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的世界里只有系统租 > 番外 3
    一片焦土上,世界站在其中,四周围是平坦的地面,但是不时的会有黑泥从土地中忽然冒出,然后很快的隐去,就好像是忽然‘想不开’想要浮出水面透气的鱼儿一般。
  
      “没了……”
  
      世界的呢喃声在这块空旷的地方幽幽传开,好似是想要给世界伴奏一般,在她话语落下的同时,这个世界终于支撑不住的崩溃了。
  
      首先崩溃的就是天空,然后就是大地。
  
      这给世界一种感觉,就好像……
  
      这个世界也只是某个人的心像世界一般。(也可以说是固有结界。)
  
      心像世界的破裂有两种说明,一则是心像世界被击碎,就像是英雄王的乖离剑一般,二则是维持这个世界的存在的人消失了。
  
      恰好的是,在世界的感知中,这块土地上,最后一个人也死去了。
  
      也正因为他的死去,这个世界才会崩溃,毕竟是主角,整个世界都围着他转,就算命运安排的剧本崩坏了,只要主角没死,就有可能发展出另外的故事来,但主角没了,就真的没了。
  
      “原来……不是骗人的。”主神空间中一直都有不能杀死‘主角’的规矩,也流传着‘主角’死了,那个世界就会毁灭的消息,但是世界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景色。
  
      ‘会死吗?’金色的眼眸看着分崩离析的天空,世界心中不由的发出如此疑问,却是没有人能在她的心中给她回答。
  
      “你觉得呢?萨菲罗斯。”世界扪心自问道。
  
      以往空洞的胸口早已经被补上了,然而心中却是缺失了什么。
  
      没有任何的声响,能够回应世界的也就只有地面上不时冒出的黑泥上鼓出的泡泡然后破裂的声音。
  
      “啵~”
  
      一条光柱在整个崩溃的世界中忽然出现,像是突破层层阻力一般的,‘缓慢’的来到了世界的头上,最后……将她笼罩在了其中。
  
      这道光柱好似是触发了什么信号一般,分散在这片土地的黑泥顿时像是闻到猫薄荷的橘猫一般,迅速回缩到了世界的身体中。
  
      随后,又好像是发生了什么改变一般,缩在世界身体里的黑泥再次从世界的影子中冒出,并且将她给包裹了起来,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缝隙。
  
      看着这般变化的黑泥,世界面露疑惑之色,但是却没有去阻拦,她,始终相信着她。
  
      视线被黑泥所遮挡,世界整个人也被黑泥所浸润着,渐渐的陷入了黑暗中,至于黑泥外边所发生的事情,则是一概不知。
  
      ------------地球---------------
  
      “你疯了吗?!她可是毁灭了一个国家的怪物!你竟然敢接引她回地球?!!”
  
      某个红色的国家的某个空间中,一声怒骂如是传了出来。
  
      骂出这句话的人也不等其他人的回应,噼里啪啦的在电脑上打击着,很快的便是转变了那道接引用的光柱的功能。
  
      而被骂的那个人不敢吱声,嘴巴糯糯的蠕动了几下,想要说什么最终却是作罢了。
  
      明明规矩是这样的……他有些委屈。
  
      “算了算了,老王,他也只是刚入职不久,没有太多的主见,按照规矩办事而已。”一声略显温和的中年男人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替那个倒霉的员工辩解了一声。
  
      “这样要分得清主次啊,这样的人弄回地球我们怎么解决?招揽过来?你看她是那种好相处的人吗?再说,你敢收吗?还不得要动手,现在趁着世界崩溃直接将她弄死了多好,一了百了。”老王的情绪稍缓,但是没有任何妥协的说道。
  
      手指指点着大屏幕道:“像这样杀人不眨眼的人回到地球的话,我国人民都得遭殃。”
  
      屏幕中,正是世界被光柱所笼罩的画面,但是不同的,这视角,就好像是从天上往下拍似得,而且看这高度,明显还不低。
  
      一时间,无人敢回话……
  
      良久……老王不由的长叹了一句,道:“要怪……只能怪她自个倒霉。”
  
      倒霉催的被一个位面给选中,然后被‘主神’给‘捉’到,最后变成这番地步。
  
      老王看向那个刚刚被他破口大骂的人,问道:“这个人的资料查出来没有?”
  
      那个人呆了呆,很快的反应过来道:“查到了,他原名叫曾晓杰,g省j市人,进入主神空间的时间是上年七月份,刚刚好赶上主神空间最后一班的扫描。”
  
      “在进入主神空间之前见义勇为的从一名通缉犯手中救下一名无辜女性,最终连捅通缉犯十三刀致其死亡,在路人报警,警察还未来到的情况下被送入了主神空间当中。”(主角在见义勇为的时候使用了异能,在未能完全掌控情绪情况下导致了杀人的结果。)
  
      ----------------------------
  
      在金色的光柱的引导下,这个世界崩坏时从产生的冲击与能量统统被灌输在其中。
  
      而黑泥的表壳则是在这能量与冲击的冲刷下,渐渐被磨去了一部分,好在的是在这之前它已经吸收了这个世界的恶,换做是刚来到这个世界的黑泥的话,说不定连一个小时都支撑不住,更不用说像现在这般支持了大半天了。
  
      被黑泥‘拥抱’在其中的世界在这般‘温暖’的环境中不知不觉睡了过去,以至于连外面那些细微的声响都没有察觉道。
  
      在世界不知情的情况下,她身后的黑泥默默的浮出了一个模子,像是一名女性,伸出两手将她拥抱在怀里。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世界终于完全崩溃了,被他人拿来作为攻击的能量冲击也不再产生了,包裹着世界的黑泥依旧留存在其中。
  
      终于,在那道光柱‘不情不愿’的情况下,它最终按照规则将世界牵引了回去,同时回去的还有包裹着世界的那颗黑泥大球。
  
      好似是在故意作怪一般,在回去的途中,时间与空间的洗涤的痕迹忽然的出现在了黑泥上,如果没有黑泥的保护,光这一个人的话,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关于发生的这些事情,世界是一概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