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家中宝 > 第四百六十三章 所得
    田花:“他吃错药了,还是没醒神呢,怎么这么容易就打发了。”
  
      田野扫一眼朱大壮,估计是看清楚自己的能耐了,考试无望,城里这个工作要是在不搂紧了,那就啥都没有了。
  
      还敢叫嚣着回家吗?
  
      田大武厚道人:“瞎说什么呢,你管那么宽。在外面受罪没有呀?没惹事吧?”田野看着比队长媳妇对这个妹子都好,都周全。
  
      看看田花,只能说人不好,命好。
  
      田大武死乞白赖的让两人至少吃完饭再走。
  
      田野心说,田大武这是没被自己吃怕呢。
  
      看着田花小样怪可怜的,走回上岗村确实为难她,回头找个功夫自己回家就成了。
  
      跟着田大武一块家吃饭去了。
  
      田大武请妹子,诚心诚意的,从馒头的数量上就能看出来。看来自己又要吃田大武半月的口粮了。还有一盆的大白菜汤。实在。
  
      两人吃饱饭,舒舒坦坦的歇会,田野说:“我要去供销社转转。”
  
      田花拉着田野:“你当我傻呀,你去供销社拿这么多的包裹干嘛呀,你想甩了我自己回家。”
  
      田大武:“田野呀,不然你就在这里歇一天。”
  
      田野:“现在天长,这会回家,紧着点走,擦黑就到家了。”
  
      田花自动就收拾东西,紧跟田野的步伐,弄得田大武都怪失落的,妹子不懂人情的时候,让人操心,这忒会看外人的脸色,当哥的也没高兴到哪去。
  
      三人还没出门口呢。就听外面三大爷甩鞭子的声音了。
  
      田花高兴到隔着大门就嚷上了:“三大爷,我们回来了。”
  
      田大武开门:“大爷屋里歇会来。”
  
      三大爷:“就知道两丫头该到家了,赶紧回吧,你妈急的都上火了。”
  
      田野拎着包裹已经放到车上了。
  
      三大爷:“呵呵估摸着也就这两天,我呀见天的出门放牲口,刚好就到了。”
  
      是呦,放出来大半天,都跑公社来了,这要不是有田大队长的闺女在,你看队长扣不扣呢工分。田野对着三大爷傻乐。
  
      田花:“三大爷心里惦记我。”这话说的,三大爷都愣了,还是那个眼睛朝天的队长家小闺女吗。上学还真有用,性子都变了。
  
      三人跟田大武挥挥手欢快的回家了。
  
      田大武心说我还没来得及问田花考啥样呢。
  
      看那神态咋怎么那么轻松呀,到底事考上了,还是彻底没希望连点念头都没有了,所以啥都不想呢。
  
      有个不长脑子的妹子,真是伤脑筋。
  
      田野到是跟三大爷叨叨两句考试的事情,不过两人都不太看重这个,说的都是外面啥样,至于朱老大,一帮人谁都没提。
  
      不知道是不愿意提,还是真的忘了。
  
      田花不甘寂寞:“三大爷,我考的也不错,田野考的肯定更不错。不过我看着朱大壮考的好像不咋样。”
  
      三大爷:“朱大壮谁呀?”
  
      田花黑脸:“朱家老大。”
  
      三大爷:“哦,那小子呀,这名字起的就不像能出去的。一脸的倒霉样。考不上应该的。”
  
      田野咧嘴失笑,这得多不得人心呀。
  
      田花纠结了:“我这名字不更土吗?也不像能出去的样呀。”
  
      三大爷:“土什么呀,花儿,多水灵呀,丫头可别跟城里人瞎学,不靠谱,一听你这名字就知道咱们上岗村出去的,丢都丢不了。多好呀。”
  
      田野这次看到生动的一脸倒霉样,就田花现在这样。
  
      好吧,不厚道的就笑开了。
  
      田花气的捶马车。
  
      田野笑的山沟里都是清脆的声音,连三大爷都跟着乐了:“你这丫头,咋那么小心眼呢,真好听,不然老田家那么一大户人家,你爸能给你抢到这名字吗?”这还是抢来的。
  
      那倒是,他们上岗村,叫田埂的都有,田花这名,还真是大队长占身份优势,给闺女抢来的。人多好听,好记的名字,都给占上了。
  
      田野一个没忍住,噗嗤又笑了。
  
      田花气的咬嘴唇:“你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田野:“没有,我在替你哥将来的姑娘发愁呢,好听的田花被这个小姑给占了,回头你大侄女生下来,只能叫田花花了。回头记得让婶子,先把名给占下。”
  
      田花气的在马车里都站起来了,三大爷吓得拉着骡子刹车:“别闹,别闹,你们两个丫头可真是闹腾。”
  
      田花:“还说,还不都是你们笑话我出来的,这名字用抢吗?”
  
      还不如没人要的田野好听呢。她跟谁抱委屈:“我真要是考上了,先把名儿改了。”
  
      三大爷:“可别瞎改,考上了那就是你名字有福气,压得住,乱改,那怎么行。”
  
      田花:“真的。”
  
      田野就看着傻妞让封建迷信给唬住了。
  
      到了上岗村,老远村里孩子看到去考大学的田花回来了,飞奔回家在村里的土路上招呼:“田花回来了,田花考学回来了。”
  
      好吗,田野感觉跟看电视,有人喊日本鬼子进村了没啥区别。
  
      要不要这么热闹呀,紧接着,村里一般人家的妇女孩子都出来了,呵呵,这个场面是不是有点大呀。田野突然想到,考不上的话,那可是真丢人。
  
      田大队长媳妇:“花儿可是回来了,惦记死妈了,这破学考不考是咋着呀。”
  
      田野揉揉额头,趁着没人注意回家了。真心的受不住这种肉麻兮兮的场面。
  
      考都考了,回家就变成了破学,那干嘛让田花死皮赖脸的在自己家学小一年呀。
  
      可怜天下父母心,怕是安慰田花的,怕闺女没考上瞎想,先给打预防针呢。
  
      远远地看着朱大娘带着两孩子往人堆里凑:“我家老大呢,我家老大咋没回来呀,老三爷子,你不是把我家老大给弄丢了吧。”
  
      三大爷怕谁呀,出了名的倔脾气,说不给你面子就不给你面子:“你家老大长腿的玩意,丢也是自己丢的,跟我有什么关系。给你家看孩子呢,给工分呀。”
  
      说完赶车就回大队了。估计朱大娘臊够呛。
  
      田花那边跟朱大娘交代两句朱大壮同志的事情,不过因为路上对这个名字的各种吐槽,田花说道这个名字的时候表情很不自然。
  
      朱大娘:“丫头我家老大考上没有。”最关心的就是个这个问题了。
  
      人家田大队长都没舍得问闺女,可朱大娘不一样呀,希望都挂在他们家老大身上呢。

Ps:书友们,我是程嘉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