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 第313章 苍梧禁地
    接下来的时间内,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多半是探讨修炼中的问题,陆寒装作一知半解,将自己化为正常修真者。钟离婉莟问三次,他就反问一回,至于此女对法则的领悟,以及数年来的修炼心得,他只是听听就当做耳旁风。
  
      对于‘悟心参天决’,他虽然不稀罕,但是将道君的经验融入进来,指点这个丫头苦修,绝对是小菜一碟的事。
  
      “什么?你是玄华宗的人?”
  
      仅仅一刻钟,钟离婉莟顿时语塞,随即嘻嘻一笑,仿佛老乡异地相逢的情景。
  
      “我哪句话这么肯定了?只说和玄华宗很要好而已,姑娘的理解能力急需加强,而且反正你不是他们的弟子,没必要如此精神抖擞吧。”
  
      陆寒一撇嘴,如果他再说出什么逆天的话,按照此女要一飞冲天的架势,很可能窜到他的头顶。
  
      “是这样啊,有个秘密呢,真的不想告诉你,但我相信道友不会轻易外泄的。那就是我家族内有个分支小族里的胞姐,已经入门四五年了,如果你有熟人,让他们在宗门内多加照拂一下。”
  
      “咳咳!按照地界范围,你们钟离家族,可是在天青殿的辖区,理当效忠他们,怎会如此东拉西扯?”
  
      按照地图上的标注,的确如陆寒所说,这个修真族群的大半势力,都在天青殿辖区内,而且家族驻地距离两宗门边境六七余里。但是经过多年发展,影响力早已进入玄华宗内,作为大家族,控制方圆万里根本不算什么,只是忠心不能有两条。
  
      “效忠?修真界里哪有这俩字,若非天青殿为了对抗太极真境,才不会对我们宗族示好,毕竟距离前线太远了。而且如果我们宗族内,没有一位大概率进阶元婴的修士,绝非是现在这般欣欣向荣的情形,早就被其他宗族吞并瓦解。”
  
      “的确如此,只是你那个胞姐,如果来自下面的分支族群,或许已经吃苦多年,在玄华宗地位很一般。”
  
      “当然,否则还用你帮忙,大苦头基本没有,毕竟每年他们家都会去送礼。”
  
      “那谁给我送礼?”
  
      “你——?!想和本姑娘交往,就离开什么唯利是图啊,还有见利忘义等这些字眼儿远一点,好处没有,机缘却真的有一件,只是危险同样很大,不行不行。”
  
      ‘又和我玩套路,这小丫头心机同样不浅,怪不得没有走的意思,欠揍欠收拾。’
  
      陆寒狠狠瞪了她一眼,直接闭目不语,并作出很生气的神色,钟离婉莟顿时脸色紧张,噘嘴几个呼吸之后,开始嘟嘟囔囔的说了一大堆,随即唉声叹气起来。
  
      原来在这个界面的最东南顶端,除却仅有的几个小地方有人熟知,剩下的都是茫茫野地,面积不比任何宗门小多少,那里被统称为‘苍梧禁地’。
  
      传闻有古兽苍梧,在远古时的万族大战中重伤,逃亡到此界面,在那里默默死去进入轮回。死前把方圆六万里的庞大区域,都规划成它的坟墓,设置无数厉害禁制,也埋葬了许多带来的宝贝。
  
      曾经有大修士冒险进入过,但都死多活少,陨落概率达到十之六七,历经几万年的探险和破坏,才发现一条铁律。就是才突破某一境界三五年内的修士,存活概率非常大,随着修为越来越稳固,反而危险成比例增长。
  
      而且每隔大约百年,苍梧禁地的厉害禁制,就会无端的有所衰落,至今未能探查出原因,只能一致认为,是苍梧兽故意放水,将机缘有限制的留给界面上成长的后生。
  
      大约六千年前,无数大势力的长着,同自己宗门和家族内的进阶弟子,狠心冒险的做了一次正规实验,结果出人意料。多达二十多名金丹初期修士,竟然有七成活着出来了,虽然受伤者大半,这下彻底激发了所有人的贪婪之心。
  
      而且当前那些元婴修士,有六七成都在当年突破金丹境界时,就赶上了禁地开启的好时候,才有了现在的一番作为。
  
      …………
  
      啪——!
  
