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六百四十七章 有恃无恐
    时间已渐近正午,头顶上的太阳宛如燃烧的火球一样,蒸腾着整个陈情现场,昨夜的暴雨都快要被蒸干了,整个陈情现场跟蒸炉一样。
  
      公堂主审席、旁听席都还好,有凉棚遮住他们,不用直面烈日。
  
      朱平安就没这福气了,烈日当头,脸上的汗水不时顺着下巴滴落下来。
  
      果然是入夏了呀。
  
      无比怀念现代的空调,哪怕是风扇也好啊。
  
      麻蛋
  
      现在甚至都有点羡慕赵大膺了,这货光着膀子,指定比自己凉快多了。
  
      不过,赵大膺可不这么想,注意到朱平安扫视自己的视线后,总觉得朱平安是在讽刺自己后背的伤疤,于是对朱平安的愤恨更浓了,嘚瑟吧你就,接下来有你哭的时候。
  
      “朱平安,你弹劾赵大膺杀良冒功,有何凭证?”主审席刑部侍郎王学益与赵大膺对视了一眼后,然后将目光转向了朱平安,眼神严厉了许多,如审讯一样问道。
  
      “自然,烦请大人下令通传证人刘牧、刘大刀、刘大枪、刘大锤、刘大斧、刘大钢上堂。”朱平安拱手回道。
  
      证人?
  
      朱平安的话音落下后,不少人出一声惊呀的咦声。
  
      很多人没有想到朱平安竟然会有证人,这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他们之前并没有得到朱平安有证人的消息。
  
      如果有证人的话,那赵大膺就有些悬了。
  
      不少官员将眼神看向了赵大膺,然而赵大膺的反应更出乎了众人的意料,听到朱平安请求公堂通传证人的消息后,赵大膺却是一点都不惊讶,一点都不担心,反而比刚才还要镇定自若。
  
      “请大人下令通传证人。下官也好奇朱大人口中的证人是何方神圣。下官身正不怕影子斜,倒要好好见识见识这些证人。”
  
      赵大膺有恃无恐的抱了抱拳,不仅没有阻拦,反而比朱平安还积极主动的请求公堂通传证人。
  
      之后,还挑衅的看了朱平安一眼。
  
      呦?
  
      对于赵大膺的反应,朱平安脸上露出一丝错愕的表情。
  
      看到朱平安错愕的反应,赵大膺心中怎一个爽字了得,大大的出了一口恶气,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看到赵大膺和朱平安的反应,旁听席上的武官们放心多了,看来赵大膺早就应对好了,这下好了,有好戏看了。刚刚被朱平安步步紧逼追问的,他们都跟着紧张了,这下终于可以放松喝杯茶,看好戏了。
  
      于是
  
      旁听席上的武官们端起了茶杯,一边喝茶,一边等着好戏上场。
  
      主审席从善如流,王学益抽出一根令签,让一名差役持着灵签通传刑部大堂外的刘牧、刘大刀他们上堂。
  
      不过其实赵大膺还是想多了,朱平安并不是惊讶于赵大膺的有恃无恐,而是惊讶于赵大膺才被打了脸,竟然这么快就恢复过来了。
  
      想来赵大膺之所以有恃无恐,无非是已经提前得知了刘牧、刘大刀他们的消息。虽然朱平安很想隐藏刘牧、刘大刀他们的消息,直到陈清时给赵大膺来个突然的一击。不过,却也早就做好了赵大膺提前得知刘牧、刘大刀消息的准备。
  
      严府跟锦衣卫指挥使6炳的关系,自从夏言事件后,早已不是什么隐秘了,而且朱平安从历史上也多有了解6炳此人。
  
      6炳这人吧,算不上好人,也算不上坏人。虽说权倾天下,但是胆子还是有些小了些。夏言做辅时,他不敢于夏言争锋,直到夏言要治他罪的时候,才勾结严嵩弄翻了夏言;仇鸾得嘉靖帝宠信,压住严嵩的时候,6炳也是假意奉承仇鸾,用金钱交好他,直到仇鸾病危的时候,6炳才将仇鸾图谋不轨的情况揭露出来;如今严嵩做辅,6炳即便权势滔天,也不敢与严嵩分庭抗礼,而是交好严嵩。
  
      沈炼是6炳所欣赏的手下,但是沈炼弹劾严嵩的时候,6炳都不敢营救沈炼,通过此事就可见一斑。
  
      所以,只要严嵩权势稳固,6炳都只会交好严嵩,示好严嵩。
  
      6炳是锦衣卫最高指挥,6炳交好严嵩,那就是锦衣卫交好严嵩。如今锦衣卫压住了东厂,恢复了太祖时的荣光,锦衣卫番子、耳目遍布天下,只要是锦衣卫愿意,那在锦衣卫面前,那在锦衣卫面前,不论是王公大臣还是凡夫俗子,都不会有什么秘密可言。
  
      朱平安收留刘牧、刘大刀他们一事虽然隐秘,可是也没有自信能瞒住锦衣卫。瞒不住锦衣卫,那就瞒不住严府,自然也就瞒不住赵大膺了。
  
      所以,朱平安在准备陈清时就做了两手的准备,此刻看着赵大膺有恃无恐、胸有成竹的样子,朱平安只是微微错愕了一下,就不着痕迹的微微勾了勾唇角。
  
      此刻,刑部衙门外,王世贞、张四维还有刘牧、刘大刀他们被锦衣卫和兵士挡在了大门外。
  
      刘牧刘大刀他们被拦在戒严的胡同外好长时间了,连刑部衙门都没走到就被挡在胡同外了。张四维、王世贞两人到来后,认出了刘大刀他们,得知他们被拦后,就想要用官员身份带他们进去,不过别说带刘大刀他们进去了,就是他们自己也一样被拦了。
  
      “我是翰林院编修张四维,怎么连我也不能进去吗?”张四维身着官服,走上前对拦路的锦衣卫说道。
  
      “我是大理寺观政,让我进去。”王世贞也走上前,与拦路的锦衣卫理论道。
  
      “对不住了两位大人,凡是没有收到刑部陈情公函的,一律不得入内。”锦衣卫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前,摇了摇头。
  
      “那刚刚那两位大人怎么进去了?”张四维问道。
  
      “刚刚两位大人手中持有刑部公函,如果两位大人也有的话,卑职也不敢阻拦。若无公函的话,两位大人还是请回吧。”锦衣卫双手抱拳,没有一点推通融的意思。
  
      这是区别对待啊,王世贞、张四维两人愤愤不平。
  
      刚刚他们打听到此次陈情允许官员旁听后,就立马换了官服匆匆赶来了,准备来陈情现场给朱平安当后援。可是没想到,即便旁听也是提前安排好了的,没有公函就进不去。
  
      “我们来指证赵大膺杀人冒功的,让我们进去吧。”刘大刀他们一脸焦急的说道。
  
      “无公函,不得入内。”锦衣卫目光冰冷,对刘大刀他们可不像对张四维、王世贞那样客气,“奉劝尔等离去,再敢纠缠,以扰乱公堂论处。”
  
      就在刘大刀他们束手无策的时候,忽听刑部衙门内传来一声通传“大人有令,传刘牧、刘大刀......上堂”,然后就看到一位差役手持令签,一路小跑出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