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光明法王 > 第七百章 失约
“ah?”瑞德不解地看着躺在修理间中央的金属机甲,似乎他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
  
  “嗯,异能者猎人用来追猎异能者的机甲,异能猎杀者。不过这种东西为什么会在这里?”西泽靠近看了看,驾驶舱已经打开,座椅没有弹出的迹象,但奇怪的是,经历了这种毁灭性的坠机为什么驾驶舱里却没有人?
  
  “瑞德,帮我去外面守一下,我试试能不能调出它坠机前的录像。”西泽钻进驾驶舱,里面的器械大多还属于完好,修一下的话勉强可以看到在这之前发生了什么。
  
  瑞德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动作快一点,好像有人靠近了。”
  
  看着瑞德离开修理间,西泽快速地扒开位于ah控制台上的一块金属板,刚刚将金属板扔出舱外,一场小型爆炸从里面传来,但爆炸的伤害还不足以摧毁什么。
  
  “怎么那么乱……”西泽胡乱地从里面扯出几根电线,以他对这种机甲的观察,这个位置应该不会埋着如此多的电线。
  
  线路散成一堆,想拼接起来很不容易,无奈之际,脑中突然冒出修蕾克丝的一句话。
  
  “这些线虽然对应着不同的部位,但是只要在同一副机甲里面,无论哪一根都会连接到控制中枢……”
  
  “这样啊,那么……”西泽突然猛地拽起一把电线,手中的温度急剧升高,电线的外皮瞬间融化,这样一来里面的线路就完全成了一根。
  
  原本黑漆漆的驾驶舱顿时亮了许多,显示屏上也出现了图样,但是这副机甲的各部分都受到了非常致命的创伤,基本上不可能再次使用。
  
  找到机甲自带的录像系统后,西泽迅速打开了之前的录像。
  
  ……
  
  “随便动别人的东西可是不好的呦~”
  
  瑞德突然出了一身冷汗,明明没发现周围的能量波动,而且可见的视野内也没有出现人影,声音非常阴森,现在回去告诉西泽大概也来不及了,不如在这里为他尽量多的拖延一些时间。
  
  “谁?”
  
  “好了,捉迷藏到此结束。”
  
  瑞德前方的不远处突然出现一名金发男子,心中猛地一惊,这个人不是通过瞬间的移动到达的那个地方,而是在自己发现他之前就一直用异能隐身在那里!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碎刃的一员,拉斐?佩吉特。”男子的身影异常飘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瑞德的身旁,而他却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来到这里的任务是……杀掉这个学院的学生。”佩吉特在瑞德身旁停下来,轻声道。
  
  瑞德猛地向后跳去,在那种那么近的距离接触敌人可是会死的:“休想。”
  
  “嗯?对啊,一个学生而已,看来我刚才的自我介绍有些浪费了,你这家伙也无法理解碎刃是什么样的吧?”佩吉特摘下眼镜,打量着面前的银发男生。
  
  “哦?你凭什么断定我不知道碎刃是什么,那个紫色头发的还有另一个戴面具的家伙,不也是碎刃的一员吗?”
  
  佩吉特稍稍一惊,笑道:“没想到有点见识呢,他们确实是碎刃的一员,看来你也已经见过他们了,不过有一点很让我惊讶啊。”
  
  “什么?”
  
  “异能者猎人一般会把见过自己的学生全部杀掉的,碎刃当然也是。那么……你是如何从他们两个家伙的手中活下来的?”佩吉特似乎没有进攻的意思,就连武器都没有召唤出来。
  
  瑞德把头发梳到后面,他知道面前的敌人是不可能放过这场战斗的。
  
  “算了,看来是他们手下留情了,对于你这种连禁器都没有的普通学生来说,杀与不杀都一样。”佩吉特把一直插在口袋里的右手伸了出来,手背上隐约可以看到一丝黑色的铭文,但由于瑞德不是魔法师的缘故,那些铭文无论怎么用力都无法看清楚。
  
  “呵,看来你还没有强大到可以看穿对手的能力啊,是我多心了。”瑞德的嘴角猛地上扬,背部的白色魔法铭文若隐若现的跳动着。
  
  “吾之剑,名曰——祭之雪!”
  
  佩吉特稍微避开了一下祭之雪召唤时向外散发的冰霜,但就算是这样还是在肩膀的部分沾到了一些冰晶,用手轻轻拍掉后饶有兴趣地看着瑞德:“不错嘛,我收回刚才的那句话。不过,你似乎还没有强大到与我抗衡的地步呢……”
  
  “什么?!”
  