      “喂喂!本姑娘说了这么多,你好歹吱一声,当我在给小朋友讲故事吗?”
  
      “吱——!”
  
      “咯咯咯……!你真是不可理喻,还说我理解能力有限,咱俩半斤八两啊,本姑娘是想邀请你,代表我们宗族出战。”
  
      眼睛不断忽闪着,钟离婉莟的上身,几乎都趴在长桌上,两个小馒头贴紧桌面,双手托腮盯着陆寒,神色越来越严肃。
  
      “这个嘛……别告诉陆某说,堂堂大宗族里,只有你一个才进阶的女娃。”
  
      “算你猜对了,若非小元丹的功劳,本次禁地开启,我们偌大钟离家族,连个长脸的都没有。”
  
      恨恨的挥舞着小拳头,似乎对那些不争气的宗族弟子很气愤,又仿佛信心十足,要狠狠的进去大干一场,为族群增光添彩。
  
      “这次在多久后开启?不可能所有突破金丹境的都进去,至少有个比例。”
  
      所谓各种禁地,以及各种情况形成的凶地,还有历代大能陨落之所,每个界面必然都有,就像考古那般各凭机缘。钟离婉莟随后的一番释疑,让他对这次参加的人数有了大致判断,宗门内限定人数,竟然是按照元婴老鬼多少对等出战的。
  
      就是说太极真境可以进入七个金丹初期,而云霄宗只能派两人参加,下面的大宗族内,顶多也只能有两人前往,这就是钟离婉莟邀请他的原因。
  
      每个宗门的境内,都至少有两三个修真大族,能前往参加冒险的,就形成多达五六十人以上的规模,但进去散开后也变成星星点点。
  
      “我可不是什么厉害角色,姑娘邀请我,你们族长也未必同意,并且一旦我出不来,岂非坑惨了你们。”
  
      “少操心其他的,要知道本姑娘修炼的秘术,就是精于窥探之道,如果你命短的话,其他家族宗门同样牺牲不小,我只要你同意与否。”
  
      此等大事,真的需要好好考量了,按照规定出人头,玄华宗多达四人,肯定不会用到他,而且队伍里绝对有代月离。他可不想此女有任何危险,距离出发还有俩月时间,有充足谋划时间,而且还有个人选浮现在面前,唯一的思虑,就是是否也叫他去冒险。
  
      “何时带我去见你们族长?”
  
      钟离婉莟噌的蹦了起来,眼前闪烁出无双光彩,这就等于陆寒已经答应的请求,就凭着得到的秘术,她敢断定此人很不简单。而且做事沉稳精于算计,洞察人心丝的手段比自己更老辣,和年纪绝不般配,反正给他迥异常人的感觉。
  
      “现在就走!”
  
      生怕陆寒随时反悔,只有签下誓约,她才能彻底放心,说完就去拽人家的胳膊,这让某人很无语。
  
      “三万多里啊,来回近七万里,我这身子骨根本无法消受得起,姑娘你看……?”
  
      想起才结束的飞逃之旅,陆寒就缩了缩脖子,境界害死人,就是道君也嫌弃各种不足,若果当初他再强大一点点,岂能有当今尴尬境地。
  
      “没有那么远啦,族长和一位长老,在万里外的‘金沙谷’,和闵家商议联姻之事,三五日内不会返程的。”
  
      仿佛谁家的娘子,在向家里拖拽不顾家的情郎,钟离婉莟不顾大街上的眼神,只揪住陆寒不放,匆匆奔东门而去。没过多久,两道遁光直上苍穹,风驰电掣一般,转眼没了踪影。
  
      玄华宗的幽幽美景之中,几座雄浑高耸的大殿嵌在其内,周围白云皑皑,古松藏柏如繁星点缀,灵气之浓堪称恐怖。
  
      正厅之内仅有四人,台阶上主座的桌案两侧,分别是一个中年道家和一位老妪,前者生有四方脸庞,大耳垂肩颇为神武,不足的是鼻梁有些塌陷。
  
      身穿浅灰色道袍,右手里两颗银白色圆球不断滚动,没有任何气势以及威压外泄,仿佛只是普通人家的长者。
  
      并列座位上的老妪,却白发苍苍微微驼背,面部皱纹很浅,身穿陈旧的绣花外袍有,华发被三四个发簪固定,脚上是绣花小鞋。
  
      下方跪着两个青年男女,男子朝气勃发,身材修长容颜俊朗,双目含星炯炯深邃,一袭白衣赶紧紧凑,正面带紧张向上见礼。
  
      身旁的是个美女,额头鼓鼓耳垂圆润,鹅黄色长裙裹身,身材婀娜凸显,正笑嘻嘻看着前方。
  
      “月离小妮子,果然给老身长脸不少,带回了一位修真奇才和三个炼丹师,这下就没人敢非议你无资格带着‘叱神令’了,他们的脸正啪啪作响。”
  
