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六百一十四章 赵府门前
哈哈哈,那我们就静候佳音了,哥几个,走一个
  
  来,满上,满上,我们边喝边等,酒后一起登门,问候问候缺胳膊断腿的状元郎。
  
  宴席众人哈哈大笑,举杯共饮,相约等酒后一起去看看缺胳膊断腿的朱平安,他们很肯定朱平安今日会被打断腿。赵大膺的性情,他们都知道,能说出这样的话,肯定是早就安排好了,以往也有过类似的例子。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呆子,随便安排几个好手,那还不是手到擒来说让他断几条腿就能断他几条腿,这是十拿十稳的事。
  
  追究
  
  开玩笑,你找证据来啊,没证据你就是污蔑
  
  看宴席气氛正好,琵琶声也适时的响起,宴席上叫来的烟花女子奏乐起舞助兴,女校书扭着柳腰一边领舞,一边扭捏的唱起了京城各大青楼正广为流传的木兰辞来: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好,唱的好。
  
  众人听后,纷纷捧场,被女校书唱的这木兰辞打动了。
  
  这曲儿唱的好,虽然我等粗人,却也听着恁有感觉。卿卿莫要伤心,晚上赵将军心疼你,哈哈哈
  
  宴席上的一位武官打趣道,惹的女校书嗔怪连连,让宴席的气氛更高了。
  
  这词是谁写的,颇有几分意境。宴席上的文官好奇的问道。
  
  回禀恩客,奴家也不只是谁写的,只知道这些时日姐姐妹妹们都爱唱这曲儿。听说是从十里秦淮那边传进京的,好像是一个姓朱的童生所作,据说十里秦淮的一个妹妹来京,参评京城风月场桂榜,凭这曲儿折桂而还。女校书摇了摇头,她只知道是从南边传进京城的,具体是谁写的,她就不知道了。
  
  在大明,青楼大致分为四档,一等青楼被称作清吟小班,二等青楼称作茶室,三等青楼称作下处,四等及以下的则被称作是窑子了。
  
  女校书她们所在的青楼,只能算作京城不起眼的三等下处,只能追随京城大青楼的时尚潮流,接触不到这个圈子的核心。
  
  哦,一个小童生作的啊怪不得老夫没听过呢。宴席上的一位文官,捋了捋胡须,不屑的撇了撇嘴。
  
  自然,一个小童生而已,怎么能有资格入了老大人的耳呢。同桌的其他文官附和了一句。
  
  还请老大人赐奴家一墨宝,也让奴家在下次一进桂榜女校书适时的斟酒求赐墨宝。
  
  你这丫头,这会占便宜,我们老大人的墨宝可不是什么童生能比的。其他文官调戏道。
  
  哈哈哈,无妨无妨。年老文官笑着压了压手,然后着人取来笔墨纸砚,挥笔留下了一墨宝步蟾宫:
  
  玉纤暗数佳期近。已到也忽生幽恨。恨无端添叶与青梧,倒减却黄杨一寸。
  
  天公定亦怜娇俊念儿女经年愁损。早收回溽暑换清商。翻借作,兰秋重闰。
  
  最后一笔写完,四周一片叫好声,女校书更是激动的泪光点点,年老文官捋着胡须笑着摇头连说不敢当,可是那副自满是个人都能看出来。
  
  宴席气氛又上了一个新台阶。
  
  在众人沉浸在酒色之中的时候,忽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喧嚣声,好像有很多人似的,乱乱糟糟的,不知道生了什么。
  
  众人所在这个院子距离府外的街道不远,外面的动静大一点的话,也能听得到。
  
  隐隐约约听到什么打人断腿啊之类的。
  
  断腿
  
  是他们回来了
  
  宴席正中坐着的千户赵大膺模糊听到这几个字,脸色大喜,激动的呼一下子站起来了。好,这几个家伙果然没有负我所望,不过,干嘛要嚷的满街都知道呢,我不是交代了要悄悄的么算了,这也无伤大雅。
  
  好,干得好
  
  宴席上的其他人看到赵大膺的反应,也都跟着兴奋了,从赵大膺的表情里他们就看出来了,事办成了朱平安被打断胳膊腿了
  
  咳咳咳,赵将军,听着外面好像很热闹,我们不如也出去看看一个武官起身挤了挤眼睛。
  
  呵呵,既然诸位也都好奇,那我赵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赵大膺笑着点了点头。
  
  于是,千户赵大膺就领着众人往大门口走去。
  
  此刻在大门外,蜈蚣街北兵马司胡同内人头攒动,挤了很多人,其中最惹人注目的莫过于人群中那一排拉风的光脚杀马特八人组了,那雄赳赳气昂昂的身姿,想不惹人注目都难。
  
  是这里吧朱平安在人群中低头问刘大刀。
  
  是的公子,那几个家伙刚刚招的,那姓赵的就在这住。刘大刀用力的点了点头,他刚刚在路上用了点对付猎物的小手段,从俘获的八人口中问出来的。
  
  朱平安点了点头,然后抬头看了看前面的那座气派的宅院,扫了一眼它挂着的牌匾建威将军府赵府,然后不屑的扯了扯嘴角,无语的吐了五个字真特么装逼
  
  赵府就赵府呗,还特么硬把老祖宗以前的名号加上拼爹也就罢了,还硬把祖宗拉出来拼也就这点出息了从小就被告知我是社会主义的接班人,我告诉过别人吗
  
  诸位乡亲父老都走累了吧,咱们在这歇一会再走,刚刚我已经差人先一步去衙门立案了。过了这条街,再穿一条街就到衙门了,不差这点时间,诸位父老乡亲先歇歇。等报了官,我朱平安请父老乡亲喝茶。
  
  朱平安站在赵府大门前,拱手向跟随看热闹的诸人道谢,一副关心众人模样,请众人歇一会再接着赶路。
  
  走开
  
  滚远点,这里不是你们能待的地方
  
  赵府门前两个披甲的值守,向前两步,对朱平安等众人大声的呵斥道。
  
  说谁呢
  
  怎么说话呢门口的路是大家的,又不是你家的,拽什么拽啊。
  
  众人不满,纷纷开口。
  
  我数三声,不走者,休怪老子不客气披甲值守走上前,按刀驱赶道,一脸凶悍。
  
  你众人面有惧色,不由自主后退。
  
  只有朱平安等人面色如常,站立不动,于是朱平安及六个猎户以及光脚八人组凸显在了门前。
  
  嗯你等为何不退,滚,这里不是你们贱民能待的地方我数三声,否则别怪我等不客气披甲值守扫了六个猎户等人一眼,不屑的驱赶道。六个猎户穿着,他们一看就知道是苦哈哈的平民老百姓。
  
  一
  
  二
  
  三
  
  数了三声后,却见朱平安等人丝毫未动,披甲值守觉的脸上挂不住,当即伸手拔出刀就要动手找回场子。
  
  就在他们即将动手刹那间,只见他们面前的一个少年懒洋洋的从怀里掏出一块腰牌,伸到了他们面前,腰牌上的字清晰的出现在了他们眼中:翰林院侍读朱平安。
  
  大人勿怪,小的有眼无珠,请大人赎罪。
  
  这是六品腰牌式样,披甲值守受过训练,能认得,而且也知道官员腰牌无人敢造假因此看到腰牌后,两个披甲值守吓的立马将手中的刀仍在地上,跪地求饶,浑身大汗淋漓,后悔的想抽自己嘴巴子,真是不要命了,竟然敢当街辱骂威胁朝廷命官。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