  ……
  
  “轰——”
  
  无论多少次都看不清楚那场爆炸之前的画面,西泽咬着牙向前拖动着播放进度,逐帧地观察着画面上所发生的一切。
  
  “那个魔法……”播放了一小段之后,果然在其中的一道残影中发现了一股金色的魔法铭文,如果没记错的话,修蕾克丝告诉过自己:“魔法分为几种颜色,红、蓝、绿、黄、白和黑,这些颜色中又分为几个色阶,分别代表着不同属性的魔法……”
  
  “金色?到底是什么东西?”正在西泽为突然出现的金色铭文苦恼之际,修理间的大门突然传来一阵响亮的撞击声!
  
  “咳啊!”
  
  继第一次的撞击过后,一个人影从门外快速地飞向另一端的墙上,掀起一阵积攒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的尘土。
  
  “喂,瑞德,没事吧?”西泽爬出驾驶舱,从刚才的那股能量上看,瑞德已经召唤了禁器,不过似乎还没有开启王座化,这么说,外面的人是敌人!
  
  “闪开!”瑞德突然拨开尘土,一把将西泽拽向一边。
  
  “叮!”
  
  一柄暗色的短匕首猛地刺进墙面,而被刺中的墙面竟然瞬间化为粉末!这是死亡的力量!
  
  “我似乎有些明白你刚才的举动了,想帮同伴在外面挡住我一会儿吗?”暗色匕首突然回旋,在修理间的大门上切割出了一个奇大无比的缺口!
  
  “你这家伙,是谁?”西泽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地上的ah机甲,那段之后的录像自己还没有看完,如果被这个人破坏的话很可能会失去一个重要的线索。
  
  佩吉特伸手握住半空中的暗色匕首,轻声道:“拉斐?佩吉特,碎刃之一。”
  
  “碎刃?切,那么快就来找麻烦了吗……”西泽这时才注意到,那把匕首刚才一直处于浮空的状态,而且刺入墙壁的时候也散发了像死亡一般的力量,这难道就是他的禁器吗?
  
  “又多了一个碍事的家伙,算了,反正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佩吉特抛着手中的匕首,不屑地看着西泽。
  
  “碍事?我可不想被一个碍事的人说成碍事啊,吾之刃,名曰——烈龙!”
  
  “呼——”
  
  火光猛然间照亮了修理间的每一个角落,佩吉特的脸上却丝毫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似乎这一切都在他的计算之中一样。
  
  “又是一把禁器啊,所以我才说你很碍事呢,这样的话,不如去死好了~”佩吉特说话的方式异常随意,看起来根本不会把人命当做什么重要的东西来看一样。
  
  “瑞德,开启王座化,这种对手必须……”
  
  还没等西泽说完,身后的瑞德便颤抖着声音说道:“不行啊……”
  
  “什么不行?”
  
  “不可能开启王座化……”瑞德看着手中的剑,缓缓道:“那把禁器会封印王座化的,怎么可能啊……”
  
  “什么?!”西泽的心中一震,封印王座化的禁器?!这种东西怎么可能存在,非要说的话也只有艾斯洛特才能做到这种事情了!
  
  “看来你很吃惊呢,烈阳之火——西泽?瑞亚先生。”佩吉特阴森的眼神看向西泽,仿佛两人都已经是自己口中的食物一样,“这可不是艾斯洛特,是我的禁器,失约者。”
  
  “天目,那把匕首吗,真是麻烦的能力啊。”西泽非常镇定,不过是无法使用王座化而已,还不至于把自己逼近死路,只要没有被折断手脚都是可以继续战斗的。
  
  佩吉特的身后突然出现一道黑色的魔法阵,看来也是禁术级别的魔法,暗色匕首渐渐脱离了他的右手浮向半空,但令西泽感到好奇的是,佩吉特身后的魔法阵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
  
  “你刚才念出了我的名字吧?”西泽问道。
  
  “嗯,难道你不希望我叫你的全名吗?”佩吉特的每一句话都透着无比的淡定和从容,几乎完全不会让面前的两个人对自己造成半分威胁一般。
  
  西泽皱了皱眉头道:“不,我是想知道,我们在什么地方见过吗?”
  
  “完全没有哦。”
  
  “那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如果没猜错的话,西泽?瑞亚这个名字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吧?”
  
  “作为零岚协会唯一拥有烈阳之火称号的人,唯一代表无上之火的人,他的名字怎么会不被其他人记住呢?呐,你真的是最强的火吗?”佩吉特盯着西泽手中的烈龙,它的火焰已经比刚才要弱上很多了。
  
  西泽的脸上多了一分紧张,眼前的这个人看上去很强,身为碎刃之一,还没有解除碎刃黑化甚至是王座化的限定就可以给自己带来如此沉重的压迫感!
  
  “那么……要上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