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奶爸戏精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时间都去哪儿啦 上
    傍晚时分,关荫精神奕奕回到饭店,饭店张灯结彩,宾客云集。
  
      一进门,关荫就被老爸夸奖了。
  
      “事情办的不错!”老爸说。
  
      庆典大会其实很早就结束了,不到两个时辰,关荫又是第二个登台的,按说他早就能够回家,但不能先顾自己,那么多粉丝,那么多好人,主动站出来帮着维持秩序,那是多大的功劳?
  
      几十万人在一个只能容纳三万多人的会场,要没一批帮忙维持秩序的人,今天非出乱子不可,但从开始到散会,那么多人竟没一个出问题。
  
      上万粉丝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甚至是无可替代的。
  
      下午散场,皮皮团都跑出来赞美:“事实证明,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发动群众,才是一切工作取得胜利的最宝。凉城方面信任的好,粉丝们素质高,一批组织者有功之臣。”
  
      有功之臣,那当然要犒劳。
  
      关荫出钱,把参加组织活动的粉丝全部集合起来,一起吃了个饭,那可是大场面,一条小吃街,外加一排饭店,外头搭上桌子,趁着夕阳西下,晚风和煦,上万人聚餐,这都盖过今天四大天后同台,惹事精出新歌的热度,直接拿下热搜第一了。
  
      头条当然也没放过吗,话不多说,全部上图,那场面,真叫震撼。
  
      吃饱喝足,想出去玩的出去玩,累了的就休息,关荫看着所有人都安排好,这才匆匆赶回来,老妈过生日,他不到,都没人开席。
  
      段大人和樊文秀下午就到了,这会就跟两个普通的退休工人一样,跟一大帮亲戚们坐在一起,聊天的聊天,喝茶的喝茶。
  
      姐姐妹妹们忙的脚不沾地,酒席安排好,还有接待各路亲朋好友,作为主人,这事儿当仁不让。
  
      小战同志也回来了,这事儿要不参加,那就出问题了。
  
      这会儿,小战同志穿着军装关妈爱看小战同志的军人形象,往大厅一站,小战同志指挥同辈亲戚们安排就坐。
  
      “大哥回来了,那就开席吧,大家都饿了。”关小弟跟着打下手,过来请示总指挥小战同志。
  
      小战同志一看表,道:“下午请亲戚们吃过面,应该不至于太饿,那就开席吧。”
  
      一时半会,关荫还没挨个跟亲戚们握手,有些是刚见,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呢,这酒席就开了。
  
      大表弟穿着一新,喜笑颜开,站在临时搭建,铺上红地毯的舞台上拿着话筒下令:“是这,说话的,握手的,拥抱的,所有的亲朋好友们,都把手头的事情放一哈,我姑生日宴会,咱们这就开始了,咱们请老一辈上席就坐,中间一辈的,就自觉往中席坐,跟我一辈的,就不要腆着脸往前凑,都往下席坐,咱们就开始了啊。”
  
      大伙儿心里都有数,谁在哪个位置,早就看好了,没一个出错的。
  
      这可是惹事精组织的,谁敢坐错位置?
  
      段大人拉着樊文秀要去中席就坐,关妈一把拉住,道:“到上头,咋能到中席去呢。”
  
      樊文秀有些为难,被惹事精批评可不好。
  
      关荫过来,看两眼,安排:“大舅小舅,到上席就坐,外公外婆在上席。”看看段大人,关荫道,“跑中席别人也吃不好,你们到上席去,位置早就定好的。”
  
      段大人很高兴,这是没当外人。
  
      樊文秀差点又掉眼泪,不容易,有这心意,就很不容易了。
  
      小舅道:“我去中席”
  
      “没那回事,今天来的都是至亲。”关荫安排,“见舅如母,我妈过生日,我舅坐在中席干啥。我爸过生日,我二大也得到上席就坐。”
  
      关爸心里舒坦,就把小舅给拉到上上席去了。
  
      一时坐好,关荫问关圃:“你发言我发言?”
  
      关圃翻白眼,长子在这站着,我跑舞台上发言,不怕挨揍啊?
  
      “咋还让我隔着锅台上炕呢。”关小弟主动往下席跑,“我跟他们喝酒。”
  
      俩堂弟跑过来:“今天你来主持,一会还要唱歌,这喝酒的事情,你就不要管,我们来。”
  
      那还有几个表兄弟,表姐夫表妹夫,一个没少,全往前站,这么多人,挨个敬酒那也得把关荫放翻,这厮还要唱歌呢。
  
      表姐妹们过去跟赵姐姐景姐姐她们坐一桌,也没人往前跑。
  
      这是惹事精给人家的妈妈过生日呢,谁要往前跑,那不叫帮忙,那叫现眼。
  
      关荫就站舞台上,道:“都是至亲,客气话就不说了,是这,我妈过生日,这也是这么多年,我们兄妹三个,第一次给我爸妈好好过个生日,大家就吃好,喝好,气氛喜庆,场面热闹,这就行。”
  
      那第一个程序是啥?
  
      那当然是儿女献礼。
  
      啥礼物都不需要,但寿桃一定要有。
  
      这荣誉,景姐姐当仁不让,麻姑仙桃,这姑射仙子,谁胆大敢抢?
  
      捧着面食做的寿桃,景姐姐趋步向前,捧到关妈面前,道:“妈,生日快乐!”
  
      关妈站起来接过,道:“我娃辛苦。”
  
      景姐姐回头目视另外仨妖精,看到没?看到没?啥叫待遇,看到没?
  
      赵姐姐没理会,也就是你阴差阳错抢先一步,要不然,这儿有你啥事儿?
  
      但是,接下来就没法阻拦了。
  
      儿女拜寿,这得隆重。
  
      关荫带头,关小弟跟上,兄弟俩排在前头,后头,关小妹立马拉上姐姐妹妹们,小战同志压根就没矜持,往前面一站,都这一步了,你还想把我开除出去咋的?
  
      亲戚们鸦雀无声,就看着四个大姑娘整整齐齐往前面一站,谁也没客气。
  
      这咋回事?
  
      咋还全上了呢?
  
      宋天后跟一帮大姑娘们作为贵客,当然要来观礼,往中席一坐,宋天后喝一口热茶,啧,真酸啊,今儿是来祝寿的,结果吃一大口狗粮。
  
      但是大姑娘们很震惊。
  
      看这意思,这四位,都要?
  
      关荫没管那么多,反正就是喜庆,热闹。
  
      跟关小弟咔嚓一跪,就在舞台下,兄弟俩立即磕头。
  
      每年春节在家过,兄弟俩也是老老实实跟爸妈磕头祝福,人前就不能磕头了?
  
      笑话。
  
      后头跪下一大群。
  
      关荫磕个头,有词儿:“妈,生日快乐。”
  
      小弟小妹跟着说,姐姐妹妹们也跟着说。
  
      再磕一个响头,关荫说:“妈,二十七年,含辛茹苦,如今儿女成人,今天恭祝妈身体健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这就不能跟着说了。
  
      啥都有个规矩,大哥说的词儿,要再跟着重复,那非被大哥揍。
  
      俩大学生,连祝寿词都不能自己考虑吗?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