      “嘻嘻嘻嘻!老祖疼爱月离多年,晚辈早就该回报恩德了,这点还只是小事儿,以后绝对会经常让两位老祖笑口常开哒。”
  
      听到被夸赞,傲娇的神色顿时毫不私藏,代月离即便跪着,也扭动身躯摇摆脑袋,没有半点淑女的样子。
  
      “哈哈!嘴皮上功夫也涨了不少,这些年可是基本寡言少语,如今突然巧舌如簧,老夫都被震惊了。”
  
      中年道家撇撇嘴,大有深意的扫了代月离一眼,又把目光放在白衣青年身上,笑意越来越浓,仿佛见到投缘之人。
  
      “你叫华凌?”
  
      “正是!”
  
      “嗯!身上剑意内敛,还带着些许霸气,凌厉气势也不小,欠缺的只有历练和成熟,资质是很不错的,没侮辱飞天阁三个字。但若进我宗门,规矩和礼节都要时常温习,最重要的唯有忠心,莽隽叛逃一事,他会得到严厉惩罚。”
  
      “晚辈一直鄙视叛逆二字,定当竭力护佑宗门,让玄华宗三个字永远照耀寰宇,否则大道难容。”
  
      华凌神色严肃,再次遥遥上拜,目光坚毅不可摧毁,和两个元婴大能直面对视。
  
      “好啦好啦,就你这幅神情,外面那些小兔崽子进门时,也没有几人能做到,”
  
      中年道家点点头,老妪也赶紧摆摆手,而且耍嘴皮子没啥用,能通过时光看出来品行,眼下他们还有跟大的兴趣需要了解。
  
      给了一些忠告和赞许,华凌就神闲气定的出来了,整个过程都没有露出傲慢的姿态,今天是第一次面试,自然收起了任何乖张。
  
      当他的踪影消失在无数台阶下,店内大厅顿时被结界笼罩,老妪和中年道家的神色,也开始严肃起来。代月离忽然感觉一股强大托力涌到,整个身躯被移到左侧座位上,此刻就没外人了,那些规矩自然尽数取消。
  
      “推荐这个后生的,也是多次帮助你的那人,他何时能来我玄华宗?常飞和云岚两个小崽子,提到他时的神情都有几分敬重,而且他们也受益匪浅,区区金丹初期境界,真的有那般逆天?”
  
      中年道家目光闪动几下,他问的自然也是老妪最想知道的,两双眼睛紧紧盯着代月离,神色里充满些许期待,但大多都是谨慎的成分。
  
      “其实,两位师兄知道的,也只是片面而已,两位老祖可知晓,月离缘何能快速进阶金丹境吗?身处异地周围虎狼环伺,而且渡劫危险重重,就算有老祖亲自呵护,晚辈都不敢轻易尝试的。”
  
      “这……快点说,我们两个老家伙早就想问你,那天苑城周围,的确没有合适的地方渡劫,而且数个时辰的天象,足以引起其他修士注意。”
  
      老妪似乎更好奇了,这丫头可是他们俩最疼爱的弟子,代月离出去的数月来,两人都没有闭关苦修,心神跟着波动起伏。
  
      “其实渡劫过程才半个多时辰,而且是十成几率,根本没有最厉害的浩浩雷罚天威,已经被他利用秘法给规避了。”
  
      “什么?”
  
      “啊——?!”
  
      大厅内,忽大忽小的声音一直持续,大半个时辰后,老妪和中年道家二人,才面面相觑的对视几眼。代月离将陆寒的神奇之处,罗列出几点炫耀出来,脸上都因为激动泛出红晕,当然没有涉及核心机密,早在从天苑城出发前,陆寒就已经郑重交代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