖的人物,袁炜还没有胆子在他们面前拽一把。
  
  压抑着内心的膨胀,袁炜“苦笑”着摇头,连连谦逊的表示自己不敢献丑,自己写的不好,自己的青词也就一般般,不敢污了众位大人的眼睛,等等......
  
  当然,众人自然不愿意,继续连连催促。
  
  “哎,那下官也就只好献丑了。”
  
  最终,才在诸位官员的再三催促下,袁炜像是被赶鸭子上架似的,摇头苦笑着,一步一步的挪到了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