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六百零四章 怎么破
    当初丢的时候,轻松加随意;
  
      如今捡的时候,却是沉重万分,如烫手山芋。
  
      多么痛的领悟……
  
      严年忐忑不安的将地上的拜帖捡起来,双手递到了轿前侍女手中,侍女接过拜帖,用手绢擦拭过后,再将拜帖送入了轿中。
  
      严嵩看了轿外的严年一眼,然后接过了拜帖。
  
      拜帖呈长方形,长七寸、宽三寸,是大明通行的标准拜帖式样,不过有所区别的是,这张拜帖是红色的。在大明,拜帖用纸是有讲究的,一般官员拜帖用白色,翰林系官员用红色,这是对翰林官的优待,也是大明官场墨守成规的规矩。
  
      哦
  
      原来是个翰林,怪不得字体写的如此出色,严嵩点了点头,然后打开了拜帖。
  
      “晚生朱平安谨上谒严大人,嘉靖三十一年五月二十日翰林院侍读朱平安牒。”
  
      唔
  
      朱平安!
  
      这封拜帖竟然是朱平安这小子的!
  
      严嵩看到拜帖“朱平安”这三个字,就想到了徐阶那“化虎为龙、回返天庭”的青词,这青词也就是由着这句“化虎为龙”才化腐朽为神奇的。
  
      这皇城还真邪,说曹操曹操就到。刚刚还想着这个不安分的小子呢,没想到这小子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
  
      好
  
      那就见见这个咯手的顽石。
  
      还是年轻啊,排个队,都能将拜帖弄丢。
  
      严嵩微微捋了捋白须,将拜帖折叠了一下放在一旁,撩开轿子布帘对外面的严年吩咐道,“去将朱平安唤来,随我一同入府。”
  
      哈?
  
      将朱平安唤来?!一同入府?!
  
      严年闻言,宛如头顶上炸了一个响雷,脸色唰一下子变成土灰色,简直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想到心里面的担忧竟然成真,自己不就赶了一个六品小官嘛,在平常不过了,这种事自己以前做得多了不也都没事嘛,怎么今天就出事了呢。
  
      这该死的朱平安!!!
  
      严年对朱平安恨的咬牙切齿。
  
      “怎么?嗯。”严嵩见状嗯了一声,又问了一句,“他已经进府了吗?这小子动作还挺快的。”
  
      已经进府了吗?
  
      咋可能进啊,人都被我赶走了。
  
      严年闻言,如坠冰窟,从脚底凉到了心底,大脑一片茫然失措,不知道如何回答,傻愣愣的站在那,像是跟木头一样,戳在地上。
  
      “说话......”严嵩有些不耐烦。
  
      “老......老爷,朱......朱平安他,他......他刚刚走了,他见排队的人多,想要插队,小人觉的不合规矩就没让,没想到他就生气的丢了拜帖走了。”
  
      听到自家老爷生气的语气,严年才吭吭哧哧、结结巴巴的组织起了语言,然后将他自己个摘了个干干净净,将责任一股脑的全部推到了朱平安的身上。
  
      黑锅全都扣在了朱平安头上。
  
      知子莫若父!
  
      知仆莫若主!
  
      严嵩能做到现在的位置,分辨力是冠绝大明的,若是信了严年的话,他也就做不到如今这个位置了。
  
      “说实话......”严嵩扫了严年一眼。
  
      “老爷,我,我说的句句都......”严年没有底气的说道。
  
      不过,严年的话才说到一半就被严嵩打断了。
  
      “你来说,我要听实话。”严嵩指了指站在严年身后的门房,淡淡的说了一句。
  
      “是,老爷。”被严嵩点到的门房,有些懵的从严年身后站了出来,以前总想着在严嵩面前表现的他,这一刻心里面简直曰了狗了。门房抬头看了看严嵩,又看了看严年,有些拿不定主意该不该是实话实说。
  
      严嵩是大老爷,严年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怎么破?
  
      “咳……”
  
      此时,一阵风吹来,严年适时的轻声咳嗽了一声。
  
      这一声咳嗽让门房浑身颤了一下,咬了咬牙像是做了某种决定似的,一副上刑场似的准备开口了。
  
      “记住你姓什么……”
  
      严嵩扫了门房一眼,点破了两人间的小动作。
  
      “是,老爷。事情是这样的……”
  
      门房闻言歇了刚刚的小心思,自己一个小门房还想在老爷面前掩饰,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还是实话实说的好。
  
      在门房将事情如实道来的时候,朱平安早就走出了西长安街,转了一个弯到了另一条街,沿着原路返回临淮侯府。
  
      自己果然不是主角,拜谒都能被赶……
  
      朱平安自嘲的笑了笑,沿着原路返回,路过一家酒肆的时候,莫名打了两个喷嚏。
  
      难道有人在想我?
  
      朱平安摸了摸下巴,然后摇头笑了笑,要不要这么迷信啊。
  
      像往常一样,朱平安走过酒肆,拐进酒肆隔壁的一条街道,这条街道的尽头有一个小巷子,从这个小巷子可以更快的走到临淮侯府,距离能缩短十来分钟。
  
      在朱平安拐进酒肆隔壁街道的时候,酒肆内也走出了七八个梳头樟脑的人,远远的跟在朱平安身后。
  
      朱平安走进小巷子的时候,察觉到有点不对,平日路过这个小巷子的时候,几乎只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今日却听着后面有数个脚步声,还是刻意压低的脚步声那种。
  
      走个路干嘛把脚步声压低?
  
      非奸即盗!
  
      朱平安意识到不对,走路时不着痕迹的用余光扫了后面一眼,现后面跟着几个獐头鼠目、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的家伙。
  
      自己加快脚步
  
      后面的人也跟着加快脚步。
  
      这让朱平安更确定了心里的猜测,看了看前面的小巷子,呃,这是一个打闷棍的好地方。
  
      不过,现在自己刚进入小巷子,距离街道比较近,他们大约不会在这里动手,不过再走几分钟,就说不定了。
  
      所以,还有几分钟的黄金反应时间。
  
      冷静
  
      不要着急。
  
      直接跑怎么样?
  
      朱平安想了想就否定了这个想法,自己虽然不是文弱书生,可是论体质肯定比不过他们,一开始跑的话,那他们肯定会直接追,这样就是拿自己短处跟他们长处对抗了,肯定会被追上的。
  
      找户人家躲起来?
  
      这个可以有,朱平安往前走了几步就否定了,这个小巷子大多是人家的后门位置,而后门路过的几家也都是从内反锁着的。进不去,又怎么躲呢。
  
      那么问题来了,这局怎么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