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术士客栈 > 第八十八章 玉虚夺占薄凉山
    三个妇人,抱着三个孩子,坐在屋子里哭哭啼啼。
  
      看她们怀里的孩子,似乎和平常人家的娃娃也没有什么分别。
  
      不过白冉还是很好奇,一只蛤蟆和一只老虎,一只蛤蟆和一条蛇,一只蛤蟆和一只兔子,到底能生出什么东西。
  
      “三掌柜滴,你可不能被她们给骗了,一个晚上造了三个娃娃,你哪有那种造化滴呀!”
  
      这句话貌似声音大了一点,被这三个妖精给听见了,虎妖拿起大刀就站了起来,喝一声道:“狗贼!你说甚来!”
  
      兔妖对陈达喝道:“你自己算算日子,这是不是你的种!”
  
      蛇妖哭道:“自从你走后,我们再也没让别人碰过身子,你个没良心的癞蛤蟆!”
  
      三个妖精大吵大闹,陈达不敢作声,白冉也躲在了一旁,黄芙揉着身上的伤痕,愤恨道:“姓陈的,你造的孽关我何事?你等着,我非揍你一顿不可!”
  
      吵闹了许久,陈达终于开口了:“三位姑娘,有话好说滴呀,且说你们不在自己山头上过日子,突然跑来找我作甚滴呀?”
  
      “姑娘?你管我们叫姑娘?”虎妖拿起大刀,冲上来就要陈达敌命,陈达后退几步道:“当初便是这么说滴呀,我是修道之人,不能和诸位姑娘说什么终身大事滴呀。”
  
      “修你娘的道!”蛇妖喝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我们姐妹三个都带着你的娃,今天你休想抵赖!”
  
      不是陈达抵赖,也不是陈达无情无义,当初在洞府的时候,陈达的确和她们三个风流过一夜,可只此一夜,不论终身,这件事情的确是说定的。
  
      况且这三个妖精各有根基,放着大好的山大王不当,又何必跟着一个穷道士受苦呢?(虽然现在的陈达并不穷。)
  
      等三个妖精平静了下来,陈达再三追问,终于问出了其中的缘由,在过去的三个月里,薄凉城里出了大事。
  
      “刀劳鬼又回来了,”虎妖道,“比上一次来的还要多。”
  
      陈达皱眉道:“上一次应该铲除干净了,就算有漏网之鱼,我也教会了你们应对的方法呀。”
  
      蛇妖道:“我们用你的药方的确能对付刀劳鬼,可那东西实在太多,我们又不懂呼风唤雨,没两天又被刀劳鬼逼到了绝境。”
  
      “原来有这等事,”陈达皱着眉头道,“无妨,我再跟你们去一趟,把这般恶鬼铲除干净就是了。”
  
      兔妖道:“你倒不用去了,这群恶鬼已经死光了。”
  
      “已经死光了?”陈达一愣,“怎么死滴?”
  
      白冉道:“莫不是李兄在上任的路上,顺带把这群恶鬼给收了?”
  
      虎妖道:“什么李兄?我们没有遇到那个姓李的,山上来了一伙道士,自称是玉虚门的,他们会呼风唤雨,借着你那药方,也用了你的手段,弄了一场大雾,把山上的恶鬼全都拾掇了。”
  
      “玉虚门?”白冉一怔,转眼看了看李青,李青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惊讶,看来这件事情,她早就知情。
  
      “这可就怪了,”白冉皱眉道,“玉虚门去薄凉城作甚?难道专程是为了对付刀劳鬼么?”
  
      蛇妖道:“他们就是这般说的,这个玉虚门当家的是个女子,说什么替天行道是他们的本分,得知这里有恶鬼作祟,就立刻赶来了。”
  
      “女子?”白冉想起了李青的后娘,笑道,“你说的是个老太婆吧?”
  
      兔妖道:“哪是什么老太婆,是个正当年的美人儿。”
  
      虎妖道:“狗屁的美人,这个不要脸的妇人,捉完了鬼又要捉妖,她那玉虚门里都是妖精,凭什么捉到我们头上?我们和他们打了一场,弟兄们都死光了,剩下我们姐妹几个拼了老命逃了出来,逃了一路他们追了一路,我们已经没活路了,好不容易找到你这不要脸的癞蛤蟆,你还不想认我们……”
  
      说完,虎妖一咧嘴,哭的梨花带雨,另外两个女妖连同一群婢女,也都哭的声泪俱下。
  
      白冉道:“这玉虚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霸道?就算那老太婆想找儿子,可又关别人什么事?凭什么就把别人的山头给灭了,还有那个正当年的美人又是谁?”白冉看了看李青,问蛇妖道:“那美人有我青妹美么?”
  
      蛇妖看着李青,李青立时红了脸,蛇妖摇摇头道:“这位姑娘可是没人能比,这简直就是天上的人,不过那个妇人也很俊俏,骨子里还透着一股骚气。”
  
      白冉挠挠道:“这到底是谁?”
  
      李青低声道:“哥哥莫问他们了,这女子应当是火玄。”
  
      “火玄?”黄芙瞪圆了双眼,差点没栽倒在地,魏香脸色惨白,整个人抖成了一团。清莲在旁边看热闹,低声对清月道:“看见了么?说起火玄,却比我们听到道尊的名号还要怕,看来火玄比道尊还要狠。”
  
      白冉和陈达惊讶的看着李青,异口同声问道:“火玄怎会进了玉虚门?”
  
      李青叹道:“此事一言难尽,且问三位嫂夫人,在玉虚门里,却看到了一位姓胡的男子么?”
  
      “姓胡的男子?”蛇妖一怔,“你说的是他们少掌门吧?”
  
      白冉道:“那少掌门长得俊俏么?”
  
      兔妖点点头道:“俊,俊,可真是俊!就和这位姑娘一样,都是天上的人。”
  
      说话间,兔妖的口水流了出来,虎妖回手拧了她一下:“当着自家男人的面,你可别在这里丢人!”
  
      兔妖擦了口水,端正神色的说道:“那少掌门是那妇人的丈夫,虽说是掌门,可玉虚门现在是那妇人当家。”
  
      白冉惊讶的看着李青,李青满脸通红一语不发。
  
      情势有些复杂,陈达有些听不明白,且转过脸对白冉道:“掌柜滴,咱们把事情理一理先。”
  
      白冉道:“我也听不明白,青妹,要不然咱们一块理吧。”
  
      “我……”李青一咬嘴唇,眼泪流了下来,魏香在旁道:“青儿,你可别忙着哭,先把话说清楚了,火玄要是到了薄凉城,不时便会打过来,李大哥不在家,哥哥也不中用了,咱们可未必能挡得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