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吴策 > 第一百八十八章 骑战,曹纯与虎豹骑
曲阳,魏续抵达此处已有两日之久,他接管了东海、泰山方向的败军,北地的郡县都为曹操所据,除却此刻为太史慈收复的东海。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kàn..ge.lA
  
  “报……禀报将军,东吴樊能将军派人催促将军出兵。”
  
  “出兵?吾部兵马不过两三千,大多都是士气已丧的败卒,如何出兵?”魏续冷笑道。
  
  “据东吴传令兵汇报,樊能已点齐一万精兵,赶往司吾驰援太史慈所部精骑,留笮融率六千曲阿兵戍守东海。”
  
  “此外,樊能听闻将军麾下已有一千余精骑,所以……”
  
  “一千余精骑?比起昔日温侯帐下的并州铁骑,这些骑兵不过是滥竽充数而已。”
  
  “此外,樊能将军再有一份战报呈达,江东水师已由吴侯亲率,沿淮河入泗水,已解围下邳,击退曹操所部,温侯于城内配合江东军斥候,斩杀曹操大将曹仁,折其千余精骑。”
  
  “曹操败了?”魏续面色微变,他在堂中踱步,来回走动,“江东军今有十万之众,若非于寻阳和那江夏黄祖开战,于长沙与刘磐为战,怕是曹孟德亦不敢捋刘奇虎须……今又有温侯之勇,曹操焉能不败……”
  
  “吾于广陵之事,怕是温侯亦知……”魏续想到这里,脖子一缩,立即按着腰间长剑,朝着堂外走去,“快,立即集结吾军战骑,赶往司吾,此战,既是守徐驱曹,岂能无吾并州儿郎。”
  
  “驾”半响之后,魏续率军渡过泗水,直接来到司吾城外。
  
  “报……禀报将军,太史将军于平原之上,与张绣所部西凉精骑鏖战。”
  
  魏续顿时眼前一亮,“双方兵力如何?子义将军可占据上风?”
  
  “双方战骑数千,吾军可从侧翼杀出,必可取胜。”
  
  魏续看了一眼天色,“不到一个半时辰,樊能便可率军杀至,倒是,战功必为樊能所取,快,全军以箭矢阵,从侧翼杀出,吾要率军击破张绣,取那首功。”
  
  “驾……”魏续持刀在前,身后千余精骑努力用双腿夹住马腹,战马吃痛之下,疯狂扬起马蹄,从平原之上一掠而过,激荡起无数尘沙。
  
  隔着数里之外的斜坡之上,数千精骑正顶着热汗到此。
  
  “叔父,有敌骑增援,自曲阳而来。”一将提着大刀,凝视着远处魏续所部,脸上有些担忧。
  
  “看那将旗,乃是吕布帐下戍守广陵的魏续所部,此人原本欲投靠司空,却擒拿毛孝先,与那太史慈一同北上,反复无常之辈,当斩,子丹,汝且率两千精骑,迎战魏续。”
  
  “喏。”曹真眼中掠过几分火热,手中长刀一抬,“众将士,随吾冲锋。”
  
  “驾”
  
  “驾”
  
  两千精骑,带着地动山摇之势朝着坡下的魏续所部杀去,不过一里之外,便被魏续所部察觉。
  
  “报……禀报将军,侧翼曹军援军赶至,有两千精骑。”
  
  魏续瞳孔微微收缩,“那必是曹操同族之将率军来援,未曾想,那曹贼竟是如此看重张绣这厮。”
  
  “传令迎击。”魏续略微惋惜地看了一眼远处还在厮杀的两支骑兵,若是此刻自己能从侧翼杀出,加入战团,必可一举取胜,只是……若是他与太史慈击破张绣之后,又被曹操铁骑正面冲破,却也难逃败亡,他只能先行阻击曹操增援。
  
  “嗒嗒嗒”魏续紧了紧手中的长刀,凝视着对面的曹军铁骑,这些铁骑,统一着黑甲,马匹和军士都披戴着重甲,他们手中拎着长刀,身后更是插着短枪。
  
  两军交错的刹那,魏续身后的骑兵,如同麦草一般,被齐刷刷斩下头颅,被刺穿胸膛,从马背上被拦腰斩成两截。
  
  一个冲锋,当魏续率军于百步之外勒马回头之际,自己身后,仅剩不到五百骑,其余人,全都倒在了战场上,那些游荡无主的马匹身下。
  
  “魏续,今日,便是汝之死期。”
  
  “斩汝者,曹真是也。”
  
  那为首一员小将,手中长刀舞了一个刀花,竟是迎面朝着魏续杀来。
  
  “曹真,莫非汝当真以为吾怕汝不成。”魏续手臂略微发颤,对方一个冲锋之下,竟然只折损了数十骑,眼见着曹军铁骑越来越近,他把心一横,猛地举刀,“儿郎们,随吾冲锋。”
  
  “铛铛铛”刀枪交击一处,魏续双臂舞动刀杆,一次次全力斩击,一道道魁梧的身影从战马上被他斩下,鲜血染红了他的双眼,他看到了混战之中的曹真,策马上前,一刀便斩向曹真腰肢。
  
  却不想,曹真反手抬刀,竟是将他刀身压住。
  
  两马交错,魏续果断抽回长刀,砍翻一名曹兵之际,左臂突然传来一阵剧痛,当他回眸,却看到一只熟悉的断臂,竟是在空中挥舞着,掉落到马下。
  
  “啊……”他惨叫着胡乱挥舞着长刀,终于是杀穿军阵,当他策马冲到数十步外勒马回身,环顾一眼左右,身边,竟然仅剩不足百骑。
  
  “撤,快撤。”魏续面色一变,立即下令后撤,但,已经来不及了。
  
  斜着里杀出的一支精骑,直接堵住了后路,迎面一员大将提刀杀来,一道寒光在魏续眼前闪烁之后,他脖子一痛,整个人便失去了知觉。
  
  他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双眼,便朝着正在混战的远处平原栽倒,视线丢失,头颅落到血泊之中,乱发披散。
  
  “哧哧哧哧”曹真带着大军呼啸而过,原地驻留的百人骑兵,都从马上消失无踪。
  
  数千精骑,来到了一处斜坡之上。
  
  山下,厮杀正酣的两支骑兵已经难分难解。
  
  曹真与曹纯对视一眼,二人眼中都露出几分喜色。
  
  曹真眼中露出几分恨意,“叔父,子孝叔父之仇,今日,吾等便可血痕。”
  
  曹纯重重点头,“吕布敢与江东军联合,害吾兄曹仁,今日,吾等便折江东军上将太史慈,便看他二人,是否会心痛。”
  
  “虎豹骑,出击。”一场惨烈厮杀之后,虎豹骑伤亡不过百余人,此刻,近五千之众浩浩荡荡地踩着马蹄声,朝着坡下杀去,他们居中的那一面“纯”字帅旗所向,必是一往无前。